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误伤

大易师 南易子 2654 2018.09.17 11:07

  乡道上,一阵阵野花杂草清香,争先恐后涌入来往行人的鼻子里。苍翠欲滴的小草,在微风轻轻的吹拂下,摇摇摆动。

  此时夏辉和陈伯走在回家的乡道上。二人吃饱云吞后,陈伯带着夏辉买了一些布匹和盐,而夏辉也用了六文钱打包了三份生云吞,回家煮一下就能吃了。

  第一次出来县城,怎么也得带些好吃的给爹娘和小东,当然钱还是从自己的私房钱出。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走到城外约两里处。

  忽然前方传来呼救声,“来人啊,快来人啊,救救我的孩子啊。”声音甚是惊慌。

  夏辉往声音处望去,只见路边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约三十五岁,是个圆脸细眼的妇人,另一个是十五六岁、身穿青衣罗裙的姑娘。

  妇人正抱着姑娘,神情十分慌张,正在不停喊救命,她怀里的姑娘面色发白。

  夏辉二人看到此情形,二话不说,急忙跑了过去。

  “嫂子,发生了什么事?”陈伯首先问道。

  “快,快救我女儿,求求你,快救我女儿。”妇人神色慌张,声音沙哑,紧张地道。

  “快送,快送我女儿去找大夫。”妇女可能受惊了,讲了半天,也讲不出什么事情。

  夏辉看到这里,急问旁边的姑娘,“姑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那姑娘显然也受到惊吓,偎依在妇女怀里,哭着指着路边的草丛道:“蛇!刚才这里有条蛇爬了出来,我不小心踩到它,被它咬了。”

  夏辉脸色一变,这可是不得了,万一是毒蛇,这里前后不着医馆,不及时抢救,只怕有生命危险。

  正想先做些抢救措施,就见陈伯打算去背姑娘了。

  夏辉连忙制止,“陈伯,你先不要背,这里离青南城太远,背着人至少要两刻钟。万一那是条毒蛇,毒性发作,怕是赶不及救治。不如先让我看看,做些急救措施。”

  夏辉看陈伯和母女二人似懂非懂的样子,不等他们提问,连忙询问:“姑娘,哪里被蛇咬了,我帮你看一下,先处理一下伤口。”

  姑娘红着脸,指了指小腿处,“这,这里。”

  夏辉顾不得男女有别了,说了一声:“得罪了。”就拨起姑娘那淡黄色的长裙,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那雪白的小腿上,有两个小小牙痕,不认真看还真难以发现,牙痕四周的皮肤呈暗黑色,已有巴掌大小,很明显是毒蛇!而且已有扩散的迹象。

  “是毒蛇,有剧毒!”旁边陈伯惊道。

  夏辉心里大急,如此严重,得尽快处理一下,否则未到青南城,这姑娘只怕已毒发身亡。

  夏辉二话不说,伸手往自己衣服上扯,打算撕下一条布,先绑住姑娘的小腿。用力扯了几下,硬是撕不下,夏辉心里直想吐血。以前看电视不都是一撕就下来的吗?怎么到了自己,拼命用力都撕不下来?心里更着急了。

  旁边的老陈看到夏辉的动作,心里疑惑,便是他知道夏辉是想撕衣服,于是走到夏辉旁边,拿过夏辉手上的衣角,用力一扯,撕下一条长长的布条,然后递向夏辉。

  夏辉微笑地接过布条,心里却将老陈骂了几十遍。话说你也有衣服啊,为什么特意过来撕我的啊。

  顾不了和老陈的无耻行为计较了,夏辉急忙用布条狠狠地把姑娘的小腿绑紧,减缓毒液扩散速度。只见原本那水润匀称的小腿,在布条的作用力下,陷入了深深的一圈,那雪白水嫩的肤色,被布条挤得红粉红粉的。

  夏辉心里生出一种邪恶的念头,居然想摸一摸。禽兽啊,禽兽,夏辉暗骂自己精虫上脑,急忙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掉到脑后。抬头看了眼那姑娘,早已满脸绯红,神情扭捏。

  眼看毒液还要不断扩散,夏辉顾不得解释了,急忙把头伸过去,用口把毒血吸出来。

  “啊!”

  “你!”

  “啊!”

  陈伯和妇人看到夏辉居然亲吻姑娘的小腿,皆是大惊失色,妇人更是怒火冲天,实在想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少年居然会做出如此禽兽的行为。要知道古代女子重贞节如生命,夏辉此举无异于强.暴自己女儿。

  至于姑娘也万万想不到眼前的少年居然如此轻薄自己,顿时又羞又恼。

  夏辉知道自己此举过于鲁莽,但危急关头,顾不得解释太多了,不停地帮姑娘把毒血吸出来,然后吐到地上。突然身后传来一把怒喝声。

  “登徒子,你快放开我女儿!我要杀了你”语气中夹带着巨大的愤怒。

  随即一阵剧痛从头上传来,夏辉整个人晃了一下,头上一阵眩晕。未等夏辉有任何表示,身边的陈伯急忙制止。

  “大嫂,你快住手,事情不是你想象那样,夏辉在救你女儿。你认真看,他正在把女儿的毒血吸出来,绝无轻薄之意。”

  原来,陈伯看到夏辉吸了两口毒血出来,心里已经知道夏辉在救人了,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夏辉救人,岂料旁边的妇人,拿起自已的扁担,往夏辉头上打去,眼看妇人再要打第二下,陈伯急忙抓住扁担,出声劝阻。

  夏辉摇了摇眩晕的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忍着疼痛,继续吸出毒血。

  一滴血液顺着发丝流到脸颊上,夏辉知道自己的头破了,心中暗暗叫苦,自己好心出手救人,却是惨遭毒打。

  连续吸出了十几口毒血,夏辉看到姑娘小腿黑色处,渐渐变淡,开始有了一丝血色,知道吸得差不多了,残留毒液要赶紧送大夫处理。

  夏辉急忙对陈伯道:“陈伯,快送姑娘去医馆打大夫,现在毒血被吸出了大部分,一时半刻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必须要找大夫解毒才能没有性命之忧。”

  “好,姑娘,我现在背你到城里看大夫,你不用怕。”陈伯急道。

  “嗯。”姑娘低声应道,满脸绯红,神色羞涩,显然刚才夏辉的鲁莽举动让她难以适应。

  陈伯背起姑娘,四人匆匆往青南城赶去,那担小竹框直接丢在路旁。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小哥,刚在我错手打伤你。你还痛不痛?”妇女脸有愧色,连连道歉,显然清楚夏辉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了。

  “大娘,没关系的。刚才是我一时鲁莽,没有把事情先解释清楚。现在赶快送你女儿去医馆要紧。”夏辉摸了下头部,只是头破了,没有大碍,现在已经没有流血了。

  中途,陈伯背不动了,夏辉就顶替着背。姑娘神色扭捏,十分害羞,不太情愿。

  夏辉急道:“姑娘,此刻救命关头,时间紧急,必须尽快找大夫解毒,放心,我绝无他意。”语气十分真诚。

  姑娘看了看夏辉,羞涩地点了点头,轻轻道:“嗯”。

  夏辉才话不说,急忙把姑娘背起来,倒是不重,只有八九十斤,紧急关头,夏辉拼命往前走,倒没有留意背上那一片柔软。

  一刻多钟后,四人终于赶到了青南城,向守城门的官差求救。官差急忙过来询问了情况,连忙接过姑娘,背往医馆去。

  其中一个官差看夏辉脸上有血迹,询问道:“小兄弟,你脸上都是血,要不要紧?还是一起到医馆去找大夫吧?”

  夏辉才想起头破了,血流到脸颊上了。当时情况紧急,来不急擦掉,现在干了,估计满脸血迹。于是笑道:“我不要紧的,只是头破了而已,快送姑娘去医馆。”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夏辉紧悬着的心放松下来,应该能赶得上,不会有生命危险。

  正打算和陈伯返回金南村,头脑一阵眩晕,夏辉暗道不妙,连忙对旁边的陈伯道:“陈伯,之前帮姑娘吸血,可能不小心吸入了少许毒液。我也中毒了,送.....送我去.....”

  未等说完,夏辉整个人头晕目眩,神智不清,正要往地下摔去,幸好陈伯反应及时,一把抱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