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新宅入伙

大易师 南易子 2098 2018.10.26 20:30

  第二天,夏辉原本打算到城北一趟的,但就是考虑到新宅子入伙在即,必须尽快把那家具、生活用品等等置办好。一大早,夏辉就带上爹娘和师娘一起出门选购。

  东奔西跑,足足忙活了大半,才把家具床铺、锅碟碗筷、柴米油盐采购完毕。

  宅子内,夏辉正在指挥店铺伙记摆放家私。

  夏父指着那饭桌道:“阿辉,我看那饭桌摆到这角落不太好吧?空间太窄了,不方便出入,不如摆在那里吧,那里位置这么多。”夏父指了指大厅空处。

  夏辉摇摇头,“这可不行,爹,你看一看那边屋顶?”

  “屋顶有蛛蛛网吗?没有啊。”夏父抬起头疑惑地望向屋顶。

  汗,夏辉哭笑不得,“易馆易师说了,那处虽是宽敞,但是上方却有横梁,不能放饭桌。”

  “为什么呢?”

  夏辉笑道:“饭桌被横梁所压,形成煞,于财运不利,容易出现破财之厄。此外,家庭也会容易发生口角争执,影响家庭和谐。”

  夏父摆手加摇头,“那不要摆那里了,还是摆在原处好。”

  此时,夏母走了过来,问道:“阿辉,神位应该安放在哪里?”

  夏辉指着一个西南方道:“西南乃是宅子的吉位,神位应安放这个位置。神位宜向屋前或左右,切不可背向而坐,而且应背靠墙壁摆放。”

  “好,想不到还有这么多讲究。”夏母笑笑。

  夏辉看了看四周,发现院子一角摆放着些农具,“爹,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夏父快步走了过来。

  “爹,你怎么把这锄头、扁担也带过来了?”夏辉奇怪道。

  夏父笑呵呵道:“你不是说要买田地的?到时种土也要用到农具,所以我把这些都带过来了。”

  “爹,我们现在有钱了,你也不用下地种田这么辛苦,我们买地后,租给佃户,收租即可。”

  夏父连连摇头,“这可不行,总得要种一些,自家平时也要吃的。”

  这老爹就是爱耕田,夏辉摇头苦笑,“好吧,不过你的农具可不能放在这里。”

  “你想扔了它?这可不能。”夏父警惕地看着夏辉。

  夏辉无奈道:“不是要你扔了它,你可以放在其他地方,但不能放在这里。”

  “院子这么大,那角落空着,为什么不能放呢?”

  “锄头乃是金属利器,属凶物,入门见凶物,不吉,家庭成员容易出现刑伤或不和睦的现象,所以要放到其他地方。”

  夏父吓了一跳,惊道:“这么严重,我现在就把它搬走。”

  费了不少时间,宅子终于布置完成,夏辉忍不住又把宅子逛了一圈。纯手工木雕家具、铜制灯台、雕花大床,还有那实木花雕书桌,整间宅子显得古色古香、新清雅致,十分有档次,夏辉满意地点点头。

  把怀里用剩的银两拿出来数了数,吓了夏辉一跳,这宅子布置下来,居然花了整整八十两银子之多。但细细一想,夏辉也释然了,自己所挑的东西全是最好的,最满意的,毕竟一分钱一分货。

  当天晚上,夏父、夏母二人拿着个小锄头出门去了,夏辉知道他们到槐树和石榴下埋铜钱。

  第二天卯时,天还没有亮,夏母就起床准备祭品和香烛,吉时一到开始烧香拜神,并且在槐树和石榴下奉上香火。

  晚上,夏辉带着一家人和师傅、师娘来醉仙楼。先前夏辉一直想请他们来醉仙楼吃一顿,一直没有机会,现在趁着新宅入伙,可算有机会了。

  醉仙楼内,店小二送上茶水后,夏母不安地打量着四周,神情忐忑,“阿辉,这里吃饭肯定要花费不少银子,不如我们还是回家吃吧?”

  一旁的夏父也是坐立不安,压低声音道:“阿辉,在这里吃一顿只怕要几百文钱,太浪费钱了,我们还是换一家便宜的小食肆吧?”

  夏辉当然知道爹娘节约省俭,平时一文钱恨不得扳开两份用,一顿饭几百文已经是天价了,如果知道要几两银子,他们肯定吃都吃不下,直接走人。

  “爹娘,这里看起来贵而已,其实花不了多少钱。”夏辉笑着安慰他们,“今天是我们新宅子入伙的大喜日子,大家开心,怎么也要吃一顿好的,不要谈钱,明天开始我们再省着过。”

  师娘笑着道:“阿辉爹娘,难得阿辉一片孝心,你们就开怀大吃一顿吧。”

  在二人再三劝说下,夏父、夏母不好再推却了。

  一旁的王仲心中却是暗暗惊奇,夏辉的出身他是一清二楚的,短短时日,居然又是买宅子,又是易术有成。并且在学医过程中,还时不时提出一些新奇的观点,连自己这个老大夫也颇为受益,这个徒弟还真是不简单。

  饭桌上,夏辉点了不少好菜式,八宝野鸭、砂锅煨鹿筋、酱焖鹌鹑、一品豆腐等等,满满一桌。

  夏父、夏母虽然不舍银两,但第一次吃到这些好东西,都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

  而吃得最兴奋的莫过于夏东了,狼吞虎咽,不断往口中塞东西,看得夏辉暗暗心惊,小东那小肚子仿佛一个无底洞,似乎一直都填不满。

  当天晚上夏辉一家人就搬到新宅子居住,因为和医馆相隔不远,只需走一小段路就到,所以倒是没有分居的不舍。

  繁华褪去,月明星稀,夏辉静静躺在新宅子的床上,感到很满足。房子有了,银两还有差不多四百两,够花几年了,自己也可以一心研究易学了。

  或许是新床铺,有所不适应,夏辉辗转几番依然久久不能入睡。

  夏辉于是披上外衣,点上油灯,拿起《易理》温习起来。

  看了一会《易理》,夏辉又一次尝试推算其他祸事定理,可惜推算了几十张白纸依然无功而返。

  看来明天真的要去一趟城北,找一下那杨夫人母女了,希望能顺利拿到定时纸。花费五十两倒是无所谓,钱花光了可以再赚,但是易学研究不可耽误。

  夏辉把自己一家人和师傅、师娘的生辰八字均用六爻占术占卜了几次,皆是无祸事,以防错漏再用金祸定理推算了一片,同样是无祸事。

  此时已是深夜,一阵困意袭来,夏辉吹熄烛火,回到床上睡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