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天生我材很有用

大易师 南易子 2021 2018.10.20 20:30

  陈账房见夏辉坚持不让自己立长生牌,只行悻悻然作罢。

  这其实是夏辉不了解长生牌,长生牌乃是为恩人祈求福寿的牌位,不同于死人的灵牌,而是为活人立的牌位。目的就是感其恩德,为他祈求福寿。

  “夏小哥,你能不能帮我卜一卦?”人群中不知谁先说了一句。

  众人顿时激奋地涌向夏辉,请他算卦。

  “夏小哥,也帮我算一卦吧,我出重金!”

  “我也出重金!”

  ......

  看着围在自己四周的人群,夏辉傻眼了,自己哪有什么高深的易术?刚入门哪能为人占卜?

  陈账房孙子的祸事,也是因为恰好是金祸,有金祸定理可以验证才能正确避祸。

  四周被人围得水泄不通,这该如何脱身呢?夏辉心里连连叫苦。四处寻找脱身之法,却见冯东旭正站在易馆门前,恨恨地看着自己。

  夏辉心生一计,急忙大声喝道:“诸位想要占卜算卦,麻烦先等一等,等我先办完一件事。”

  夏辉说完,拔开人群,走到冯东旭跟前,微微笑道:“这位冯大少爷,冯大公子,你刚才口口声声说我没有资格学易。现在请问我有没有资格呢?”

  “你——”冯东旭气得满脸通红,指着夏辉的手指微微颤抖,却是讲不出一句话来。

  被如此多人看着,夏辉又是风头正盛,自己如何能骂他呢?

  想起刚才的憋屈,夏辉心中那团怒火又起了,大喝道:“你说我不是易学天才,是奴才!你他妈是易学天才了,你能化解这死劫吗?你们冯家易馆能吗?”

  冯东旭脸色极其难看,咬着牙道:“谁说我们冯氏易馆不能?这祸事我们冯氏也能化解,我们不仅仅有诸多易师,还有各种挡厄物——”

  夏辉打断冯东旭的说话,轻蔑道:“你们是能化解,不过要几百两银子才能化解!你他娘的几百两银子让老百姓如何能拿出来!卖屋、卖地还是卖身?明知别人有死劫,有能力化解却是袖手旁观,还要取走人家的每一分血汗钱,我呸!”夏辉狠狠地往地下吐了口吐沫。

  “不要钱买?难道要白送不成,你当我们是开善堂的吗?”冯东旭怒道,双眼直直地盯着夏辉,恨不得把他给撕了。

  “生命难道比不上那铜臭的银两?你们是冷血的,为了钱财,可以眼睁睁看着祸事之人坠入绝境。”

  “你小子闭嘴!”冯东旭气得脸都青了。

  四周的人群大部分都是平民百姓,家境平平,不少人也曾为了避祸,为银两愁白了头。此时夏辉的话语引起他们的共鸣,不少人看向夏辉,眼中泪光闪闪。

  “身在救人之位,却以钱财为先,悲哉!”夏辉长叹道,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

  盯着冯东旭看了两眼,夏辉苦笑了两声便扬长而去,那身影说不出的伟岸。只见他边走边道:“天生我材很有用,占卜算卦皆免费!善哉!善哉!哈哈哈……”

  众人愣愣地看着夏辉离去的背影,满脸敬佩之情,这小哥真是好人啊。

  突然,众人反应过来了,小哥怎么走了,顿时高升叫喊。

  “小哥,等等我,你还没有帮我算卦呢。”

  “小哥,别走,我要问卜!”

  “追!我们快追!”

  .......

  一个先前听到冯东旭嘲笑夏辉的妇人看着冯东旭,鄙夷道:“人家小哥不是没有银两,是他给人占卜算卦不收钱,你们居然骂他穷,赶他出易馆,我呸!”

  围观的众人看了看冯东旭,又看了看冯氏易馆,轻轻呸了一声,往正门方向吐了口口水,低声骂道:“无用的东西,吃人不吐骨头。”

  不一会儿整个冯氏易馆门前空无一人,门可罗雀。

  冯东旭气得七窍生烟,睚眦欲裂,脚步不稳,差点摔倒在地,幸好有旁边的老者扶住。

  老者脸色也是极度难看,怨毒地看着夏辉离去的方向。

  看到有不少人正向自己跑来,都是求自己占卜,夏辉头皮发麻。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不顾众人的吆喝,夏辉夺路而逃。

  一刻钟之后,夏辉已经坐在一间小食厮里,点了几个小菜,吃得畅快之极。至于那些要求自己占卜的家伙,早已被夏辉甩开。

  夏辉可是知道自己斤两的,帮一两个人占卜还可以试一试。几十个一起来,那肯定要出事,万一误了人家那就麻烦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刚才说了占卜算卦皆免费,万一他们真的不给钱,那岂不是亏死。

  想想冯东旭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夏辉心里大乐,总算找回了场子。

  夏辉吃饱喝足,心中舒畅,往医馆走去。

  进了医馆,师娘等人正在院子里收拾草药。这些草药是师傅从农户手上买来的,需要把里面的一些杂草和烂叶挑走,然后洗干净,再晒干处理。

  “大家好啊,都在收拾草药啊,我也来帮忙。”夏辉笑着打招呼。

  师娘笑着道:“阿辉,我看你今天心情很好啊,出去一趟有什么收获,有没有找到宅子?”

  找了张小木櫈坐在在王仲身边,夏辉一边收拾草药一边把陈账房孙子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遇到冯东旭的事被他自动略过了。

  几人听得陈账房的孙子平安无事,皆是脸露喜色。

  夏母惊道道:“阿辉,此话当真?陈账房的孙子真的安然度过凶祸了?”

  众人此时才反应过来,这祸事真如夏辉当时所说一致,都惊讶地看着夏辉。

  夏辉点头道:“真的,今早陈账房亲口说的。”

  夏母道:“那就好,那就好,那孩子也怪可怜的,刚出生就遇上大凶之祸。”

  夏母可是经历过夏辉被拐的事的,每每想起都是一阵后怕。

  “阿辉,好样的,你果然没有令我们失望。”师娘称赞道。

  坐在旁边的王仲满意地拍了拍夏辉肩膀,眼中满是赞许,显然对自己收了这个徒弟很满意,将来不仅能用医术救人,还能用易术救人。

  夏辉哈哈一笑,“侥幸,侥幸。”

  祸事定理真是好东西啊,夏辉更渴望尽快破解其他种类的祸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