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张家主

名门 高月 3382 2008.09.14 07:47

    “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胆敢强奸主母的恶奴?”

  张若镐冷冷地注视着这个愚蠢的长子,一件丑事竟在他失去理智的暴怒之下,传遍了整个张府,现在丢脸的不仅是他本人,自己也被卷进其中。

  立张煊为继承人是张氏族规所定,但张若镐本人并不喜欢这个儿子,不仅仅是他虚伪自私,更重要是他的母亲,当年正是她故意延误救援时间,才使自己的发妻与三个儿子都惨死在回纥人的刀下,自从立她为正妻,张若镐便再也没有和她同过房。

  眼前这个儿子没有半点张氏宗主应有的大气和决断,他身上处处充满了他母亲的影子,小气、虚伪、歹毒而且愚蠢,张若镐暗暗一叹,又拉长了声调问道:“你为什么不处死他?”

  此刻张煊的心中已乱成一团,他又恨又悔,恨是张二流竟敢趁夜来强奸自己的小妾,虽最后未得逞,但已辱了她的清白,而悔是自己不该失去理智,闹得众人皆知。

  虽然他心中恨不得将张二流千刀万剐,但作为张氏的继承人,他必须要摆个大义的姿态,听父亲问及,他小心翼翼应道:“孩儿以为家规虽应杖毙,但按国法,他罪不应死,所以孩儿准备断他一臂,送官府处置!”

  “国法?”张若镐冷笑一声,“国法不过是用来约束庶民贫贱的桎梏,而你是张家长子,若处处依照国法行事,那不出十年,我张家就会毁在你的手上。”

  张若镐的声音渐渐变得严厉,“男儿被辱,当愤起杀人,你连处置一个小小的家奴都畏首畏尾,不敢决断,那你还能做什么大事,去!你亲自操棒,将那恶奴给我当众杖毙!”

  “是!孩儿这就去。”张煊额头上已全是冷汗,他不敢擦拭,惟惟喏喏便要退出。

  “等一下!”张若镐又叫住了他,“那个女人你怎么处置?”

  张煊心中一跳,他就害怕父亲问及此事,但父亲已经问了,他只得硬着头皮道:“二娘是受害者,再说她并没有真的shi身......”

  “放屁!”张若镐大怒,他腾地站起来,指着儿子大骂道:“你这个蠢货,既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你还敢留她吗?你若要怜香惜玉,就不要做张家的家主,滚!”

  张煊吓得脸色惨白,他几乎连滚带爬跑出父亲的房间,见屋外无人,他恶毒地回头扫了一眼,低声骂道:“老不死的,总有一天我要你好看!”

  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人,张煊唬了一跳,仔细一看,竟是昨日与他发生矛盾的张焕,他刚要斥责,张焕却抢先一步,满含同情地向他一抱拳:“听说大哥不幸,小弟十分同情,哎!这种事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大哥忍忍就算了。”

  张煊气得脸色发青,不等他发作,只听张若镐在屋内怒斥,“罗嗦什么,还不快去!”

  张煊狠狠地瞪了一眼张焕,一口气憋回肚子里,含恨而去,张焕望着他的背影,轻轻地冷笑了一声。

  院子里很安静,张焕也不通报,他静立在院中耐心地等待着,过了良久,才听见张若镐在房内缓缓道:“进来吧!”

  虽然张焕多次来过内院,但今天却是第一次进家主的房间,房间里布置得很简洁,墙刷得雪白,正对大门处挂了一幅猛虎归山图,靠墙处则放置着一张罗汉床,床上有一小几,几上整齐地摆放着笔墨纸砚,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张焕心中暗暗敬佩,越是高位者,生活越是简朴,此言果然不假。

  他走进房间,躬身向他长施一礼,“十八郎见过家主。”

  张若镐负手站在窗前,扬着头望着天上的白云悠悠,半晌才淡淡笑道:“你知道我为何会答应接见你?”

  “十八郎不知?”

  “你当然知道!”张若镐回头看了看他,头上银丝飘动,颊边法令纹深镌浮露,他向张焕笑了笑道:“你下手很有分寸,没有动他的正房妻子,这一点我很欣赏!”

  张焕的背忽然僵直,随即又慢慢放松下来,他不否认,也不解释,只静立不言,等候着他的后续之语,张若镐见他既不惊慌失措,也不失口否认,心中不由暗暗赞赏,他指了指地上铺有坐垫的草席道:“坐下说话!”

  张焕蜷腿坐下,向张若镐略略欠身道:“十八郎是来求家主一事!”

  “是林家那块地吗?”张若镐见张焕眼中闪过一丝愕色,便微微一笑道:“昨日中午你与煊儿发生争执时,我就在旁边的松林里。”

  张焕这才恍然,难怪他能猜出是自己下的手,既明白这一点,张焕便诚恳地对张若镐道:“家主,林家是济世良医,对贫寒的百姓看病不收一文,在太原城中享有极高的声誉,昨日大公子所言确实欠妥当了。”

  “有我在,这件事还轮不到他作主,林家那块地我不会动,不过......”说到‘不过’二字,张若镐眼睛微眯,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不过你要记住了,我张家能位列天下世家第五,不是什么扶济良善得来,而是在腥风血雨中用命拼杀而来,作大事者当狠则狠,切不可有半点妇人之仁,你明白吗!”

  张焕心中剧震,他急起身施礼道:“十八郎记住了!”

  张若镐眼中凌厉之色渐渐散去,又恢复了平时的柔和,他上前拍了拍张焕的肩膀,温和地笑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能任人侮辱,但也不能意气用事,见辱即跳起杀人,那是莽夫所为,所以我才欣赏你借刀杀人的手段,你是我张家的大材,去吧!”

  待张焕慢慢退下,张若镐忽然冷冷地道:“三弟,是你在外面吗?”

  后窗下咳嗽一声,片刻,从正门走进一个瘦小的中年男子,他眉眼长得和张若镐依稀有些相似,但眼眸里却是白多黑少,显得有些淫邪,他是张若镐的三弟张若锋,因身体不好便没有入仕,张若镐不在家时,张家的日常事务都是由他做主。

  见大哥看破他隐藏在外,张若锋尴尬地笑了笑道:“我正好有事来寻大哥,不好打扰,唐突之处请大哥见谅。”

  “坐吧!自家兄弟,那么客气做什么?”

  张若镐请他坐下,自己屈腿坐在罗汉床上,淡淡一笑道:“三弟可是为林家那块地来找我吗?如果是的话就不要再提了。”

  “这个......”

  张若锋有些难言,昨日张煊找他要收回林家之地,这件事本来他说了就算,但这两天大哥在,他倒不好随意越权,偏张煊又催得急,请他三日之内办妥此事,张若锋只得来找大哥商议,可大哥既然把话堵死,林家之事他便不能开口了。

  他随即沉吟一下,便笑道:“煊儿与他的小妾感情深厚,虽有恶奴作怪,但花二娘却是无辜的,大哥饶她一次吧!”

  张若镐揭穿张焕之时,正好站在窗前,张若锋不敢靠近,顾而没有听见张若镐说的第一句话,并不知昨晚之事竟是张焕所为。

  张若镐瞥了他一眼,冷冷道:“是煊儿求你来的吗?哼!他的动作倒挺快。”

  “大哥,我知道你是对煊儿要求严格,可大家都知道花二娘并没有事,就算赶她出去,她也没法再嫁人,若去做娼,更丢我们张家的脸,大哥就放过她一次吧!”

  “若煊儿不是家主继承人,我不会过问此事,但他既然想当家主,那此事就容不得半点迁就!”

  张若镐背着手走了两步,脸上阴晴不定,他忽然又道:“我只说将她不能留在张府,而不是说要休她,这中间的差异,煊儿听不懂吗?”

  “大哥的意思是让煊儿置别宅妇?”张若锋忽然明白过来,大哥其实是让步了,只让花二娘搬到外面去住,而并非是休她,估计他也是担心花二娘出去为娼,丢张家的脸。

  既然明白这一点,张若锋便不再说此事,他苦笑了一下,忍不住又道:“大哥对煊儿似乎太过于严厉了一点,他其实还年轻,大哥应多给他点机会,比如进官场磨练一下,对他会大有好处。”

  张若镐摇了摇头,“我也有过这个想法,不过明年他就要参加科举了,也不在乎这半年。”

  他叹一口气,又语重心长地对张若锋道:“我不在太原,希望三弟能对后辈们严厉一点,昨日我去书院,发现很多张氏子弟都极不象话,听训话时睡着倒也罢了,居然还有人敢在书院大门前调戏民女,三弟,虽然家族大了难免良莠不齐,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我不想让张家垮在他们这一辈上。”

  张若锋起身,躬身长施一礼,“大哥教训得对,我记住了!”

  他告辞刚要走,张若镐又叫住了他,笑道:“刚才老六家的那个十八郎,我颇欣赏他,我准备让他主管张府钱物开支,三弟以为如何?”

  张若锋忽然出了一身冷汗,大哥之意,是想让自己把财权让出来,难道,那件事他听到了什么风声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