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倾云王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东辰的科举考试

倾云王妃 追梦的叶秋 2150 2016.02.24 12:06

  东辰凌元三十三年九月二十日,自当今皇上辰凌风登基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全国范围内的人才选拔考试开始了。

  选择这个时间点凌元帝自然有他的考虑,先皇时期的大臣们年龄都大了,有些已经年迈不堪重用了,再一个是即使现在正值中年的股肱之臣终有一日要老去,现在眼看一批年轻人都成长起来了,他也想培养忠于自己的臣子,以免到时候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另外一个原因也想着让这批年轻人进入朝堂充实新鲜血液,让朝堂上更加有活力。

  因此凌元帝对这次选拔很是重视,特意请了柳翰做为文科的总出题人并且负责最后的评审。

  柳翰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虽然对凌元帝不满但那都是私人恩怨,对选拔有用的人才他认为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所以这件事情凌元帝征求他的意见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并且提前一个多月就离开家住进了翰林院,任何人不接见,以防消息外露。

  这顺利的让凌元帝多少有些意外,原以为还得非不少口舌呢。

  其实凌元帝当初为了这个人选是颇费了一番功夫的,当然起初他也不想找柳翰的,但他想了半天把之前的想法都推翻了,柳翰是前帝师,无论学问还是威名在东辰无人可比,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因为柳家和皇家的恩怨的关系颇为踌躇,最后想着要不试着问问。却没想到柳翰极为爽快地答应了,这令凌元帝的心情大好。

  文选的人定了,武选的人找了萧亮,萧亮自然是义不容辞,这是皇上对他的信任。

  主要负责人选定了,剩下的就是各个部门的配合了。

  最近京城派了大量的禁卫军巡逻,各大客栈旅店接待了许多外地来京的考生,人满为患,因此禁卫军首领尤其派了人把手以防滋事。

  京城如今最热闹的无外乎客栈酒楼,书画馆还有笔墨纸砚斋,每天的流水进项让掌柜的乐开了花,只盼着每年来一次选拔那他们的生意何愁不节节高升呢。

  今年的选拔因为推荐和考试都包含在内,所以人数众多,主考官和皇上考虑再三决定分批进行:首先是考试的先进行因为大多数考生是从外地来的,结束后就可以陆续回家了,对京城的安全守卫也减轻了不少压力,然后是推荐候选人的考核。

  九月二十日这天一大早,参加文考的学子们陆续进入了考场,他们将在里面度过三日的时间,期间吃喝拉撒都有人专门负责。

  参加武考的人则被带到校场进行三轮的较量,分别是:武功,兵法以及随机应变的能力。按照人数分成了四组,最后根据四组的排名情况进行最后的比试决定最终的排名。武考有个特别的规定,不能伤人性命,否则即使赢了也要取消参赛的资格。

  柳府的柳若儒,林府的林涵书这次都参加了文考。

  韶倾云在故意地问表姐柳紫媱:“表哥和表姐夫都去参加考试了,表姐你希望谁能考中啊?”

  柳紫媱结结巴巴地道:“我当然希望…希望哥哥的。”

  “表姐是真心的?”韶倾云看着柳紫媱的样子越发的凑到她的跟前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

  “好吧,我倒是希望表哥和表姐夫都能高中,这样对表姐来说是双喜临门呢。”韶倾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柳紫媱悠悠地道。

  柳紫媱瞬间明白是韶倾云故意引她入陷阱,自己来不及多想就说出口了,一时间羞恼,上来就扑到韶倾云身上作势打她:“你这死丫头,整天就知道取笑我,看我撕你的嘴!”

  韶倾云见势不好一溜烟跑了:“表姐我先走了,我去烧香拜佛祈求表哥和表姐夫都高中!”

  柳紫媱只能看着韶倾云跑了,干跺脚没办法了,紫鹃看着自己小姐的样子偷偷笑了,小姐一向拿表小姐没办法:“小姐,我觉得表小姐说的很有道理,咱们是不是也该烧香祈求公子和林公子高中呢。”

  柳紫媱点了点头随着紫鹃去了。

  三日后,考试结束后,学子们走出了考场,由于三日不见阳光,一下子出来都不适应,大家都眯起了眼睛。连日来的辛苦让这些之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们失去了风采,个个看起来疲惫不堪。

  他们一出来便被各家等在门口的小厮接上了马车,看样子估计回家都会呼呼大睡几天,然后大补几日才能恢复如常。

  武考的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虽然之前要求点到为止不能伤人性命。但是比试么难免磕磕碰碰,散场的时候自然是多少都挂点彩的,不过大多都是皮外伤,大家都年轻力壮养个一两日应该都无碍的。

  又过了十日这次考试的结果出来了,最终文试的前三名和武试的前三名获得了金銮殿面圣的殊荣。

  柳若儒不负众望地获取了文试的第一名,林涵书屈居第二,而风子玉第三名。

  虽然柳翰是主考官但最后为了避嫌评卷的时候都是匿名的,并且他没有参与最后的评选,所以柳若儒的头名实至名归。

  林涵书和风子玉入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们的学问也是有目共睹的。

  而萧亮呈上来的结果武试的第一名是风子寒。第二名也是来自燕门关的向云天,第三名是来自西南边陲将领之子韩清问。

  对于风子寒凌元帝以及众大臣们自然都是熟悉的,风丞相的儿子。

  韩清问凌元帝也是有所耳闻的,是名将韩时的独子。听说韩时可把韩清问宝贝的很,之所以凌元帝知道这件事是西南边陲有个关于韩时的传言:韩将军有两大宝不能碰,一个是自己的宝贝儿子韩清问,一个是随身的烟斗别人也不能碰。

  唯独燕门关的向云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了,之前他曾派人暗中重点查探过那些有希望出头的人,但这个向问天并不在这之列,没想到还真是冒出了一匹黑马,不过这也说明东辰人才济济,难免有想不到的人,凌元帝今日内心非常高兴所以没把这当回事,倒是很有兴趣见一见这个向问天还有韩清问。

  凌元帝把载有名单的折子一合对李海吩咐了一句。

  李海立起身抖了一下浮尘走到门口大声道:“皇上有旨,宣新晋才子们觐见!”

  随即外面负责传话的太监们的声音接踵而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