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名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遇渭河(求推荐票)

名门 高月 3115 2008.09.22 00:04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安禄山于次年攻占长安,天子李隆基仓皇西逃,大唐形势岌岌可危,随即发生马嵬坡事变,太子李亨在灵武即位,重用李光弼、郭子仪,但苦于兵力薄弱,遂向回纥求救,经过七年苦战,安史之乱终告平息,这时,李亨病逝,唐廷内部发生了宫廷政变,越王李系在张皇后支持下,杀死太子李豫,强行登基大宝,改年号为庆治。

  回纥登利可汗却窥视大唐内乱外虚,勾结唐将仆固怀恩,出十万铁骑从河北攻入中原,大破田承嗣、李怀仙、李宝臣河北三镇联军,随即走河东攻占太原,于陕郡大败鱼朝恩率领的二十万唐军,再次攻入关中,新皇李系仓皇逃入汉中,中原震动,在大唐社稷即将覆灭之际,各地大世家纷纷招募义军进京勤王,响应者达百万人之众,这时回纥内部出现了内讧,登利可汗见大唐民心逐渐凝固,便下令洗劫长安后从朔方退回漠北,大唐危局终得平息,但七大世家却因此拥兵自重,并把持了朝政。

  随后的十几年里,回纥人却始终虎视耽耽于漠北,不时寇边掠民,等待第二次入侵中原的机会。

  庆治十五年的冬天格外温暖,大河不冻、片雪未下,气候显得十分异常,也是从这一年夏天开始,漠北便滴雨未下,多条河流干涸、牧草枯萎,牛羊大量死亡,十月,回纥都城斡耳朵八里附近爆发蝗灾,铺天盖地的蝗虫吞噬一切,虫旱交加、令回纥雪上加霜。

  十一月底,回纥登利可汗决定就食于大唐,下令仆固、浑、拔曳固、同罗、思结、契苾、阿布思等七个部落各出兵一万,回纥部出兵三万,共十万铁骑越过阴山,沿贺南山南下,在灵武郡附近集结,企图从这里渡河打通进入大唐腹地的通道。

  灵武郡告急,朔方、陇右节度使韦谔紧急调陇右六万兵力北上增援朔方军,并命河西节度使辛云京率军来援。

  韦谔亲自赴灵武郡指挥战役,十五万对十万,唐军与回纥军在黄河两岸形成了对恃之势,由于黄河并没有被冻结,回纥军无法大举过河,朝廷也渐渐恢复平静,并宣布,庆治十六年一月的科举照常举行,消息传出,各地士子纷纷赶赴长安。

  ........

  这一天,金城郡(今天兰州)以南的官道上有数匹马前后缓缓行来,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马上之人皆身着士子袍服,腰挎刀剑,正是进京赶考的张焕一行,张焕、郑清明、宋廉玉、林知愚、赵严以及赵严之妻林巧巧一行六人于十二月初从太原出发,张焕不愿与张煊等人同行,众人一致决定绕陇右从西路走凤翔入京,顺便游览陇右风光,在游玩了金城郡后,一行人便向开阳郡方向行进。

  开阳郡也是关陇韦氏的本宗所在地,家主韦谔是前相国韦见素之子,除身任朔方、陇右节度使外,他还兼任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韦家在十五年前的回纥乱华中招募了六万陇右军,回纥退兵后韦家跻身于七大世家之四,但十年前河东张氏分裂后,关陇韦氏便跃居为第三,主要势力分布在陇右、朔方一带,现在镇守朔方、陇右节度使的十二万大军中,一大半都是其韦家自行招募。

  官道上行人颇多,除了往来的商人,也有不少陇右的士子进京赶考,不时有一群群骑马之人从张焕他们身边飞驰而过,激起滚滚黄尘,粉尘飘荡在空中十分刺人眼鼻,众人的头上、身上都染成了黄色。

  郑清明被粉尘呛得大声咳嗽,他使劲拍去身上的尘土,催马赶到张焕的身边抱怨道:“老张,咱们能不能换条路走,从这里到凤翔还有四百多里,就算进了关中也还得再走几日,我怕到了长安,咱们都会呛出病来。”

  这时,赵严也催马上前,他忧心地望了一下马车,含蓄地说道:“去病,我觉得冬天还是冷一点好,多下点雨雪,少一点黄尘,巧巧也不至于这样难受了!”

  张焕明白他的意思,便停住马向四周察看,这里是一个山坳,两旁是低缓的丘陵,山岗上都光秃秃的,裸露出大片黄土,一直伸向远方,这时,旁边的车夫笑道:“张公子,从这里再往南走二十里便是渭河,今年天气异常,许多大河都没有冻结,估计渭河上还有客船,我看你们也累了,不如去渭河乘船进京。”

  “也好!水面干净,正好没有灰尘。”

  张焕当即决定下来,他回过头对众人喊道:“大家加快速度,出了这个山坳,咱们去渭河走水路。”

  听说要改乘船,众人精神倍增,一路扬鞭疾行,一个时辰后便抵达了渭河北岸。

  这里是渭河上游,水流湍急,两岸林木茂密,呈现出一片金黄之色,渭河也没有结冰,河水流速湍急,船来船往,显得十分繁忙。

  张焕一行沿着河走了三里路,也没有看见一个码头,宋廉玉催马上了一个小土坡,搭手帘向两岸探望,忽然,他一指前方大叫起来:“去病,前面好象就是个码头,那里有不少船!”

  众人大喜,郑清明和赵严更是急不可耐,两人一夹马,率先冲了过去,张焕他们赶到近前,果然停泊着几艘大客船,皆可容纳二、三百人,码头上商贾、行人拥挤,一辆辆平板车上装满了货物,正费力地向船上搬运,码头上到处是骡马及它们的粪便,臭气熏天。

  “去病!我们去坐那一艘!”

  赵严迎上来,手指最边上一艘船喊道,张焕顺他手指处看去,那里没有货物,船板两边也没有行人商贾,十分安静,只见船家在对一群士子进行上船前的训话。

  远远地,只听家船家十分严肃地说道:“你们因为有功名在身,所以才会让你们上船,但你们只能用两个船舱,上船后要保持安静,尤其不得胡乱向江面上撒尿,否则我会赶你们下船,你们明白吗?”

  赵严在张焕耳边低声道:“我刚才听说这艘船要去接一个京城大户人家的小姐,船家想带些私客才让这些士子上船,我看这艘船很干净,不如我们也乘它。”

  张焕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让我去试试。”

  他翻身下马,慢慢地走上前向船家拱手施了一礼,指了指远处的同伴道:“船家,我们也想搭个顺风船,可否行个方便。”

  他话音刚落,旁边正在搬行李的士子顿时嚷起来,“一共只有两个船舱,我们都包下了,没有多余的地方。”

  不等张焕上前商量,他们中间一名身材高大的紫脸膛士子站起来对众人厉声喝道:“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难处,人家也是士子,你们这等小肚鸡肠,就不怕别人耻笑吗?”

  众人显然十分怕他,被他一喝,皆噤声不敢言,他随即向张焕笑着拱拱手道:“大家都是进京赶考之人,相逢便是缘分,客气话就不用说了。”

  张焕向他回一个礼笑道:“那就多谢了!”

  众人结算了车马钱,卸下行李,大包小包扛上船去,马匹则由船员牵到底舱寄养,大家上了船,立刻便遇到一个意想不到的麻烦,他们只有一个船舱,那林巧巧怎么办?总不能和他们挤在一起吧!

  张焕想了想,便去找到船家商量,他愿意出双倍的价钱再租一间船舱,不料船家却一口回绝,别的船舱都已被包下,只有这两个船舱,要么就拉一幅帘子,要么请另上他船,没有什么可商量的,张焕无奈,只得再去寻那个紫脸膛的士子。

  “这位兄台,我们这边有一个年轻的女眷,不便同室,不知你们那里能否再容纳几人?”

  那名紫脸膛的士子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问道:“听兄台的口音似乎是太原那边的人,莫非你们是晋阳书院的学子?”

  张焕点点头,“正是!请问兄台贵姓?几时去过太原?”

  那士子微微一笑道:“在下金城郡辛朗,十岁前便随家父一直住在太原,兄台若不嫌我们鸹噪,尽管搬过来便是!”

  张焕大喜,急向他深深施一礼谢道:“在下太原张去病,今天能认识辛兄,确实是一种缘分。”

  .......

  ---------

  今天开始打榜,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