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脆弱又坚韧的婚姻啊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144 2021.08.14 12:32

  美兰遇到王旭的时候,早已过了对婚姻充满憧憬的年龄。对王旭的感情,也是爱的成分少,被打动的成分多。婚后过了几年安逸的日子,于她来说已是赚到了,因而王旭的劈腿,对她并无摧残性的伤害。心头那片乌云布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雷阵雨后,也就放晴了,回到民宿熟悉的环境,方才惊觉,这里才是自己真正的家,在这里才能感受到鱼儿放归湖海的自在。

  为了减肥,她又教起了瑜伽,这次她不再想着赚钱的事了,单纯是为了沉浸在忘我和无我的情绪中,放空自己。

  成了律所合伙人的刘律师已经成名,朱馥梅向他请教美兰的事时,他欣然接手,打身价不菲的画家离婚官司,于名声于利益都有好处。他详细指导美兰,回了几趟成都,收集有利于自己的各种证据,最后一次他陪着美兰回家,美兰发现家里门锁的密码换了。

  刘律师拍下照片,叫美兰联系王旭。王旭却不知道密码被换的事。美兰说回来取衣服,收拾自己的东西。王旭叫她等一下,过一会,发过来一个新的门锁密码。美兰打开门,去自己卧室里面的衣帽间,赫然发现那小三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觉。

  她让刘律师拍了一张照片,把卧室门用力开合了一下,哐当一声,把床上睡觉的人惊醒了。那女学生见有人在屋里,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美兰,就想耍无赖,抱着肚子在床上哼哼,作痛苦状。

  刘律师站在门边,说:“我是美兰女士的律师。目前她尚在婚姻状态里,你现在的行为是私入民宅,还有,你在别人夫妻关系存续时和人家丈夫私通,法律也不会倾向你。你就别装可怜了。”

  那女学生不哼哼了,在床上坐起来,说:“我受了惊吓,肚子疼,送我去医院。”

  美兰没理她,打开微信,视频连线王旭:“你小三私入民宅,躺在我床上睡觉。我和我的律师都在屋里,你马上回来,今天把事情处理了吧。”

  王旭一个头两个大,不让那小妖精到他家里来,她偏来,还背着自己换了门锁密码,现在又堂而皇之地睡他家里,这样的女人跟优雅的美兰真没法比。就是无奈离了婚,也不能娶这么个祸害,后患无穷。胡乱想着,车就开到了楼下。停车间,他突然想到,美兰是带着律师来的,带着律师来的?

  王旭没下车,他在考虑,带着律师,就意味着从此他和美兰再无挽回余地。美兰如此决绝,是他没想到的,他本以为美兰怒而离家,叫她冷静几天,自己再到民宿去,跪地认错也好、诅咒发誓也行,去把她哄回来。可她却把律师弄来了。

  美兰干等也不见王旭上来,明明一眼向楼下望去,车就停在车位上,她又打开微信视频,连上王旭问他:“你不上来,是随意我来处置你的小三啦?”

  那女学生一听不干了,跳下床对着美兰的手机喊:“我怀着你儿子,你不上来我就跳下去,给你看什么叫一尸两命!”

  刘律师挡在女学生和窗户之间:“你坐下!这里是人家家里,不要多嘴!”

  女学生扁扁嘴,委屈地哭起来:“他们要是夫妻关系好,我能进来吗?比男人大那么多,又给人生不了孩子,我公平竞争,凭优势上位,有错吗?”

  美兰笑了,用满是揶揄的口气问她:“你公平竞争?于你来说,是看上王旭这个比你大30岁的老男人还是看上了他的钱?于他来说,等他上来你可以问问他,他是想把个妹泡个妞,还是想把你娶进家门当老婆?”

  话音未落,王旭推门进来,没理女学生,伸手去搂美兰:“老婆我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把事情处理好。”

  美兰厌恶地闪开:“我成全你。本来我跟你也没什么感情,你死缠烂打我才答应你结婚。既然你一条腿已经迈出了这个家门,我也不想留着另一条了,滚吧。”

  女学生趁机说:“她不爱你,我爱你,我愿意给你生孩子,你跟我说过你想要孩子的!”

  人嘛,都有个特别不可理喻的毛病——越是容易到手的,越不珍惜,偏偏想摘那够不着的桃子,仿佛费了力气得来的,才有珍惜的价值。那女学生还是年轻,不懂得人性中盘不上台面的阴私想法,她越往上硬贴,王旭却越觉得她目的不纯。刚刚在门外听了美兰说的那番话,他有醍醐灌顶之感,是呀,一个小30岁的年轻姑娘,要不是因为自己有钱,会主动挑逗、勾引一个快退休的老头子?思及此,他越发坚定了不能离婚的决心,老妻是宝,等自己退了休,也加入了老人的行列,老妻会知冷知热,少妻会怎样?人家会有自己的社会圈子,会拿着老头的钱去过自己的品质生活,待到把老头榨干吃净,人家会抹抹嘴,投入下一个有钱老头的怀抱,这就是现在一些年轻姑娘“少奋斗20年”的密辛。他想到这些,冒了一头冷汗,搂着年轻的肉体时带来的片刻欢愉,此时便像一个冷笑话,玩梗一般地嘲笑着自己。他当着女学生的面给美兰单腿跪下,满脸悔恨地说:“老婆我错了,我愿意用下半生弥补,求你,给我这个机会。”

  那女学生见此情景,“哇”地一声大哭出来,掩面向门外跑去。刘律师怕出意外,跟着跑出去。

  屋里王旭两条腿都跪下,抱着美兰的腿说:“老婆老婆,我鬼迷心窍了,求你原谅我。求你了。”

  美兰心软,见他这样,长叹了一声,说:“你起来。男人就那德行,在女人的事上,都是有便宜不占白不占。那孽种咋办?你准备怎么处理?”

  王旭见美兰松口,大喜,忙说:“月份不大,我带她去做掉,不不,求你跟我一起,带她去做掉,我赔她一笔钱,以后永远不跟她单独接触。”

  美兰说:“要我怎么相信你?”

  王旭说:“你不是带了律师来吗,叫律师处理一下,我把房子、财产都过到你的名下,以后我再犯这种错,你把我一脚踢出去,除了我,所有一切都是你的。”

  美兰拉他起来。夫妻一场,感情总是有的,岁数大了,能有个相伴的人,总好过孤生寡淡。美兰决定放他一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