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章 卦象的可变化性

大易师 南易子 2082 2018.11.12 18:55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夏辉离开了教室,跟随冯夫子来到泰丰楼,二人落座,小厮送上茶水。

  “夏辉,如此长时间没有来易院,今天可还能听懂?有何不明白之处,随时来问我?”冯夫子微笑着道。

  夏辉心里一暖,感激道:“谢谢夫子,陈仲源把课堂笔记借给我了,我虽然没有来易院学习,却是每天都在学习夫子教授的内容。”

  冯夫子满意地点点头,“如此甚好!你的伤势如何了?”

  “已无大碍了,不过还需要注意,不能做剧烈运动。”夏辉抬起左手,“只是这左手还要继续接受治疗。”

  “无大碍就好,那你就好好养伤。”冯夫子摇头苦笑,话音一变道:“你小子真是多事啊,张铁匠的事才过没多久,又和杨家的事牵扯上了。”

  冯夫子呷了口茶,“我虽知道事情的大概,但详细经过却不了解,你能否跟我说说?”

  冯夫子知道这事情,夏辉一点也不意外,于是把两件事情都说了一遍,不断说自己如何英勇救师,舍身求孩,侠义破案,快把自己说成一个凹凸曼了,当然没有说出定理之事。

  “好!做得好!”冯夫子拍了拍夏辉肩膀,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夏辉,“易术能学以致用,不错,不错。你两次都能准确算出祸事,看来你的六爻占卜术准成颇高了。”

  “侥幸,侥幸。”夏辉微笑道。准成高个屁,六爻占卜术自己才刚刚入门,准成度有个三成就不错了,这可是全靠金祸定理和火祸定理。

  “听说你在牢房里为难易司校尉,可有此事?”冯夫子意味深长地看着夏辉。

  冯夫子居然连这件事都知道,夏辉心里微微有些惊讶,点了点道:“是有此事,但却是他处处为难我在先,还想污蔑我放火杀人,我也不得不反抗。”

  冯夫子无奈叹道:“夏辉,此事就此了结吧,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行事要多加谨慎,不要随便得罪人,不要鲁莽,否则容易招惹祸事。”

  这个能怪我吗?我也是被迫的,但不好顶撞夫子,夏辉只好道:“学生知道了。”

  夏辉想起了另一个问题,他清楚地记得,火灾当晚,用火祸定理推算自己的祸事时,明明显示没有火祸的。但是随后自己去救杨夫人,险些被火烧死,按理说自己应该也是遇上火祸之事。二者似乎有所冲突,夏辉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正是请教冯夫子的好机会,夏辉疑惑问道:“冯夫子,火灾发生前,我曾用六爻占卜术算出杨夫人的火祸,但我自己却是无祸事的,但是,结果我也经历了火灾,这是我算错了吗?”

  冯夫子摇头道:“非也,你应该没有算错。”

  “那......为何卦象和现实不符呢?这不合理啊。”夏辉不解道。

  “夏辉,可否记得在《易理》里记载的太极理论?”冯夫子缓缓说道:“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夏辉脸色微变,太极初见于《庄子》一书,后见于孔子的《易传》,孔子在《易传》中说:“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太极理论观点后来逐渐形成易学要点,记载于《易理》一书中,夏辉蓦然想起其要领,惊道:“夫子,你是说我们用六爻占卜术所得卦象如阴阳太极般并非一成不变的?”

  冯夫子点了点头,“天地万物皆在运动,生生不息,阴阳可互生,吉凶亦可互转。原本你的确是无祸事的,但你算出杨夫人的火祸并且企图帮她化解,因此祸及己身,吉转化为凶,所以我先前在课堂上说‘祸事乃是一种变数’。”

  夏辉心中大骇,祸事可变化,卦象亦会变化,那么自己的定理呢?会变化吗?

  冯夫子一脸严肃地道:“吉可转化为凶,凶亦可转化为吉,所以我们易师在帮助他人化解祸事时,必须三思而后行,小心谨慎,更可随意泄露他人祸事,否则一个不好,不仅仅会加深问卜者的祸事,还是祸及无辜之人,甚至祸及自己。”

  “学生受教了。”夏辉感激地说道,心里思考着自己的祸事定理,恨不得当场使用祸事定理推算一遍,看一看那结果如何。

  小二陆续送上饭菜,夏辉暂时抛开心中的疑惑,和冯夫子一边吃饭一边闲聊,不时提出一些易学上的疑惑,冯夫子都一一解答,令夏辉受益匪浅,心里对冯夫子十分感激。

  夏辉还问了祸事案例的事,可惜的是冯夫子手中也没有多少案例,在夏辉的请求下,冯夫子最终同意把剩下的少数案例也给他。

  吃完饭,夏辉回到教室,看到谢弘文和陈仲源在聊天。夏辉想起谢弘文的身份,于是走了过去,笑着道:“你二人瞒得我好惨啊。谢弘文,想不到你居然跟谢太祝有那层关系。”

  谢弘文不好意思道:“夏辉,我实在不是故意瞒你的,只是没机会说,你不会怪我吧?”

  夏辉哈哈一笑,“怎么会怪你呢?我还要好好多谢两位,要不是你们,我只怕要受苦了。今天我一定要请你们吃饭。”

  陈仲源客气道:“要你破费不太好吧?”

  夏辉正气凛然地道:“你们千万不要跟我客气,不要为我省钱,不要为我心痛,请你们吃饭是应该的。我偷偷地告诉你们,城中有一间‘周记云吞’,非常好吃,云吞面你们吃过吗?你们肯定没吃过,今天我就带你们去大吃一顿。”

  谢弘文和陈仲源脸上皆是闪过一丝错愕,吃云吞面心痛个屁,你以为是醉仙楼,一顿要十多两啊。

  谢弘文随即想通,噗嗤一笑,“你小子耍我们啊。”

  三人哈哈大笑。

  当天晚上,夏辉果然请他们去吃云吞面了,虽然便宜,却是吃得津津有味,每人都吃了两大碗。

  谢弘文问道:“夏辉,你要不要打包份云吞给你家的大狗?对了,上次去你哪里怎么没有看见它?”

  “咳、咳、咳,当时那大狗出去玩了。”夏辉大汗。

  可怜的小东,又成了大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