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人仰马翻

大易师 南易子 2199 2018.10.13 14:36

  “夏兄弟,张铁匠的事情我们都有所耳闻,但具体经过却不甚清楚,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陈仲源好奇问道。

  看到陈、谢两人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夏辉颇为无奈,怎么什么都好奇呢?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是把经过娓娓道来,二人听得惊呼连连。

  夏辉想到医馆将要倒闭的事,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

  陈仲源以为他在为自己的伤势担心,安慰道:“夏辉,你别担心,身上的伤养养就好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后福有没有,自己不知道,但后难当前就有一个。

  夏辉皱眉沉思,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困境呢?就算官府能够还二人一个清白,但张铁匠确实是死在自己手上的,这下真是百口难辩,三人成虎,不成恶人也得成啊。

  “夏辉,何事愁眉不展呢?”陈仲源好奇问道。

  夏辉叹了口气,无精打采地把夺命大夫和医馆即将倒闭的事情说了出来,叹道:“我自己的名声倒没有所谓,但医馆乃是我师傅几代人的心血,怎么能就此毁于一旦?”

  谢弘文和陈仲源低头沉思不语,过来一会,谢弘文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抬起头坚定地道:“夏辉,你放心,医馆一定不会关门的。事情的起因不在你们,你们也是受害者。”

  “可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人言可畏!”

  夏辉打了个哈哈道:“你们难得来探望我,这些扫兴的事就不要说了,最近冯夫子都教了些什么?有没有教新的易术?”夏辉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休学而错过了新易术,那就亏大了。

  “暂时没有教新易术,都是只讲解授易理和周易。这是我在课堂上做的笔记,你拿去看看。”陈仲源从怀里拿出一个本子递给夏辉。

  夏辉大喜,这个正是自己最需要的,感激道:“谢谢仲源兄。麻烦你们帮我跟冯夫子解释一下,我这伤势恐怕短时间内都不能回易院学习了。”

  “好的。”

  三人再聊了一些闲事,谢弘文和陈仲源就告辞离开了。

  接下来几天,夏辉继续躺在床休养,一时看看易学书籍,一时听王仲传授医术,日子过得倒是充实。

  这一天,在王仲的再三检查确认后,夏辉终于不用再整天躺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天,夏辉感觉自己快要发霉长出蘑菇来了。

  “阿辉,你可要站稳了,我要放手了。”王仲持着夏辉,紧张地说道。

  “好。”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下,夏辉慢慢走了几步,几天不走路,脚步有些轻浮,走路却没有大问题。

  内伤好得差不多,肋骨断折处还有些隐隐作痛,左手手掌包着纱布,暂时不能使用,其他地方倒无大碍。

  众人看到夏辉走起路来,虽然走得很慢,却是精神十足,顿时喜上眉梢。

  正在谈笑间,旁边铺子的郑掌柜心急火燎地跑进来,急道:“你们怎么都在里面,医馆都没有人座堂的?外面有几个官差正在门口等候,你们快些出去看一下?”

  众人听了皆是大惊失色,先前的欢喜顿时烟消云散。

  这段时间由于张铁匠的流言,一直没有人到医馆看病,医馆虽然开门营业,王仲倒是经常跑到后堂教夏辉医术。

  王仲急道:“老郑,这......这......你知道那些官差上门是因为什么事吗?”

  郑掌柜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几个官差说找你们师徒,就站在门外。我看见医馆里门没有人,料想都在后堂,就进来通知你了。”

  “他们会不会来是来抓阿辉的?”夏母担忧道,她那神情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众人皆是忧心忡忡。

  夏辉心里一沉,摇头道,“应该没事的,你们放心。如果官差要抓我,早就来了,何必等到现在?我们还是先出去看看吧。”

  众人扶着夏辉走向前堂,只见五个官差正是站在医馆外面,周围站满了看热闹的行人,里一层外一层的。看到夏辉一行人出来,四周顿时议论纷纷。

  那阵势之大,饶是夏辉也吓了一跳。

  夏父、夏母更是看得脸色发白,双手微颤。

  “出来了!夺命大夫师徒都出来了。”

  “那少年样子真的很凶残啊。”

  “这师徒人面兽心,估计官差是来捉他的,捉得好!”

  ......

  众人指指点点的有,高声辱骂的有,说话十分难听,把夏辉师徒说得穷凶极恶,为天地所不容。

  “这.......”王仲听得脸色铁青,横眉紧皱,想出口辩解,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嘴唇轻轻抖动着。那样子说不出的忧伤落寞,一瞬间仿佛苍老十岁。

  作为一个大夫,一心治病救人,却落得一个夺命大夫的名声,这群人无异于在不断地摧毁王仲的人生。

  心里那个恨啊,夏辉听得满心怒火,看着眼面这群事非不分的人,第一次产生了想杀人的冲动,自己被张铁匠害得够惨的了,居然连一个公道都得不到,这社会究竟怎么了?

  “你们特么给我闭嘴!一个个瞎说什么?”夏辉忍不住怒吼道。

  或许是想不到夏辉会大骂,众人一时皆是愣住了。旋即人群中爆出更大的谩骂声,人人皆是一脸正气,对着夏辉师徒破口大骂。

  “阿辉,不要说了。”王仲黯然道,一脸死灰。

  看着师傅从来没有过的萧索,再看看眼前呐喊的人群,夏辉肺都要气炸了!迈步向人群走去。

  “阿辉,你不要冲动。”扶着夏辉的身体,王仲感觉到夏辉的怒气。

  “师傅,你扶我过去。”夏辉坚定道。

  王仲没有再说话,扶着夏辉缓缓向人群走去。

  那领头官差迎了上来,拱手道:“可是王大夫和夏公子?”

  “要捉要杀麻烦你等一等。”夏辉心中满是怒火,对着那官差没好气的道,脚步没有停止,继续向人群走去。

  旁边的官差正想出声呵斥他,却被领头官差抬手制止了。

  围观的众人看到夏辉师徒二人缓缓走近,顿时吓得不断后退,一时鸡飞狗走,人群骚动。

  夏辉怒喝道:“你们特么谁要骂人的,来啊,骂啊。后退做什么!上前来啊!”

  夏辉怒目圆睁,凶神恶杀,杀气十足,样子甚是狰狞,再加上张铁匠被杀的传闻,顿时人人心惊。

  “杀人啊!”不知道是谁先叫了一声,人群顿时陷入一片恐慌,前面的人拼命地往外逃跑,顿时人仰马翻,相互踩踏,惨叫声不断响起。

  看着这混乱的场景,夏辉微微一愣,傻眼了。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就说了一句话,至于怕成这样吗。

  我是妖怪吗?有这么吓人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