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哭了

大易师 南易子 2127 2018.10.11 15:51

  一大队官差急匆匆赶到案发现场,带头之人正是易司太祝谢林桥。

  谢林桥板着脸看了王仲一眼,冷冷道:“绑起来!”

  未等王仲解释,官差已把其双手反剪捆绑住。

  此时的王仲真是有口难辩,无力喊道:“大人,冤枉啊,不是我杀人,搞错了。”

  易司太祝谢林桥板没有理会王仲的喊冤,吩咐身边的官差,“你们速速把铁匠铺围起来,不要让闲杂人等靠近。”

  谢林桥带着几个官差走进铁匠铺,眼前的血腥场面令众人倒吸一口冷气,饶是他们见惯了各种凶杀现场,也被这血腥场面给震住了。

  这该是如何变态的人,才会把人杀了,还如此残忍地虐待尸体呢?

  几个年轻的官差看得脸色发白,紧紧地捂着嘴,生怕在自己的上司面前吐出来。

  谢林桥眉头紧皱,“把那凶手带进来。”

  “是。”身后那两个捂住嘴巴的官差心里一松,快步走了出去,里面场景实在太吓人了。

  很快,王仲就被带到跟前,谢林桥打量着眼前这个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的凶手,冷冷道:“你为何要虐杀张铁匠?”

  王仲不停摇头,虚弱的道:“大人,误会了,不,不是我杀的。”

  身连几个官差大怒,大声喝道:“你全身血迹,而且众人皆看到你从铁匠铺出来,张铁匠不是你杀的,还会是谁?你还想狡辩!”

  “住口,你们先让他说。”谢林桥制止道。

  谢林桥身为易师,更是查办过无数凶杀案,看着眼前的汉子清澈的眼神,他直觉眼前之人或许真的不是凶手。如此变态的杀人方式,他敢肯定凶手是一个极其变态、嗜血的人。

  谢林桥紧紧地盯着王仲,哼了一声道:“张铁匠当真不是你杀的?”

  “真的,杀人的不是我,是我徒弟.......”

  官差喝道:“你徒弟,你徒弟在哪里?快把他交出来!”

  谢林桥轻轻摆了摆手道:“先让他说完。”

  “我其实是一个大夫,昨天晚上我到铁匠铺出诊,张铁匠的儿子未医先死,张铁匠却要杀了我陪葬。”说到这里,王仲语气有些委屈、无奈。

  “就在我将要命陨刀下时,我那徒弟不知道怎么突然来了,张铁匠想把他一同杀了,至于追杀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张铁匠究竟是如何死的,我就不知道了。”王仲事情缓缓道来。

  众人听得变了脸色,难以置信。待听到还有两人在里面,谢林桥赶紧派人察看。

  进去的官差很快出来了,道:“里面果真还有两个人,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已经死了,另一个在地窖,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晕迷了,身体满是伤痕。”

  “那少年就是我徒弟。他被张铁匠打得身受重伤!”王仲在一旁急忙道。

  十四五岁的少年能杀死常年打铁的壮汉,众人都觉得不太真实,谢林桥也不太相信。这十四五岁的少年会如此凶残?心中对王仲的说话轻信了几分。

  “既然如此,这两个活人先带回大牢看押,待另一个醒了再行查问。”谢林桥道。

  王仲急道,“大人,不要啊!我徒弟现在全身多处骨折,身受内伤,实在是经不起折腾,必须好生照料,否则一个不好,以后必然留下病根。我跟你们回去,能不能将我徒弟先送到医馆?”

  谢林桥冷哼一声,“你们杀了人,还要好生照料?你以为你们进大牢是享福的!”没有再看王仲一眼,直接就往屋子走去,他要亲眼看一下现场。

  谢林桥等人来到了地窖,看到满身血迹、全身裹着纱布的夏辉,对心中的猜想肯定了几分。如此瘦弱的少年,能挨得住张铁匠一拳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反过来把张铁匠杀死?而且还是面对手提大刀的张铁匠。

  咦?谢林桥惊讶地打量着地上的少年,觉得有几分眼熟,好像在哪里看过......对了,在县衙!这不正是那个捉拿邪师的易院学子,叫夏辉的小伙子!

  谢林桥低头沉思半刻,对身边的官差道:“你们按那大夫的要求,抬这个少年去医馆,要小心点,切不可以让他加重伤势。”顿了顿,“还有,今天的案件还没有确定,不可乱说。把这少年和那大夫送回去,派两个人守着就可以了。”

  众官差听得一惊,居然不是收押入监,还要送他们归家。

  众人虽是心中疑惑不解,但太祝大人下令,他们只得如实照办。

  夏辉感觉自己好像漂浮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全身不能动弹,随波逐流。一波又一波的大浪,冲向自己,在巨浪的冲击拍打下,全身剧痛,身体在水里不断沉浮,呼吸困难,生命随着那海水,缓缓流逝。

  过了很久,很久,自己终于坚持不住了,整个身体被海水淹没,沉入幽暗的深渊,意识越来越模糊,终于陷入了一片黑暗。

  “师傅!”

  夏辉猛然睁开眼睛,神情极为焦急,想站起身来,却发觉全身剧痛,不能动弹。

  “阿辉!”

  “阿辉!”

  “大哥!”

  几道声音从身旁响起。

  夏辉怔住了,缓缓扭过头去,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只见到师傅、师娘还有小东都站在身边,正紧紧地看着自己,三人的眼圈发红。

  终于,师娘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在她憔悴的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泪痕。

  “阿辉,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师娘抽泣着道。

  夏辉紧紧地看着师傅,眼中充满询问,“师傅?你无事了?”

  王仲老泪纵横,“没事了,师傅没事,你也安全了......我们现在在医馆了。”

  夏辉长长吁了口气,软软地摊卧在床上,眼中的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

  夏辉哭了,

  哭得像个小孩一般,

  很无助,

  那不断流下的泪水,

  仿佛是在宣泄心中无尽的恐惧和惊慌。

  一旁的夏东拳头握得紧紧的,一言不发,紧咬银牙。

  王仲看到夏辉一声不响,默默流泪,急道:“阿辉,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你不要怕,师傅在这里,没事了,张铁匠死了,不会有人伤害我们了。”王仲凌乱地安慰着夏辉。

  师娘硬咽着道:“阿辉,你别怕,我们都在这里。”

  “哥,我也在这里。”夏东关切道。

  夏辉伸手抹了抹眼泪,却发觉自己的左手包得着棕子似的,不好意思的道:“师傅、师娘、小东,我无事。”

  心中却是十分后怕不已,总算逃过一劫了。张铁匠,是你要杀我的,我也是正当防卫,你可不要回来找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