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又成学生

大易师 南易子 2052 2018.09.19 23:57

  冯夫子看到夏辉沉默不语,显然被自己的易术震住了,笑着问道:“你能否把你所经历的死劫说出来?”

  教室内的学子皆是好奇地看着夏辉,显然也是对夏辉的死劫非常有兴趣,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何曾听说过什么死劫之事,顿时兴奋异常。

  看到众人皆是翘首企足,一脸期待的样子,夏辉轻咳两声,缓缓地把那邪恶道士血祭的事情说出来,把那血祭经过说得特别血腥恐怖,把自己逃跑的事说得特别惊险。

  众学子听了皆是吓得脸色发白,惊叫连连。

  再之后夏辉又把昨天李姑娘被毒蛇咬伤,自己吸毒救人的事娓娓道来。

  在讲述的过程中,夏辉倒是没有忘记把自己大大夸赞一番,把自己说得沉着冷静,勇敢果断,舍己为人,仿佛就是一个英雄人物。感受到那群学子赤热热的崇拜目光,夏辉心里一阵暗爽。

  周江远偷偷冲夏辉竖起大拇指,低声音说道:“老弟,好样的,不错,不错,你的所作所为颇有为兄当年的风范。”

  夏辉对他翻了个白眼,呵呵一笑,没有答话。

  “你真用有嘴亲人家姑娘的小腿了?”周江远压低声音,嘿嘿笑道,那表情说不出的龌蹉。

  “这是什么话?”夏辉严肃道:“我不是亲她小腿,我这是用嘴把毒血吸出来。当时情况紧急,我顾不得男女之别,绝无冒犯之意。你可别乱说,免得坏人名声。”

  “了解,了解,我懂的,你的确是无心冒犯。”周江远意味深长地看着夏辉。

  汗,夏辉白了周江远一眼,懒得再和他说了。

  冯夫子听完夏辉所说,脸上满是忿忿之色,怒道:“这道士如此歹毒,丧尽天良,人人得而诛之。此事我早有耳闻,想不到从那个从道士手中逃走的就是你。”

  夏辉谦虚道:“侥幸,侥幸。”

  冯夫子对着夏辉微微一笑,眼中多了些欣赏,忍不住上下打量夏辉。冯夫子点了点头说道:“你做得很好,我们学易者就应该多行善事。我看你筋骨资质还可以,既然如此,那你今后就在这里学易吧。”

  我在这里学易?误会真的是越来越大了,自己来这里是为了帮小弟了解学堂情况的,怎么成了自己要上学呢?倒不是对那易学没兴趣,恰恰相反,夏辉对未知的易术非常感兴趣,只是对于重新做一个学生,夏辉此刻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冯夫子,其实我,我是......”夏辉结结巴巴道,一时竟然不知如何解释。

  周江远看到夏辉一副风中凌乱的样子,接过话道:“夫子,好的,没问题,他现在就报名。他今天没有带足银两交学费,我就先替他交了。”

  未等夏辉有任何表示,周江远已经从怀里掏出了三十两银子,交给冯夫子。周江远说道:“这里是三十两银子,刚好是今年学费所需。”

  夏辉心里一惊,这,这什么情况?三十两银子!读个书居然要这么多钱,这分明是抢钱了啊。饶是夏辉对个时代的金钱还没有什么概念,也知道三十两是一批巨款。

  看到冯夫子已经把银两放到怀里,夏辉把周江远恨得牙痒。你胡乱猜测什么啊,我这副穷样,哪里像是有三十两银子的人?夏辉顿时一阵头大。

  冯夫子对着夏辉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登记造册。”

  夏辉听到冯夫子问自己姓名,现在银两又交了,不好再辩解,硬着头皮道:“我叫夏辉,夏天的夏,光辉的辉。”

  周江远嘿嘿笑道:“原来是夏老弟,恭喜你成为易院的一员,恭喜恭喜。”

  看着周江远嘚瑟的笑容,如果此刻不是在课堂,夏辉早已上去把他揍个半死。

  “这还得多谢周兄的三十两银子。”夏辉恨恨道。

  “小事,小事,兄弟之间最重要的是义气,这点银两算为兄借你的。”周江远随意地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

  看你说得这么轻松,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这点银两,你为何不直接说送我呢?夏辉听得直想吐血,你这不是义气,你这分明就是坑!

  听着冯夫子讲解易学,夏辉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怎么自己又成了一名学生党了,还是欠了一身债的学生党。

  “明天早上辰时三刻继续来这里上课。”放学时,冯夫子向夏辉交待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

  此时已接近中午,放学后,学子们陆陆续续离开,或是自己回家,或是被家里人接走。

  出了课室,周江远快步跑到夏辉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道:“夏老弟,今后你我都是易院学子了。在这里如果有人欺负你,你报我的名字,保证管用,如果不管用,你告诉我,我去弄死他。”

  汗,你还以为你是黑社会啊,这里可是学堂,还弄死人。一想到自己还欠此人三十两银子,夏辉假装为难道:“周兄,这个银两,我......”

  周江远大手一挥,笑着说道:“银两小事而已,你明天带回来还给我就行了,难道我还不相信你吗?没必要今天急着还。”

  你还想我今天还,我像是有钱的人吗?一两银子就是一千文钱,三十两就是三万文钱。此时夏辉恨不得把这个自作主张的家伙人道毁灭了,全副身家只有二百来文,还是勒索来的,怎么还?

  夏辉老脸一红,尴尬说道:“这个......周兄,我最近手头有些紧,能不能过段时间再还给你?”

  夏辉也没有想要赖账,借了钱就一定要还的,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熏陶下做人的基本原则!

  周江远想也没想地说道:“这个啊,无问题,为兄相信你,至于利息,我就不收你的了,哈哈。”

  你还想收息啊,夏辉心里大骂。听到暂时不用还款,心里总算放松了些。

  此时已接近中午,夏辉要赶回金南村了,于是和周江远道别。回家的路上,夏辉总觉得今天遇到周江远后,经历有些怪异,自己居然糊里糊涂成为了易院的学子。

  想着那三十两银子的债务,夏辉一阵头痛,还真是要好好想办法赚些银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