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谢弘文来了

大易师 南易子 2093 2018.11.06 15:17

  站在一旁的师娘忍不住道:“阿辉爹娘,你俩就别板着脸了,阿辉没有作奸犯科,我们应该高兴才是。还是先把东西给阿辉吃吧,他应该也饿坏了。”

  “好,好。”夏母说完,接过师娘递过来的食盒,打开盖子,一阵肉香味扑鼻而来。

  夏辉眼睛一亮,心中大喜,急道:“有什么好吃的?饿死我了,这牢饭真不是人吃的。”

  “有鸡肉、肉包子,还有饺子。”夏母笑着道。

  夏辉嘿嘿笑道:“好,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

  夏母微微一笑,先前的担忧神色也一扫而空。

  接过食盒,夏辉大吃起来,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故意大声道:“这鸡腿不错,肉嫩多汁,口劲十足。饺子也好吃,皮薄馅多、味道鲜美,这么多,我吃不完啊,怎么办呢?”

  对面的吴道士口水直流,盯着鸡腿两眼发直,心里把夏辉恨得咬牙切齿。

  师娘笑道:“剩下的你下午再吃,我们特意做了很多,够你吃两天的了。牢房里的环境可比不上家里,就先委屈一下你了。”

  “多谢娘和师娘。”夏辉想起了杨小萱,急道:“对了,师娘,那些官差有没有把一个小女孩送到医馆来?”

  “你说杨小萱啊,官差把她送来了,她的事情我都听那差大哥说了,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师娘道。

  “她现在怎么样了?”夏辉关切的问道。

  “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她的。我们出门时,夏东正在宅子里陪她玩呢。”师娘翻。

  夏辉长长吁了口气,“那就好,还有,关于她娘的事,还是先不要对她说了,让时间冲淡些,以后再慢慢告诉她。”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王仲把带来的药物给夏辉包扎了一下左手。

  一个狱卒走了进来,“探监时间已到,你们速速离开。”

  几人依依不舍地分别。

  吃饱喝足,夏辉夏辉双脚盘地而坐,心中还在思考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究竟是何人如此歹毒,连孤女寡母都不放过?其中又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夏辉仔细回忆了一遍和杨夫人接触的经历,此人性格柔弱,不似是会和人结怨的人。

  难道是杨家的仇人?但是除了这两母女外,杨家全家都被烧死了,按理说,有什么仇恨都应该放下了,没必要冒着风险赶尽杀绝。

  夏辉口中喃喃道:“刘林,对,刘林!这个原本应该已经烧死的人,却还好好地活着,甚至故意隐瞒自己的消息。一年前的火灾和昨晚的火灾只怕都和他有关,只要找到他,很有可能就能查明真相。”

  想到杨夫人的惨死,夏辉咬了咬牙,绝对要那人揪出来,不能让他好活。

  “夏辉,有人探监!”狱卒大声道。

  这是谁啊?爹娘他们不是刚走不久吗?怎么又有人来探监了?夏辉好奇地站起来,走到木栏边,往外望去,却是多日未见的谢弘文和陈仲源。

  这两个小子怎么来了?这监狱是无掩鸡笼吗?怎么谁都能进来探监?

  “夏兄弟,我们来看你了。”谢弘文二人道。

  夏辉微笑拱手道:“多谢两位来看我,我这模样实在让你们见笑了。”

  陈仲源道:“夏兄弟,几日不见,为何成了这副模样呢?”

  夏辉强颜一笑,叹道:“这事情讲起来就复杂了,我一言难尽啊。你俩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陈仲源瞄了一眼谢弘文,谢弘文道:“夏兄弟,你的事迹已在青南城流传开了,你真的对那杨夫人那个啥了?我看夏兄弟不像如此禽兽之人啊。”

  你才是禽兽,夏辉无奈一叹,“都是那易司校尉陷害我的,无凭无据,把我捉到这里,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此话怎说?”谢弘文问道。

  听完事情经过,陈仲源二人疑惑不解地看着夏辉。

  “夏兄弟,你虽然用六爻占卜术算出火祸,但是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些初学易者,准头都很低。但你为何如此肯定火祸一定会发生呢?深夜都要赶过去。”陈仲源问。

  “这个,其实我也不是很肯定的,但是只要有一丝可能,杨夫人母女就有危险了。我总不能明知道杨夫人母女可能会遇上火祸,还置身事外吧?”夏辉道。

  陈仲源和谢弘文敬佩地看着夏辉,拱手道:“夏兄弟高义,我们佩服,佩服。”

  “可惜现在被关牢里,不知何时才可以出去?”夏辉叹了口气,哀怨地望着牢房门口。

  “夏兄弟,你放心,只要你没有做违法犯罪之事,案子查清楚后,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的。”谢弘文道: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要是等个一年半载,呆在这鬼地方谁受得了?”夏辉道。

  谢弘文和陈仲源沉默不语,都知道在案子未查清楚之前,夏辉这个重要嫌疑人只怕要一直留在监狱里,很难离开。

  夏辉沉吟了一会,抬头对陈、谢二人道:“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我有一法子,倒是可以出去的。”

  谢弘文二人变了脸色,惊道:“你想逃狱?”

  “夏兄弟,你可不要鲁莽行事啊。现在罪名还没有定下,你很可能会无罪释放的,但是一旦你逃狱,那就是认定了自己的罪名。”谢弘文急道。

  晕倒,我就算想逃也没有这个本事啊。

  夏辉摇头苦笑,“你们说的都是什么啊?我不是要逃狱。”

  “那你是什么意思?”陈仲源满脸疑惑。

  夏辉压低声音道,“其实我有一条线索,或许可以捉到凶手。”

  “什么!”谢弘文二人大吃一惊。

  “我怀疑杨家当年的火灾是有人蓄意放火造成的,和这次的火灾很有可能是同一批人做的。”夏辉说道。

  谢弘文听了再次一惊,急道:“你说杨家的灭门惨祸是人为故意的?你怎么得知的?”

  夏辉微微点头,“极有可能,因为我知道一条重要线索。”

  “什么线索?”谢弘文二人紧紧地盯着夏辉。

  “什么线索你们就不需要知道了,这事情很复杂,总之顺着我的线索很可能找到这两场火灾的凶手。”夏辉好深地说道。

  “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些凶手!”夏辉咬着牙道,眼中闪过一丝厉光。

  感受到夏辉散发的凶意,谢弘文二人暗暗心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