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梅兰妮怀孕了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088 2021.06.24 14:05

  学习分主动学和被动学。被动的学习会偷懒、糊弄,但朱馥梅是主动要学些东西,所以她的学习可以用拼命来形容。很多证书过了45岁就没有资格报考了,这个心理咨询师证书还好,原则上对年龄没有限制,但对专业性的培训有些要求。朱馥梅在网上报了个班,苦学4个月。好在她的年龄让她有足够的阅历和对人内心世界的洞察,无须死记硬背,她就能靠理解答对一些选项题。美兰的情况和她差不多,两个人把公司运营的权力暂时先放到汪雨飞那里,需签字盖章的决定让裴律师把把关,这样拼到考试,头发都累掉了不少,终于把心理咨询师证书拿到手了。

  这件事对于朱馥梅的意义,绝非拿到一个证书那么简单。这些年她古井无波地生活着,世界在她面前缩略成城市地图上的一个黑点,如果不是喜欢读书,她的生命用吃饭、睡觉、上班三个词就可以全部覆盖。而今,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拿到一个代表某种专业身份的小本本,而且是在花甲之年,这像极了以前她家门前那条路,她刚搬去时,那条路再往前百余米,就从沥青铺就的平滑路面变成了土路。过了若干年,突然那断头路被围挡圈起来了,那头乒乒乓乓尘土飞扬地搞了一年多,围挡撤掉时,更加平整光亮的一条沥青路出现在眼前,通向一眼望不到头的远方。现在她的眼前,就好像出现了一条新铺就的沥青路,光可鉴人地从脚下延伸向未知的远方。这感觉真好。

  裴律师每个周末都过来,好在不远,不到百公里,开车加上下了高速的路程,也不到两个小时。朱馥梅拿到证书后他来那次,只觉得年龄上比他大了七岁的女人,状态上比他不止小了七岁,进到屋子里,双手就从背后箍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背上不肯松开。裴律师拍拍她的手,说:“我得洗把脸啊,开了两小时车。”

  朱馥梅没松手,依旧脸贴在他背上,声音里透着骄傲和欢快:“我现在是心理咨询师了,持证的!找个时间,我给你催眠,把你藏在心里的东西掏出来。”

  裴律师费力地转过身来,伸手抱住她:“那我以后得睁着眼睛睡觉了,不然会感觉搂个测谎仪在睡。”

  朱馥梅挣脱出他的怀抱,推着他去卫生间洗脸。她倚在门框上,抱着臂看他洗脸,说:“你说怪不怪,这几个月忙下来,我已经不再去想以后会不会被架空啊,被边缘化啊这些事了。以前看汪雨飞,总觉得他心眼活泛,灵活得都不太可靠了。可现在不是了,觉得这个孩子有上进心,机灵,做事情能抓住核心。你说,是他变了还是我变了?”

  裴律师停下正拿毛巾擦脸的手:“当然是你的心态变了。怀疑别人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如果不是对方真是个坏蛋,那一定是自己缺乏自信,因此而带来缺乏安全感。你现在比以前自信了,看别人不再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心态,当然眼里的他人就没有什么威胁感了。”

  “那我为什么第一次见你也没觉得你有威胁感?”

  “我人品好,长得好,干着以法律求正义的事,是极品男人的代表人物,怎么会给你带来威胁感?”

  “哼,老裴卖瓜,自卖自夸。”

  裴律师把毛巾洗好挂回毛巾架,神清气爽地站在朱馥梅对面:“我们领证吧。我太想要一个灯光暖人的家了。我们都不是年轻人了,恋爱可以在婚姻里谈。”

  朱馥梅说:“你现在难道对婚姻没有一点恐惧心理?”

  “我说没有,希望你能相信。婚姻里的恐惧来自于面对的那个人,现在我面对的是你,你觉得你会变成老徐那样的女人吗?”

  朱馥梅当然确定自己不会变成徐姐那样的人,但是她目前还不敢保证,婚姻外的裴律师和婚姻里的是不是一样的人,毕竟,就算是已经没羞没臊地把自己给了他十好几次了,两人见面的次数手指头加上脚指头也就数过来了。她还想再了解了解,这把年纪结了婚再闹离婚,就真是吃饱了撑的了。以她这个年纪受的文化教育和社会教育,她头一次感觉到,年轻人所推崇的试婚、婚前同居,还真不是以性为先,踩着贞操纵情享乐。如果两个人没在柴米油盐里打过滚,恋爱里刻意装出来的高大上,在婚姻的剥蚀下很快就会现出原形,那时再后悔嫁错或娶错了人,就晚了。

  所以朱馥梅被裴律师两次要求领证了,也没确切地答应他。

  朱馥梅对结婚还迟疑着,梅兰妮却等不及了。

  她怀孕了。

  验孕棒上出了两条红杠,梅兰妮很崩溃,她的拳头一下一下地捶着汪雨飞,不是玩闹,是真打,还哭得梨花带雨:“都怨你,都怨你,一时爽了,害我这样。”

  汪雨飞躲着想抱她却抱不着,嘴里嘟囔着:“就我爽,你不爽啊!我也没说不娶你。领证去呗,这个孩子我要,我喜当爹,我赚大了。”

  梅兰妮哭得更凶了,“你还喜当爹?你以为你谁呀?你信不信孩子不是你的?”

  汪雨飞说:“不可能!算日子我会算,就是我的。不是我的还能是许光阳的?我把我所有的胆借给他他都不敢!”

  说得梅兰妮破涕为笑,汪雨飞借势抱住她,贴着她脸说:“我娶你,我娶你,我们回趟家,跟我爸我妈说,尽快把婚结了,晚了你带球跑,婚纱都穿不上了。”

  梅兰妮偎在他怀里,抽抽搭搭地说:“光跟你爸你妈说呀?我爸我妈呢?女婿还没见着,外孙先来了,我丢不丢人?”汪雨飞说:“那我们赶紧先回我家,马上就回你家,两边都见了,就领证,再筹办婚礼。”

  梅兰妮说:“说得真溜,孩子在我肚子里没在你肚子里,这样忙三赶四的,流产了怎么办?”

  汪雨飞很无奈:“那一切由你决定。要不把孩子先挪我肚子里,结了婚再移回你肚子里。”

  梅兰妮又开始捶他:“不说人话!你怎么净放狗屁!”

  小两口打打闹闹,全是爱情的模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