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血祭易术

大易师 南易子 2111 2018.09.27 22:13

  那老道士已经奄奄一息,却是始终不肯认罪,夏辉一时抓不定主意,难道真的要杀人灭口?但是无论在哪个时代,杀人都是大罪,万一事情泄露,那自己岂不是要亡命天涯。

  放了那老道士就更不可能!他死好过自己死!

  “夏老弟,这老道士如此凄惨了,还不认罪。你会不会认错人了?”周江远不确定地道。

  “不会认错,绝对就是他。”夏辉摇头道。

  “那现在怎样办?不如我们把他打残,这样他就不能害你了。”周江远狠狠地道。

  汗,这周江远还真是有些暴力倾向。夏辉摇摇头,没有说话,脑中不断思索上辈子听过的逼供方法。

  “有了!”夏辉眼睛一亮,笑对着夏东道:“小东出去买些蜜糖,再买个铲子。”

  夏东好奇问地道:“嗯,买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啊?”

  好,这小子还真懂得配合,夏辉暗赞一句,再看那道士也在竖起耳朵偷听,似乎想知道夏辉的意图。

  夏辉嘿嘿笑道:“这是用来玩游戏的,等东西买回来后,我和你们玩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怎么突然要玩游戏了?虽然不明白,但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本质,周江远大有兴趣地问道:“什么游戏?如何有趣?”

  “当然有趣。我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变态书生,喜欢收集人皮。白天经常到乱葬岗闲逛,如果发现新墓,晚上就会偷偷去挖坟开棺,然后从木棺中取出尸首,慢慢拔下那人皮。”

  周江远、夏东甚至老道士都听得头皮发麻,脸色发白。

  “后来,变态书生不满足于死人皮,因为人死后,皮肤就会变得干枯,没有活性。为了得到上佳的人皮,书生想出一个好办法。他挖了一个深坑,把活人竖着埋进去,只露出头部,剃光头发,然后在头部开个小孔,倒些蜜糖进去,不用很久,被蜜糖的香甜吸引过来的无数蚂蚁就从小孔钻进活人的头部,奇痒无比。”

  听到这里,周江远和夏东都情不自禁用手挠了一下身体,老道士也不停在扭动身体,好像真的有些瘙痒。

  夏辉接着道:“这人啊,全身发痒,想挠也挠不着,你说怎么办?他就会想往上窜,不断往上挣扎,然后嗖的一声,整个身体就会从地里钻出来,最后留下一具上好的人皮在地下。”

  “啊!”道士惊叫了一声,满脸惊悚。

  周江远和夏东听得背脊冷汗直流,夏东更是双脚一软,摊坐在地上。

  夏辉嘿嘿笑道:“小东,你还不快些去买蜜糖?今天我们就玩玩这游戏,想想都觉得有趣。”

  还未等夏东有所回应,道士惊恐道:“我说,我什么都说。不要买蜜糖,不要买蜜糖。”道士的心里防线终于彻底崩溃。

  夏辉微笑着问道:“你真的认罪?”

  “我认,我认。”老道士拼命地点头。

  “你到底为什么杀人?”夏辉冷冷问道。

  “是我该死,为了富贵,为了贪图享受而去杀害无辜。”道士绝望道。

  “怎么回事?”夏辉道,杀人和富贵有什么关系。

  道士于是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说出来。原来道士姓吴,出于易学世家,可惜家道中落,后人资质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吴道士更是没有学易资质,而家中的钱财也早被挥霍一空。

  吴道士为了当上易师,重振家族,把祖上留下的易学经书一一翻读、研究。奈何资质有限,又没有钱上易院,始终不得入门。但在祖上留下的文书中,他无意中发现了一篇易术,叫《血祭易术》,就是通过用活人血祭,利用对方生辰八字,可以将人杀死于千里之外。

  于是吴道士假装为人占卜,点出问卜者死期,然后在所谓的死期之日,利用《血祭道术》将此人杀死,让别人误以为他真有断死奇术。

  世上哪有人不好奇自己的寿命,从此之后,不少达官贵人都出重金请道士占卜算卦,吴道士就欺骗他们还有十几乃至几十年命,就算他们几年后提前死亡,吴道士也早已离开了。此法百试百灵,为了不引起地方官府的注意,他都是赚一大笔钱就会换一个地方作案。

  夏辉心中大骇,居然真的有如此邪恶的易术!对于血祭害人,他一直以为只是传说,想不到居然真的存在。自己来到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你那篇《血祭易术》藏在哪里?”夏辉问道,这就是杀人证据,只要拿到这篇易术,就能把道士绳之于法。

  吴道士恳求道:“我把这篇道术还有全部银两给你们,你们能不能放过我?”

  “好,如果你把这些给我,我放你一命。但如果你有所隐瞒,就不要怪我把你变成无皮人了。”夏辉冷冷的说道。

  一旁的周江远满脸不解,如此狠毒之人,怎能放过呢?难道夏老弟贪图这老道的邪术?周江远忍不住皱眉道:“夏老弟,你这是?”

  夏辉连忙向周江远使了个眼色,微笑道“没事,此人作恶多端,就算我今日放他一条狗命,日后,上天也会收他。”

  周江远收到夏辉的眼色,不再说话。

  吴道士听到夏辉说放他一命了,心中大喜,只要留下活命,自己有《血祭易术》,换个地方,一样能混得风生水起。

  “这篇《血祭道术》和银票在西厢卧房,埋在木床的地砖下面。”吴道士说道。

  三人把吴道士押到道士所说的房间,搬开床板,挖开地砖,果然在下面找到一个铁箱子。怪不得之前一直找不到,原来藏得如此隐秘。

  夏辉打开铁箱子,看到里面有几本书,一叠厚厚的银票,在几本书中,果然看到一本《血祭易术》,夏辉把书拿到道士面前问道:“血祭活人的易术,是否就是这本?”

  “对,对,就是这本。“吴道士急道。

  一旁的周江远把银票拿了出来,数了数,大叫道:“夏兄,这里的银票一共有五千三百二十两。”

  嘶,居然如此多钱,想不到这吴道士居然用这邪术骗了这么多钱。

  夏东望着那叠银票两眼放光,激动得满面通红,一看就知是个小财迷。

  夏辉也有些眼红,有了这些钱,自己可以舒舒服服过日子了,但是这些钱自己能拿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