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再遇老道士

大易师 南易子 2119 2018.09.26 16:24

  三人正在吃得起劲儿,楼下传来了一阵吵杂声,周江远皱了一下眉头,道:“什么事这么吵啊?”

  “或许是人多嘴杂吧。”夏辉不以为意道,酒楼人多吵杂一些,那不是正常的吗?

  二人又对饮了几杯,吵杂声却是一直没有停止,不时夹杂着几声哭喊传来,二楼那几桌客人也开始低声抱怨了。

  “我们到那边看一下,或许有热闹看。”周江远饶有兴趣地说,夏辉摇摇头跟了上去。

  夏辉二人走到二楼栏杆处,往下看去,只见几个人跪在一个道士面前哭喊着,似乎在哀求着什么。道士却漫不经心地吃着桌子上的菜肴,没有一丝要搭理人的意思。

  因为背对着二楼而坐,所以夏辉看不到那人的样子,但从那干瘦的脖颈和露出衣袖的手可以看出,应该是个老道士了。

  两个酒楼小二正在劝说着跪着的人,那几人却是不肯离开,周围不少吃饭的人都在指点指点,抱怨不断。

  看着那道士的背影,夏辉觉得此人实在太装逼了,一堆人看着,还有几个跪着,居然还优哉游哉的吃肉饮酒,夏辉心里暗骂,又是一个沽名钓誉之辈。

  旁边站着一个同样看热闹的年轻公子,夏辉好奇地问道:“这位兄台,你可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在求那道士占卜呢。”那公子说道。

  “请人占卜也不用跪着吧?大庭广众如此,有辱斯文啊。更何况易馆不是可以问卜的吗?”夏辉不解。

  公子压低声音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道士极为不凡,不是一般易馆的易师可比的。此人拥有一门极为高深的易术,叫做断死奇术,据说能推断人之死期。”

  夏辉听得吓了一跳,断死奇术,居然能推断人的寿命,这还得了。随着深入了解易学,夏辉清楚一个人的生死关系着诸多外界因素,改变一点点,就会产生巨大的蝴蝶效应,要想推算一个人的寿命,那是难于上青天。

  知福祸,断生死是每一个易师追求的最高境界。知福祸容易,可要说青南城中有人能够断人生死,夏辉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此话怎说?难道真有人被那道士说出死亡之期,而且应验了?”夏辉好奇问道,心中对那断死奇术不太相信。

  公子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听说这个道士是前段时间才到青南城的,因为没有易师身份,没有人找他看卦算命。有一天他在路边摆摊帮人算卦,两位恶少向他收取摆摊费,他没钱,于是帮那恶少算了一卦抵债。”

  夏辉连忙问道:“难道他算出二人死期,然后就在这两人身上应验了?”

  “正是,当时这个道士说出二人死期,那两个恶少听了大怒,把那道士痛打了一顿。动静不少,引来众多行人围观呢。结果几天后,这两个恶少就在家里睡觉时莫名其妙死了,身上完全没有伤痕。”

  公子满脸敬佩道:“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青南城都知道来了一个拥有断死奇术的道士。不少达官贵人都求他看卦算命,听说算一卦要几百两银子。”

  果真有断死奇术,事实摆在面前,夏辉不得不信,心中极大的震撼。哪个人不想知道自己的寿命,怪不得这些人跪地也要请那道士算卦。

  夏辉有一种拜师的冲动。眼前的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绝世高人啊,还有那断死奇术,夏辉心里痒痒的。作为一个穿越者,他觉得自己差了一下绝世高手的师傅。

  周江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望着那道士,半信半疑的道:“未知生,焉知死。如果他真的拥有断死之能,无异于最顶尖的易师了,为什么还会在街上摆摊呢?”

  夏辉愣了一下,周江远说得似乎也有道理,这道士身怀绝世易术却在大街头摆摊,这无异于一个首富在街边卖牛杂。

  夏辉心里想着,再看见那道士站起身,和跪在地上的人说了几句。几人拜了几个响头,兴奋地离开了。离开前不忘把一叠厚厚的银票放到道士手上。

  看着那叠厚厚的银票,夏辉也有些眼红,奶奶的,随便说几句就得了这么多银两,比抢钱还要快。

  道士转身向四周拱了拱手。

  正在此时,二楼的夏辉终于看到道士那样貌,不看还好,一看见道士的面容,夏辉整个人如遭雷击,瞬间身体发颤,脸上满是惊恐。

  那个道士居然就是夏辉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上看见的那个邪恶老道,自己还险些死在他手上。就算那老道士化灰了,夏辉也不会认错,每每想起那晚的恐怖场景,他还是心悸不已。

  夏辉急忙躲到周江远身后,生怕被那道士认出自己。

  在夏辉转身那一刻,道士往二楼方向深深望了几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办?当众揭穿他?但他粉丝这么多,一个不好自己反而会被人群殴。万一打草惊蛇,被他逃脱了,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回来报复,那岂不是防不胜防了。被一个杀人狂魔盯着,总让人毛骨悚然。

  “夏老弟,你怎么了?”看见夏辉躲在自己身后,整个人脸色发白,周江远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夏辉深吸了口气,想平复内心的不安,但却难以掩盖眼中的戒备和惊慌。

  周江远心中疑惑,拍了拍夏辉的肩膀,“夏老弟,你怎么脸色发白,神色慌张,究竟怎么了?”

  夏辉偷偷看了一下一楼的道士,只见那道士已经坐回座位上,背对着自己。夏辉恨得咬牙切齿,自己和那道士同在青南城里,难免哪天就会相遇,万一被他发现自己,肯定会杀人灭口。

  夏辉一把狠劲上来,与其留着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不如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只要能活着,没有人想死的。

  夏辉阴沉着脸走回桌子,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把那死道士解决了。下毒?放暗箭?买凶杀人?直接抓刀上去砍死他?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夏老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像没事的样子。”周江远板着脸问道。

  小东显然也发现了夏辉神色不对,轻声问道:“哥,你怎么了?”

  夏辉看着二人关切的目光,咬咬牙,把事情的经过缓缓说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