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占卜

大易师 南易子 2154 2018.10.16 11:30

  听到陈账房终于答应让自己问卜,夏辉心里一喜,正色道:“陈账房,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陈账房感激道:“那就麻烦夏公子了。”

  “陈账房,你把令孙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给我,并且找些笔墨纸砚来,多准备些白纸,最好能找来一张桌子和椅子,方便我占卜算卦。现在时辰还早,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夏辉说道。

  这宅子离医馆很近,夏辉不是没有想过回医馆占卜,但是涉及大凶之祸,这是犯忌讳,更担心把祸事带给医馆。

  要知道大凶之祸乃是性命,沾染了后果会如何,夏辉也说不准,波及的范围越少越好。

  “好,我现在就去准备,麻烦你们几位在这稍等一会儿。”陈账房说完就急匆匆出门去了。

  夏辉几人走到院子,找了个石级坐了下来。

  夏母叹惜道:“唉,孙子刚刚出生,就遇上大凶之祸。陈账房也怪可怜的,阿辉你真的能帮他们吗?”

  “我尽力而为。”

  其实夏辉也没有很大把握,因为到目前为止,冯夫子还没有教过自己如何挡灾避祸,自己更没有这个经验。所以,就算自己真的能算出祸事,也不一定能化解。

  就像上师傅、师娘的金祸之事,自己也只会叮嘱他俩不要出门,尽量避免祸事,但是结果二人的祸事还是应验了。

  师娘担忧道:“阿辉,切记不能伤及已身。还有,如果算不准,可不要乱说,毕竟性命关天。”

  夏辉凝重地点点头,此时才惊觉肩上的压力有些大,这可是一条生命!可不是闹着玩的。自己是不是有些鲁莽呢?手心不禁冒起了冷汗。

  师娘似乎看出夏辉的紧张,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阿辉,你可以的!上次你不就算出了我和你师傅的祸事?我看你的易术不比易馆的易师差,我对你有信心。”

  对啊,自己紧张什么?算不出来,大不了不说,自己也是尝试一下而已。瞻前顾后的,这种心态还能占卜吗?夏辉对自己都有些鄙视了。

  “谢谢你,师娘。”夏辉感激道,心态放开,整个人顿时轻松不少,心情又爽朗起来。

  几人聊了一会儿,夏母和师娘再一次细细打量起这间宅子,越看越满意,兴奋地回来参观,已经开始讨论各个地方的布置了。这里放桌子,那里放床,这处种些花草,那处摆个水缸,不时还问上夏辉几句。

  夏辉好笑地摇了摇头,“宅子还没有买下来,你们讨论这些不是为时过早吗?”看得出来,夏母几人对这宅子真的很满意。

  过了小半个时辰,陈账房终于回来了,手里拿着笔墨纸砚。把东西拿进来后,陈账房又走到屋外,抬进来一张小木桌,还有一把竹椅。

  陈账房抹了抹额头的汗水,问道:“夏公子,这些东西够了吗?还需要什么尽管说,我再去准备。”

  陈账房一把年纪了,居然一次性搬来这么多东西,不容易啊。看他汗流浃背的,这还不是为了孩子,夏辉心里也有些感慨。

  “有这些东西就够了。生辰八字可带来了?”夏辉问道。

  “带了,带了。”

  陈账房用手擦了几下衣服,擦干手中的汗水,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夏辉,“这是我孙子的定时纸。”

  想不到连定时纸都带来了,夏辉打开看了看,在小儿命局关神煞上写道“日神类神煞,五行相冲,凶,过涉灭顶,无咎,外患,早夭......”

  果然是大凶之祸,夏辉看得暗暗心惊。

  夏辉把定时纸合上,放到怀里,说道:“爹,我们一起把这些东西搬到东边的厢房,我在房间里进行占卜。”

  众人很快就把东西都搬到客房里,夏辉在桌子上摆放好笔墨纸砚,取出三枚铜钱,跟众人道:“我准备开始占卜了,你们可以观看,但切勿出声打扰我,更不能打断占卜。我占卜完成后会跟你们说的。”

  “夏公子,你,你这是打算掷铜钱占卜吗?你的手好像受伤了,真的可以吗?要不你用其他易术?”陈账房皱眉问道,打量着夏辉的左手,神色有些不太信任。

  夏母等人现在才想起夏辉左手受伤了,被纱布包得像棕子似的。

  夏母担忧问道:“阿辉,你能行吗?可切勿伤了自己。”

  夏辉打了个哈哈,抬起左手道:“应该没问题的,你们放心。”

  夏辉把铜钱合扣于双掌之中,掷了几次硬币,没有大碍,笑着说道:“你们看没问题的,我现在开始了。”

  静坐在椅子上,夏辉闭目养神,细细回忆使用龙涎香时的感觉,不断调整自己的状态,怒力让自己进入至诚无息之境。

  或许是身后站在几个人,夏辉第一次在围观中使用六爻占卜术,调息了几次,感觉状态都不是很佳。

  夏辉只得继续闭目养神,身体放松入静,然后将呼吸调整得柔细、匀畅、自然,把自身续渐融入自然之境,心中只剩占卜之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夏辉却迟迟没有动作,众人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终于,夏辉右手动了,轻轻地拿起桌上的三枚铜钱,合扣于双掌之中,停了几秒,然后将铜钱轻掷于桌面,记录爻数。捡起,再轻掷铜钱,如此反复六次。

  夏辉算了一下六爻之数,显示空卦。

  夏辉心里轻叹一声,继续闭目养神,这次很快又开始进行六爻占卜,再一次完成,夏辉稍微一算,不是空卦。夏辉不动声记录下来,拿起铜钱继续占卜,分别把今天还有明后两天皆占卜了几遍

  众人看到夏辉不停地进行占卜,大气也不敢吸,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打扰了夏辉占卜。

  终于停止了六爻占卜术,看着桌子上的记录,夏辉微微变了脸色。急忙放下手中的铜钱,从怀里拿出金祸定理公式表,提笔在白纸上唰唰地计算起来。

  身后的众人看得惊奇,夏辉放下了铜钱,这是占卜完毕了吗?怎么又在白纸写起来了。

  陈账房和师娘好奇地伸长脖子,看向夏辉正在书写的白纸上。然后双互对望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

  这小子究竟在写什么呢?怎么一点都懂的,又是各种虫子,又是各种奇怪图形的。

  这家伙不是在作画吧?陈账房有些恼怒了。

  (求收藏,求推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