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爹娘来了

大易师 南易子 2105 2018.10.12 09:46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室内一片明亮,夏辉躺在床上发呆,一只小蜘蛛静静地趴在屋梁的蛛网上,一动不动,夏辉心想,这小蜘蛛肯定是晚上都在捉蚊子,所以白天才睡觉。

  如果要用两个字来形容夏辉此刻的心情,那就是——无聊。

  如果要用三个字来形容夏辉此刻的心情,那就是——很无聊。

  自昨天醒来后,一直到现在,他都躺在床上,不能翻身,不能看书,好生无聊。

  “哥,在看什么?屋顶有什么好看的?”夏东端着碗白粥走进来。

  夏辉白了一眼,躺在床上,不看屋顶还能看哪里,“小东,时辰不早了,还不快些去上学。叫师娘送你去。”

  “大哥,你忘记了,今天休沐不用上学。来,我喂你吃粥。”夏东笑道。

  夏辉感动地看了小东一眼,这小子没有白痛他,不枉自己给他零花钱,出去吃饭还给他打包剩菜。

  想到打包,夏辉宛然一笑。

  此时,师傅、师娘二人走了进来,师娘笑着道:“阿辉,你看谁来了?”

  未等夏辉回答,只见夏母、夏父心急火燎地冲了进来,二人神情十分慌张。

  夏母看到夏辉躺在床上,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痛呼一声:“阿辉,你怎么了?伤到哪里了?哪里痛......”

  “好好的孩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二人扑到夏辉床边,声泪俱下,惊慌失措。

  夏东看到爹娘来了,本来很高兴的,但看到爹娘痛哭,也忍不住抱住娘亲哭了起来。

  师傅、师娘看得也忍不住用衣衫擦去眼角的泪水。

  被人关怀的感觉真好,有些感动。夏辉连忙劝道:“爹、娘,你们别紧张,我无事。”

  花了不少时间,才安抚住夏父、夏母,让他们控制了情绪,止住泪水。

  “爹娘,你们怎么来医馆了?”

  “是王大夫亲自来金南村告诉我们的,然后用马车把我们接到这里。”夏母没有说出,当听到夏辉重伤时,自己吓得差点晕倒在地。

  夏辉感激地看着王仲,“谢谢你,师傅。”

  王仲点点头,拉了一下夫人是袖子,笑着说道:“你们一家人好好聚聚,我们先出去。”

  房间里,夏辉简单地向爹娘讲了受伤的经历,把血腥危险的略去,只说自己如何英勇神武解救了师傅,再苦口婆心地安慰了一番,二老才终于放下心来。

  夏母接过小东手里的白粥道:“小东,这几天要照顾你哥,你也累了,让我来喂你哥吧。”

  这一整天,夏父、夏母都陪着夏辉聊天,喂夏辉吃药、吃饭。夏母甚至要求帮夏辉擦身子,夏辉坚决拒绝。

  夏母白了一眼,不悦道:“你是娘生你出来的,你哪处娘没有见过,还用害羞吗?”

  自己的身体年龄虽然只有十四五岁,但心里年龄可是二十多岁,哪里接受得了夏母帮擦身,夏辉坚持拒绝。最后还是由夏父来擦身子。

  此时已是傍晚,夏父对着正在帮夏辉换药的王仲道:“王大夫,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村子了,明天再过来看阿辉。”那语气颇为不舍。

  “阿辉爹娘,你们晚上就别回去了,这几天你俩就留在医馆吧,好好陪陪阿辉。”王仲笑着道。

  夏父、夏母虽然也是不舍得现在回去,想留在医馆照顾夏辉,但夏辉两兄弟也是寄人离下,受人照顾,自己夫妇还要麻烦人家,那就不太好了。

  夏父急忙摆手道:“不麻烦了,王大夫,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王仲再三挽留,夏父夏母才终于答应留下来。

  一旁的夏辉清楚,师傅心里或许还是有些内疚,想好好补偿自己。

  王仲敷药离开后,房间里只有夏辉一家人。

  夏辉笑着道:“爹、娘,你俩干脆就不要回村子了,搬到城里住吧,这样就可以天天见到我和小东。”

  夏母白了夏辉一眼道:“哪能一直住在别人家?虽然你师傅对你好,但咱们也不能太随意的,你俩兄弟住在医馆已经给人添不少麻烦。过几天,等等你身体康复一些,我和你爹就回村子了。”

  夏辉摇了摇头,笑道:“我不是说一直住在医馆,而是我们在城里买间宅子,一家人住在城里。”

  夏母微愣了一下,紧张地看着夏辉,小心问道:“阿辉,你不会是认真的吧?你,你没事吧?你可别吓娘啊!”

  汗,娘肯定以为自己脑子又出问题了。

  “娘,我没事,正常得很。”

  夏父神色一黯,叹道:“阿辉,家里的条件......爹没有本事,没有钱在城里买房子。”他那丝惭愧落寞尽数落在了几人的眼底。

  知道他们误会了,夏辉苦笑的摇头,“小东,你到我的衣箱,里面有个小包袱,你把它拿出来。”

  小东应了一声,好奇地走开衣箱处,打开箱子,翻开几件衣服后,果然看到一个小包袱,提起来,甚重。

  “哥,这是什么东西?”小东疑惑问道。

  夏父、夏母一旁也看得疑惑不解,不清楚夏辉究竟想做什么。

  “你们打开看看。”夏辉笑着道。

  小东把包袱拿到床边,刚一打开,三人惊得合不拢嘴,呆呆地看着那白花花的银两。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夏辉看着三人呆若木鸡的表情,暗暗偷笑。

  “这,这是,这都是银两。”夏父结结巴巴的道。

  夏母紧张地看着夏辉,“阿辉,你,你不会是偷了王大夫的银两了吧?”

  汗,区区一百两,我用得着偷吗?说出去,我岂不是穿越界的耻辱?

  看着三人满是疑惑地盯着自己,夏辉嘿嘿一笑,“你们放心,这些银两都是我的,是我帮别人治病得的诊金。”

  “真的?真不是你偷来的?”夏母小心翼翼地问道。

  夏东心里也有些疑惑,哥哥什么时候给人治病了,诊金居然有这么多吗?平时师傅给人看病,诊金不都是几十文的吗?

  夏辉哭笑不得,“真的!你们放心吧。这里有一百两,等过几天把那病人治好了,还有二百两。爹、娘你们,这些钱你们先拿着,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买间房子。”

  得到夏辉的肯定,夏母看着那些银两,高笑得合不拢嘴。

  夏父双手颤抖地拿起几锭银两,眼中放出兽性的光芒,直勾勾地盯着那些银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