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情剑侠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卷第七章真假难辨

情剑侠缘 英雄宝剑冰美人 2480 2019.05.16 08:52

  玉玑子回头一看,不由心头狂震:“二师兄,你竟然….”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昔日的武当游侠吴玉青,他此刻练成了寒星剑法,又医好了手臂,难怪众人起初认不出来。

  吴玉青被识破面目,也只是一呆,随即冷冷道:“各大门派不容我,我只能投奔天鹰教了,今日再见便是敌人,何来师兄弟情分?”言罢长剑一挑又向紫燕刺去。

  中原各派此次出动的全都是派中高手,加上天鹰教众人本没有水姑娘那样的听力功夫,钱三串打出的钱镖连同竹叶纷纷落下,虚虚实实令魔贼防不胜防,一时间死在镖下的,心存顾忌被对手杀死的不下二十余人,可谓是死伤惨重,而各门派却仅又四亡两伤。

  照这样下去,天鹰教自然得不到什么好处。吕霸天算算时辰已差不多了,突然快攻几剑,迫退梦芳,身形一跃而起。梦芳冷哼一声,叱道:“那里逃?”也随后追上。

  吕霸天猛然回身刺出一剑。她始料未及,忙举剑相挡;却见吕霸天面带冷笑,左手从袖中窜出,喝道:“绝阴指。”梦芳见过绝阴指的威力,见状大惊,不敢用剑气相拦,忙双脚一拍,翻身落下地。

  她身形刚落下,便听吕霸天在竹上朗笑道:“梁姑娘果然聪明过人,绝阴指只女人才能练的,哈哈哈….”梦芳实在没想到这绝阴指武功还分男女,闻言大怒,双脚一弹再度飞身而上。

  吕霸天双脚往竹上一弹,长身射出,哈哈笑道:“擒贼先擒王。”倪士水此刻正面对着这边,抬头望见吕霸天横空飞来,不由大惊失色,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彩诗彩妮长剑一指,叱道:“吕霸天吃我一剑。”吕霸天长笑道:‘你们太不自量力。’人未到左手一翻,掌力先到。便如惊涛骇浪,排山倒海而来,彩诗但觉自身如一叶小舟般随波飞起,她一声惊叫,反而落于吕霸天身后。

  彩妮趁此机会,一剑刺向吕霸天右肩,吕霸天眼观八方,早已料到,手中软剑一偏,双脚一弹,身形随即一转,软剑正正击在彩妮剑上。彩妮但觉如糟巨石重击,一时把持不住,虎口一痛,鲜血立即涌出;长剑也似离弦之箭飞泄而去,贴着杜海星脸皮掠过,射穿在一棵竹子上。

  杜海星惊出一身冷汗,不由道:“小心点,你小丫头要我的命啊。”彩妮边自己封住手上穴道边道:“这是吕霸天飞的,不关我的事…”

  而吕霸天却早已在地上一弹身,又射向倪士水。罗飞此刻离得最近,便是受了伤也可阻止得了吕霸天停下来。只要吕霸天稍又迟缓,梦芳就会紧追上来。而他却暗忖:‘吕霸天似乎旨在抓住出头之人,倪士水本就是替各门派顶雷的,如今牺牲他一个人,能保住各门派,就算有些对不住倪士水,也只得一试。’

  罗飞不出手,便再也没有人能赶得上了。倪士水急中生智,翻身坐起,朝吕霸天喝道:“乾坤定神掌!”吕霸天冷笑道:“还想玩花样?”软剑直刺他眉心。倪士水大笑道:“看掌。”脚踏天罡步法,身形怪异地突闪至一旁,匕首飞速斩向软剑。

  吕霸天早听水姑娘说过倪士水有诡异的身法,当日隆花会十余人也没能围住他,但此时一见竟然怪异到如此地步,实在令人费解。但吕霸天武学得自阴魔宝箓,又得完颜宝定真传,江湖历练和临敌经验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他心下冷哼一声,手中内力一震,软剑陡然弯曲,剑尖点向倪士水手腕。倪士水那能避得开?‘当啷’一声匕首撒手而落,随即肩头一紧已被吕霸天捉住。

  梦芳见他被捉,心中着急于色,忙道:“吕霸天,你放开他,咱们单独决斗。”她刹住脚步,也不敢再往前一步,生怕逼急了吕霸天手上稍稍一用力,倪士水定完蛋不可。

  吕霸天脚尖一挑,倪士水的匕首如长了眼睛一般已飞入了自己的腰间,狂笑道:“有本事你来救他,哈哈…呃…”他脸色突然大变,转向倪士水,面现痛苦之色,一字一句似乎都是从嘴里挤出来:“你…乾..坤..定…”梦芳心中又喜又惊,心道:‘难道他真的会武功。自见到他一年来他时而会时而不会,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到底会不会。’不由的双眉紧锁面现喜色,实在莫名其妙。

  倪士水自己也是心有不解。心下暗疑:‘难道五鬼又帮忙了?’眼望四处确实不见了五鬼。只有吕霸天自己心知肚明,他根本就是装出来的,以分散梦芳的注意力,因为梦芳此时的位置正挡住了他的去路,如今目的达到,不由在心中暗暗发笑。

  倪士水正在张望五鬼,忽又觉肩头一紧,耳旁生风,身形已随着吕霸天离地而起。梦芳正自猜想,突见二人飞起,一时更加不解,本能地呆了一呆,立即明白过来,但这一呆之际,二人已掠过头顶而去。

  吕霸天带着倪士水半途在竹上再次借力,便掠到了白鹤身边。他伸掌在倪士水背上一拍,道:“雪儿,驼住他。”倪士水便脑中一昏,身不由己地离地而起。吕霸天又一绞软剑挑出两道剑气。

  白云飞本就被逼的无还手之力,幸而他闪避得快,才未被那双巨爪抓住。此时吕霸天剑气逼来,哪敢抵挡?慌忙闪身躲避,也不顾身份颜面就往地上滚去,生怕一时怠慢被剑气扫及。刚滚到地上便觉得右膝一痛,坐起一瞧,右膝天灵盖已被剑气打碎,他硬是强忍着未叫出半声。

  梦芳虽说只是呆了一呆,让吕霸天趁机掠走,但她的速度也并不慢。倪士水还未落到白鹤身上,她便已追到。吕霸天无心与她恋战,全力强攻几剑迫退她一步,长身而起抓住倪士水落在白鹤身上,叫声:“走!”

  白鹤双翅一展,徐徐升起。梦芳追上一步,正待跃起却被白鹤煽下的劲风刮歪了身形,再追时业已不及。却见白云飞探手自腰间摸出一个白色弹丸来,抖手射向白鹤。

  弹丸不偏不斜在白鹤前面炸开,爆出一大团白烟来。吕霸天嘴角冷冷一笑,道:“雕虫小技。”软剑回鞘,往前轻轻打出一掌,立时掌风呼出,将白烟吹得四散。他扬声道:“若想保全倪士水无恙,你们最好各自回去,安分守己,否则就准备为他收尸吧。哈哈….呃…”

  这次他可不是故意装作,因为他突然觉得脑中有些眩晕,定是中了那白烟的毒。他伸指连点住三处大穴,暗道:‘这白云飞果然名不虚传。’他到不必为倪士水点穴,因为他肯定这毒只是极其厉害的迷药而已,白云飞不会用剧毒毒死倪士水的,再者倪士水已经晕过去了,不需要再制止毒性了。

  吕霸天一走,中原各派不由都松了口气,心下庆幸之余又回转了心思:‘眼下天鹰教伤亡惨重,正是一举将他们灭掉的最好时机。’众人都有这心思,便又顿住突围的脚步。

  晋荣此时冥冥中便似乎是此地天鹰教的最高指挥。既然吕霸天走了,那他便能毫无顾忌地实施郝陆堂的计划了。他一挥手,扬声道:“吕霸天已经走了,该怎么做我想就不用我说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