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金祸之事

大易师 南易子 2215 2018.10.07 20:47

  正在若得若失之间,夏东跑了进来,喊道:“大哥,吃早餐了。”

  夏辉无奈应了一声,收拾一番,和夏东一起到院子吃早餐。

  院子里,师傅、师娘正在吃小米粥,看到夏辉二人进来,王仲招招手道:“快来吃粥,今天的粥煮得可香了。”

  饭桌上,夏东三人有说有笑地闲聊着。夏辉沉默地想着卦象之事,脸色有些忐忑,万一自己的金祸定理真的算对了,师傅、师娘将要遭遇金祸之事,那怎么办?

  “阿辉,你今天怎么了?看起来心事重重的。”王仲看到夏辉一直沉默不语,疑惑问道。

  “师傅,这个,我,我......”夏辉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说出口,自己说了他们会相信吗?

  王仲板着脸,“有什么事直接说,别吞吞吐吐的。师傅、师娘又不是外人。”

  “对啊,阿辉,你没事吧?”师娘关切地看着夏辉。

  夏辉咬咬牙道:“其实是我刚才用易术为你们占卜近日的运程,卦象显示你俩今天都会遇到金祸,也就是会被金属利器所伤。我,我怕你们会有事。”夏辉语气甚是担忧。

  “原来如此,没事的,你放心。”王仲宛然一笑,不以为意。

  师娘和夏东也恢复了笑容,继续吃早餐。

  夏辉看到这三人丝毫都不紧张,似乎根本不把事情放在心上。夏辉清楚,金祸定理虽然未有验证未知之事,但夏辉对自己的数学分析有信心,有很大把握金祸定理适用于预测未来的祸事。

  夏辉着急道:“师傅、师娘,我是认真的!你俩能不能严肃些。”

  师傅开怀一笑,点头道:“好,好,我们会注意的。”

  “那你俩今天能不能不要出门?我怕我卦象成真,那就危险了。”

  王仲看到夏辉急得抓耳挠腮的,心里一暖,点点头道:“好,好,今天我和师娘都不出门,就留在家里。”

  王仲虽然说是留在家里,心里对夏辉的卦象却是不相信。久居城中,也是稍微了解占卜之事的,仅仅学了一个月的易学,哪会什么占卜。更不要说算出所遇祸事的种类。

  “是啊,你放心,我们今天不出门。”师娘依然笑容满脸,看不出丝毫的紧张和担忧,口头答应也有几分敷衍。

  去学堂临走前,夏辉又苦口婆心的叮嘱几句。

  这一天,夏辉虽然在易院学易,心中却是一直放不下师傅、师娘的金祸之事。其间周江远邀请夏辉去酒楼,也被夏辉推辞了。

  一放学夏辉就匆匆赶到县学接夏东,然后快步往医馆赶去。

  跑到医馆门口,看到师傅正在给一位老头针灸,夏辉暗自松了口气,忙问道:“师傅,师娘在哪里?”

  “你俩回来啦,你师娘在后堂呢。”王仲微笑道。

  夏辉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心里却是疑惑不解,师傅和师娘似乎都没有遭遇祸事,难道金祸定理不适用于预测未出现的祸事?如果真的如此,那金祸定理就形同鸡勒了,夏辉心中略略有些失落。

  心里这样想着,夏辉依然脚下不停地走到后堂,来到灶屋,看见师娘正在烧火煮饭。

  夏辉笑道:“师娘,我们回来了,让小东帮你烧柴煮饭吧。”

  “好,好。”师娘说着转身面向夏辉二人。

  突然,一抹白色闪过,夏辉定睛一看,发现师娘的左手母指缠着一圈纱布,疑惑问道:“师娘,你的手怎么了?”

  师娘尴尬一笑,“都怪我粗心大意,切肉时不小心切到手指,仅仅伤皮肉,倒无大碍。”

  “无大碍就好。小东,师娘手指受伤了,还不快些帮忙!师娘,今天你就不用动手了,今晚的饭菜就交给我们两兄弟了。”夏辉大手一挥道。

  “那好吧。真是好孩子。我就坐在院子里等吃饭好了。”师娘笑着道。

  此刻夏辉心里可是激动万分,金祸啊!师娘今天切肉时被刀所伤,这就是金祸定理推算的金祸之事,也就是说金祸定理或许真的可以预测未知祸事!

  好!这手指切得好!随即夏辉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看到师娘受伤,自己居然兴奋激动,还心里叫好,这种思想实在要不得,得好好反醒。

  师娘应验了祸事,师傅为何又没事呢?夏辉心里疑惑,难道要晚上才发生祸事?又或者是自己提醒了他,让他不要出门,从而趋吉避凶,躲过了金祸之事?

  夏辉指挥夏东继续烧柴煮饭,自己则先把两人的书袋放回厢房。刚放下书袋,打算到灶房帮忙,夏辉暗道不好,今天记挂着师傅师娘的祸事,却是把赵家的复诊给忘记了。

  夏辉急忙带上青霉素,走到灶房,对夏东道:“小东,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今晚的饭菜就全靠你了。你可别让师娘这个伤者动手哦。”

  夏东虽然只有十一二岁,但农家出身,没少到灶房帮忙,自然也懂得煮几个菜,至于好不好吃,夏辉未有尝试,就不知道了。

  “哥.....”未等在夏东说完,夏辉就已经走远了。

  夏东无奈地看着夏辉离去的背影,脸上满是委屈,大哥你接下的活,为何要我独自承担呢?

  夏辉走到前堂,对师傅说了一声,就匆匆忙忙往赵府赶去。

  到了赵府,赵主家早已等候多时。夏辉询问了一下病情,然后到赵老太爷跟前探看了一番。

  病情好转的速度大大出乎夏辉的意料,赵老太爷虽然还在咳嗽,今天却是一整天都没有再咳血了。

  夏辉心想或许是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服用过抗生素,所以药效特别明显。抗生素有耐药性一说,越是使用得多药效越是不好。

  赵家主等人看到老赵的身体在短短五六天时间快速好转,不断恢复,更是大喜过望,早已把夏辉当作是神医。赵府上下对夏辉的态度无不是恭敬和感激。

  夏辉根据从师傅那里学到的医学知识,开了一个调理身体的药方,然后给了些青霉素,告诉赵家主减半注射药水,就打算告辞了。

  “夏神医,时辰不早,不如留在府上用膳,我已命人准备好酒菜。”赵家主诚恳地邀请道。

  夏辉心里还担忧着师傅未有应验的祸事,推辞道:“多谢赵家主,但我今日还有要事,不便多留,请肇家主见谅。”

  赵家主再三邀请,看夏辉去意已决,于是亲自把夏辉送到府外,二人约定了下次复诊的时间,就此别过。

  师娘已经发生了金祸之事,证明金祸定理极有可能适用于未来的祸事,但师傅的祸事却还没有发生。夏辉越想越是不安,快步往医馆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