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驱邪去晦

大易师 南易子 2178 2018.11.09 11:30

  谢林桥感激的道:“夏辉,幸亏你告诉我们刘林还活着,我们才能以此作为突破点,破了这案子,还杨家三十二口人一个公道。那刘林藏在邻县的村子里,一直没有回来过青南县,你是如何得知他活着的?”

  夏辉面不改色道:“我也是在杂市中无意听到别人说起的。”心里却是偷着乐,这祸事定理真的是好东西啊,是生是死一算便知。

  谢林桥狐疑地看着夏辉,心里却是不太相信,杂市随便都能听到,为什么易司的官差们拿着画像,整个青南城问了大半天也没有人知道。还是碰巧遇到一个邻县过来采购物资的客商,客商的马夫认出林刘这个人的。

  谢林桥意味深长地看着夏辉,“听说你用易术算出了杨夫人的火祸,并及时解救了她女儿。”

  夏辉哈哈一笑,“侥幸,侥幸。当时我也没有太大把握,但是既然算出了火祸,不管准头高不高,我也必须走一趟。”

  “真的只是侥幸吗?”谢林桥深深地看了夏辉一眼,似乎想看透夏辉内心的想法。

  这老头不会是看出了什么吧?夏辉心里一惊,连忙打了个哈哈,笑道:“我那一卦简直神了,真的被我算出了火祸,连我也有些佩服自己,哈哈。”

  谢林桥递给夏辉一个赞赏的目光,“也幸亏好你恰好算出了火祸,并且不怕麻烦跑了这一趟,否则那小女孩只怕要藏身火海了。”

  “时辰不早了,我要赶紧回家把我出狱的好消息告诉爹娘。”夏辉嘿嘿笑道,“老谢,再见啦,帮你破了这大案,有空记得请我吃饭哦,哈哈哈。”

  夏辉挥挥手,扬长而去,那身影十分潇洒。

  谢林桥朗声一笑,低声暗骂道:“这小子平白得了一百两银子,居然还要我请吃饭!”

  看着那离去的背景,谢林桥心里忍不住感叹,此子一时眦睚必报,咄咄逼人,似乎无赖至极,一时却又不卑不亢,舍命救人,最近的几件命案都是因他而破,小小年纪,还真是令人看不透啊。

  走回宅子的路上,夏辉心里畅快之极,在监狱呆了两天,虽然浪费了不少青春,但却是得了一百两银子,值!很值!

  想到冯兴雷怒气冲天的模样,夏辉哈哈大笑,至于屁股挨的那两板子,只是皮外伤,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回到宅子,已是傍晚时分,木门紧紧地关着。

  难道都出去了?夏辉心里奇怪,拿起木门上的狮子门环敲了两下,大声喊道:“爹,娘,小东,我回来了。”

  宅子内传来几个急促的脚步声,只见大门打开,夏母冲出来激动地道:“阿辉,真是的阿辉回来了。”

  “大哥。”

  “阿辉。”

  “哥哥。”

  夏辉看到冲出来的几人,除了爹娘、小东还有杨小萱。再一次看到杨小萱,夏辉很高兴,正想与各人拥抱一番。

  夏母急声叫道:“阿辉,你别动,先不要进来!大家快些后退,不要靠近他。”

  夏辉神色一呆,愣住了。

  不让我进屋,不让人要靠近我,这是什么情况?此刻不是应该每人来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好好诉说一番的吗?

  “娘,怎么了?”夏辉疑惑问道。

  夏母正色道:“你师娘早就交待好了,等你出狱后,让你先不要急着进屋,一定要先把你身上的晦气、邪气驱走。你等等,我现在就去准备,孩子他爹,你跟我来。”

  我身上哪里有晦气?在监狱呆了两天就得了一百两,我怎么觉得自己满身财气。不过,听到娘亲如此说,夏辉也只好先站在门外等候。

  杨小萱伸着双手哭着想要抱夏辉,却被小东死死地拦着,不让她过去。

  “哥哥身上脏,有大跳蚤,会咬人的。小萱乖,不要闹,等会哥哥再抱你。”夏辉微笑道。

  杨小萱水汪汪的大眼睛闪过一丝恐惧,会咬人的大跳蚤,好可怕啊!

  三人站在门外等候,夏辉不时说上几个笑话把夏东二人逗得哈哈大笑。

  不一会儿,夏母拿着一盆清水出来了,水中还飘荡着很多柚子叶,而夏父则是拿着一个火盆。

  夏母拿起水中的一把袖叶,笑着道:“这是柚叶水,可以驱邪去晦气。”说完就把柚子叶上的水不断甩到夏辉身上,把夏辉全身都湿了个遍,夏母才停了下来。

  夏母对夏辉上下打量一番,满意地点点头,“应该差不多了,阿辉,你用这袖叶水洗洗手、脸。”

  全身都快湿透了,这才是“应该差不多”,你干脆直接整盆水泼到我身上算了,夏辉无奈地在盆子洗洗手,然后又洗了把脸。

  夏母满意地点点头,“你跨过门口放着的火盆,然后就可以进屋子里了。”

  夏辉按照吩咐跨过火盆,走进屋里,随后夏父几人都高兴地走进屋子。夏辉微笑着道:“娘,这么多规矩,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我当然知道。”夏母得意地道,“你师娘都跟我说了,柚子叶是祈福、驱邪、避秽的祥瑞之物,所以要用柚叶水洗手、洗脸。至于跨火盆乃是为了驱邪。”

  夏母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牢房那种地方,往往死过人,有很多脏东西的,娘生怕你被‘跟尾鬼’跟踪,万一跟回了宅子,那可不得了。鬼魅怕火,无法跨过火盆,你跨过火盆后,从此和那鬼魅就一火两断,他们就不会再跟着你。”

  是真是假啊?说得这么吓人。不过听起来还真有些道理,希望可别把我的财神爷也驱走了。

  “你现在快快去洗个澡,然后把身上的衣服拿给我,这些衣服有晦气,不能再穿了,我要拿去烧掉。”夏母道。

  “好的”。夏辉转头对夏父道,“爹,你去医馆告诉师父、师娘,今晚就别做饭了,我们去醉仙楼大吃一顿,庆祝一番。”

  夏父犹豫道:“还是不要去醉仙楼了吧?那里可贵了,虽然很好吃,但也太铺张浪费了,随便找间小食肆就可以了,在食肆一顿饭一百文就够了。”

  “今天我重获自由,应该好好庆祝一番的。爹,就按我的意思说,放心,我的赚钱能力你还不知道吗?别省着,千万别为我省钱。”夏辉笑着道,豪气十足。

  今天得了一百两,加上之前剩下的三百两多两,也就是四百多银子两了。夏辉自觉也算是个小财主了,加上今天出狱,自然要好好庆贺一番。

  夏父无奈地摇了摇头,往医馆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