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火祸现

大易师 南易子 2243 2018.11.03 08:01

  在夏辉恐吓过后,杨夫人终于放弃了挣扎,平静下来。

  由于宅门关上,屋子陷入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看不到杨夫人的表情,夏辉没有说话,一时变得安静起来。

  夏辉整个人压在杨夫人身上,清晰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微微颤抖,有些尴尬,这是闹哪出啊?自己这动作好似真的要对那杨夫人用强似的,夏辉有些无奈,正想开口解释一下。

  突然,几滴水落到自己那捂住杨夫人嘴巴的右手上。

  下雨了?不,是杨夫人落泪了,那泪水簇簇地滴到自己手上,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冰冷。

  这,这可咋办?误会真是越来越大了。

  夏辉急道:“那个,杨夫人,我不是真的要非礼你啊,我只是吓吓你而已,你别哭,别哭。真的会发生火灾,我们现在先带上小萱到宅子外,可好?我现在放开手,你别叫。”

  正当夏辉想把右手拿开时,一阵“嗒嗒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清晰。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夏辉微微一惊,捂住杨夫人嘴巴的手没有了动作,他此时可不敢放开杨夫人,万一她真的尖叫,引来其他人,自己真的买几斤漂白粉也洗不清了。

  夏辉屏息定神,侧耳细听,发现那声音正在不断靠近。紧接着,他听出了那是什么声音——那是马车发出的声音。

  三更半夜不睡觉,出来溜马了?这家伙又病!夏辉心里暗骂。

  “嗒嗒嗒”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似乎往宅子方向驶来。

  很快马车到达宅子前。

  “御——”一个男子的声音轻轻响起,接着马车竟然在门外停了下来。此时站在门后的夏辉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马儿呼吸的声音。

  夏辉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马车怎么在门前停下来了?难道有人发现了我,以为我对杨夫人不轨。这可咋办?夏辉紧张得手心冒汗。

  杨夫人似乎也听到声音,身体猛地挣扎起来,似乎想向门外的人求救。

  靠,这样的场景让人抓住了,还得了,欺凌寡妇的罪名可不少。夏辉死死地把她的身体压在木门之上,不让她动弹分毫。

  二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杨夫人那高高的柔软压在夏辉身上。夏辉却没有心思注意这些,一动不敢动,静静地着门外的动静,祈求那马车的快些离去。

  马车停在门外,迟迟没有再启动。接着门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显然有人从马车下来了。

  不会是真的发现自己了吧?夏辉心头一紧,暗暗叫苦。

  一道沙哑的男子声音隐约传来,“分头行事,完事后立刻离开,快点。”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夏辉感觉有人一步一步向宅门走近。

  接着“吧嗒”两声,厅子左右两侧的木窗竟然先后被人撬开了,紧接着几捆东西被扔了进来。

  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夏辉隐约看出那些扔进来的是柴草。

  这是什么情况?三更半夜有人偷偷往屋里扔柴草。猛然,夏辉想到火祸之事,大惊失色——艹,有人想放火。

  夏辉连忙放开杨夫人,大声喝道:“贼子!你敢放火!”

  “啊!”终于恢复自由的杨夫人,大叫一声,显然十分惊慌。

  外面的动静顿了一下,然后一个男子急声道:“放火,快!”

  转瞬间,两个火把分别从左右两个窗外被扔了进来,柴火遇上火把快速地烧起来。

  夏辉看到这柴火如此快就烧成一片,惊骇欲绝,这柴火肯定被浇了火油,遇火即燃,大厅两边烧了起来。

  夏辉急道:“杨夫人,快,快抱小萱出来!”

  杨夫人反应过来,惊慌失措地跑进房间去,边哭边惊呼:“小萱,小萱!”

  顾不那么多了,夏辉从旁边顺手拿起一条干柴棍,打算开门出去,把先把那贼人赶走。

  用力一拉,那木门纹丝未动,竟然打不开。

  这......夏辉从门缝里看出去,一节麻绳呈现眼前,那些贼子居然把木门的木栓绑住了。

  糟糕!夏辉丢下干柴棍,双手用力,狠狠地拉木门,那木门依然关得紧紧的。左手传来一阵剧痛,夏辉痛得呲牙咧嘴,却是触动了旧伤。

  大火已经在宅子烧起来,出不去那就死定了!

  夏辉后退了几步,身体猛的向前冲,狠狠地撞到木门之上,“轰”的一声沉闷声传出,那木门只是稍稍动了一下。

  晕,身体撞门根本不行的,电视上的都是骗人的,夏辉大骂。

  刀,哪里有刀,夏辉四处找刀,但是此时宅子两侧已是烧成一片火海,浓烟阵滚滚,能见度极低,根本看不清楚,更别说找刀了。

  浓烟袭来,夏辉被呛得眼泪直流,咳嗽起来,急忙脱掉衣服,绑在头上,盖着鼻子。

  怎么杨夫人还未出来,夏辉急忙冲向房间。

  只见房间门口的门帘正熊熊燃烧着,杨夫人抱着小萱在房间里急得直打转,被那点燃的火帘拦住了,出不来。

  夏辉急忙从旁边拿过一把椅子,用椅子把那火帘挑开,然后一把将杨夫人母女拉了出来。

  “刀!那里有刀?大门被人从外面绑住了。”夏辉急道:

  杨夫人慌乱道:“刀,刀在灶台那边。咳,咳……”

  夏辉记得灶台在门口旁边,连忙跑过去,但是灶台下的柴火已经被引燃,夏辉尝试了几次,根本靠近不了。这该如何是好?

  此时,屋里的家具烧得“哔哔剥剥”,四周到处都是火。

  夏辉跑到杨夫人身边,急道:“房间有没有窗?”

  “火,那里全是火。”杨夫人惊恐说道。

  夏辉赶紧走到进房间,只见房间内的蚊幌和床早已烧了起来,火势极其猛烈,显然那些贼子也在这房间的窗户处放火了。

  夏辉心急如焚,快步回到杨夫人身边。

  “咳咳,咳咳咳……”杨夫人和小萱被大烟呛到了,不停地咳嗽。

  火海一片,浓烟呛人,空气稀薄,呼吸变得困难,夏辉三人站在宅子正中,感受到那一阵阵热潮扑面而来,很是烫人,生命似乎将要随着烈火化为灰烬。

  此处位于宅子中间,周围没有引燃物,暂时烧不到,但是如此下去,就算不被烧死,也会窒息而死。

  夏辉眯着眼睛,努力观察四四周,希望找到出路。只见那火势已经蔓延到屋顶处,看那情况,不用多久屋顶也会倒塌。这次不用窒息而死了,而是被砸死。

  夏辉心里叫苦啊,今天死定了!娘的,早知道直接把杨夫人敲晕绑了,先拖出宅子再说,如今就不用如此凄惨了。

  “救命啊!救命啊!咳,咳......”杨夫人突然大喊起来,可惜刚叫两声,就被大烟呛得咳嗽连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