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六爻占卜术

大易师 南易子 2292 2018.09.23 18:51

  第二天早上,夏辉和夏东一起去学堂。

  夏辉见小东一脸茫然,生怕他迷路或者不小心被人拐去卖鱼蛋了,只好先送他到县学。

  把小东送到县学,约好了下午放学一起回家后,夏辉才往易院赶去。

  课堂上,冯夫子笑着说道:“今天,我将传授大家一门易术。”

  一众学生听后顿时两眼发光,激动得脸红耳热的,整个教室的温度仿佛上升了好几度。

  夏辉心中大喜,忍不住握紧了拳头,终于能够学到渴望已久的易术了。

  冯夫子的易术自己见识过了,这绝对不是江湖骗术。失传的占卜术究竟是如何推算过去、预测未来的呢,夏辉一直很好奇。占卜术的存在,对他这一个现代人来说冲击实在太大了。

  “何为易术,哪位先来说说?”冯夫子问道。

  温度上升的教室瞬间冷了下来,下面的学子一声不响,生怕被夫子问到,在众人面前出丑。

  “冯夫子,我知道。”身后传来一把声音。

  冯夫子微微一笑,“冯东旭,你来说说。”

  “易术乃是以易学为根本,预测人事物三者过去、现在、未来的成败吉凶的奇术,其中包括占卜易术、风水易术、气象易术、手相面相易术等等。”冯东旭胸有成竹地说道,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说得不错。”冯夫子满意地点点头,“通过易术占卜可知运势、可断吉凶、可测自然之象。今天我将要教授给大家的易术就是六爻占卜术。”

  “何为六爻?哪个知道?”冯夫子问道。

  台下鸦雀无声,没有人回答。

  冯夫子指着夏辉道:“夏辉,你来说,何为六爻?”

  夏辉淡定站起来,看见旁边的学子们神色各异,有放松的,有看戏的,有偷笑的,更有三两人望向自己的眼光有少许敌视。

  夏辉缓缓道:“爻本意绳结,在《周易》中是组成卦的符号,“—”为阳爻,“--”为阴爻,具有阴阳变化之意。以阳爻和阴爻为基础,每六爻则成一卦。六爻排列中,下面的初爻、二爻为地;中间的三爻、四爻为人;上面的五爻、上爻为天,合则天地人。另外,三爻不同组合则得八卦;六爻不同组合则得六十四卦。”

  “没错,答得很好。”冯夫子赞许地点点头。

  夏辉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最近用心学习易学,总算没有在众人面前出丑。

  四周的学子脸上满是惊诧,实在想不到这个粗衣短袖的穷小子居然能答出来,并且得到冯夫子的称赞。众人望向夏辉的目光顿时羡慕妒忌恨。

  冯夫子道:“六爻占卜术乃是最基础,流传最广泛的易术。它或许没有你们的家传易术那么高深,却是最适合初学易者入门的易术。六爻占卜术有六篇,现在我教你们第一篇——凶祸篇。”

  “六爻占卜术之凶祸篇,能占卜各种凶祸之事,例如金属利器所伤的金祸之事、被火烧伤,烫伤的火祸之事,还有水祸、口角之祸、木祸、破财等等祸事。”冯夫子解释道。

  仅仅凶祸篇就如此了得,夏辉心里激动万分,如果自己掌握了这六爻占卜术,那还得了,地球已经无法阻止自己了。

  冯夫子接着说道:“现在,我教你们六爻占卜术如何起卦。首先取三枚铜钱合扣于双掌之中,意念集中所测之事,心中清明虔诚,根椐凶祸篇口诀,将铜钱轻掷于地,反复六次,摇出六个爻。”冯夫子说完就从怀中取出三枚铜钱,一边示范一边给大家念凶祸篇口诀,夏辉看得十分仔细,生怕漏过某一个细节。

  冯夫子示范了几次,并且把凶祸篇口诀解读了几遍。

  “接下来,你们根据口诀尝试一下。”冯夫子给每个学子发下一份口诀。

  群情汹涌,众人皆是跃跃欲试。

  接过口诀,夏辉心里微微有些激动,定睛看了看,字数不多,只有三百来字。

  看了几遍,心中已有了大概,夏辉从怀里掏出三枚铜钱,合扣于双掌之中,深吸几口气,准备起卦掷铜钱。

  忽觉身后被人轻拉一下,夏辉往后一看,正是那个有些敌视自己的少年冯东旭。

  只见冯东旭脸有焦急之色,傲慢道:“夏辉,把你那三文钱给我,明天还你十文钱。”

  夏辉呵呵两声,没有说话,转过身去,准备继续尝试占卜。

  身后又被人拉一了一下,夏辉无奈地转过身去。

  冯东旭怒视夏辉,咬着牙根道“现在给我三文,我明天还你一百文。”

  一百文对于夏辉不是小数目,夏辉嘴角一弯,淡淡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如果你明天不给,我去找谁?而且把铜板给你了,我就没有了,区区一百文哪有易术重要。”

  夏辉正要再一次转头回去。

  “等等。”冯东旭焦急道:“这里有一两银子,先押在你这里,回头给你一百文。”

  原来不是没钱,是没零钱。

  夏辉心口暗喜,义正严辞地道:“不换!易术无价。你说一百文重要还是易术重要?我绝对不会为了一百文钱影响学易的。不过......如果是银子的话,我或许会牺牲一下。”夏辉瞄了瞄那一两银子,递给冯东西一个你懂的眼神。

  你们这些贵家公子个个衣着光鲜,出门不带铜板带银子的,太腐败了,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继续腐败下去。

  冯东旭气得脸红耳赤,内心挣扎了一会,咬牙切齿道:“给你,铜板拿来。”满脸肉痛。

  夏辉接过银子,看了下,果然是一两银子,赶紧放到怀里,心里乐开了花,这几个月的伙食费有了。对骗小朋友零钱的无耻行为,夏辉竟没有丝毫羞愧。

  夏辉把手中三文钱递给冯东旭,嘿嘿笑道:“拿好了,不用谢我。哈哈。”

  冯东旭气得着差点吐血。

  被冯东旭一闹,耽误了不少时间,夏辉赶紧从怀里再掏出三枚铜钱,开始尝试六爻占卜术。

  后背的衣服又被人拉了一下,夏辉转过身去。

  冯东旭狠狠瞪着夏辉,咬着牙道:“你不是说没有铜板了吗?”

  夏辉笑着道:“我也以为没有了,仔细一找,原来还有三枚,哈哈,真是幸运。”

  “你,你!”无耻,太无耻了,冯东旭恨得面目狰狞,一两银子换三文钱,心里滴血啊。

  夏辉不再理会身后悲愤交加的冯东旭,深吸几口气,把三枚铜钱合扣于双掌之中,意念集中所测之事,根椐凶祸篇口诀,将铜钱轻掷于地。

  一次、两次、三次.........

  夏辉看着手上的六爻,心中满是疑惑,连续使用六爻占卜术占卜了几十次,结果却都是空卦。

  不得其解,夏辉把冯子恒夫子占卜的过程回想了几次,然后再认真细读凶祸篇口诀,拿起铜板继续占卜。

  尝试了几次,除是空卦,还是空卦。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