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易师

大易师 南易子 2082 2018.09.21 23:22

  黎明刚刚敲响黑夜的大门,金南村里的村民已经陆续起来,挑着农具,往田地走去,开始新一天的劳作。

  夏母昨天晚上已经把夏辉的衣服收拾好了,天还未亮就把夏辉叫醒。一家四口吃过早餐后,拿着行李,往村外走去。

  “夏辉,这么就早出发了,到城里可要用心学医。”

  “老夏,你以后可有福了,有这么本事的儿子。”

  “夏辉,以后学成本事了,可要帮我看看那旧患。”

  在村民的问候和恭维中,几人走出了村子,夏父、夏母二人满脸笑意,眼中全是骄傲。

  夏辉本来说自己到城里就可以了。但是爹娘坚持要送他去城里,看他们又是担忧又是依依不舍,只好由着他们了,最后连带夏东一起向青南城进发。

  一行人打算先到医馆,把夏辉的住处安置下来,再去易院。

  到了医馆,王仲大夫正在给病人看诊,看到夏辉来了,十分欢喜。把后堂的妻子叫出来,相互介绍了一翻后,王夫人热情把夏辉一行人带到后堂。

  王大夫的妻子姓吴,生得端庄贤淑,一副大家闺秀的风范,虽是四十来岁有几丝老态,但依然风韵犹存,说话做事从容自若。

  王夫人对夏辉一家人十分热情,双方相谈甚欢。从那夫人口中得知,王大夫有一个儿子,但不肯跟王大夫学医,现在在京城长安谋生,至于是做什么的,夏辉就不得而知了。

  安置完毕,夏辉一家人离开了医馆,往易院赶去。路程倒是不远,走了约十分钟,一行人就到到易院门口。

  “阿辉,我们就不进去了。你今后在城里读书学医,要好好照顾自已,有空多回家看看。”夏母叮嘱道,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夏父在一旁也偷偷搓眼泪,欲言又止。

  只有夏东四处张望,一副好奇的样子。

  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夏辉对这个家庭也有了感情,此时分别,微微有些不舍,点头道:“好,我有时间一定会回家的。”

  夏母小心翼翼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递给夏辉道:“这些银两你拿去还给人家。剩下的买些生活所需,城里的用度不比村里,切勿为了省钱为难自已。”

  夏辉接过钱袋,看了看,足足四十两银子。夏母把李员外的谢礼全给自已了。

  夏辉取出三十两,然后把钱袋塞到夏母手里,“我拿三十两就够了,其他的你拿回去。有了这些钱,你俩就不用那么辛苦干活,多买些肉吃。”

  未等夏母拒绝,夏辉直接进了易院。

  “夏东上学的事,我再了解一下,到时把他也送到城里上学。”夏辉回头道。

  夏辉进到教室,此时时辰尚早,教室中只有廖廖几人。夏辉看到不远处有两个学生在聊天了。

  “两位同窗,你们好。我叫夏辉,以后请多多指教。”夏辉拱手行礼。

  二人拱手还礼。

  其中一人道:“哦,你是昨天那个夏辉。我叫谢弘文,他叫陈仲源,以后我们就是同窗了。”

  那谢弘文眼珠灵活,上下打量自己,一看就知道是好动的主。而陈仲源却是比较斯文。两人打扮都是锦衣华服,一看就是富家子弟,大约十四五岁,年龄倒和自己相仿。

  不是七八岁入学的吗?怎么这个年纪才开始入学呢?夏辉疑惑问道:“谢兄、陈兄,冒昧问一句,两位今年多大了?”

  谢弘文眉头轻皱,“我俩都十五岁了。夏兄为何有这一问?”

  “我也是看两位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才是初入易院学易,实在不解,不是七八岁就启蒙学习写字的吗?”

  陈仲源摇头笑道:“非也,易院乃是学易之所,不是启蒙写字学诗的。我们早已在族学学习多年,直到今年十五岁才能到易院学易。”

  居然有这回事?这学易和年龄似乎没有关系吧。夏辉不解问道:“为何要十五岁才能到易院学易呢?”

  “这个......”陈仲源或许是不清楚,一时语塞,尴尬地笑了笑。

  “这个我知道。”一旁的谢弘文指了指头部,笑着道:“我听家里人说,学易需要灵智达到一定程度才可以。”

  灵智?这是哪出?夏辉更是不解,“灵智和学易有什么关系?”

  谢弘文和陈仲源对望一眼,都没有说话,显然也不太清楚。

  “昨天那个周江远是什么人,也是这里的学生吗?”夏辉突然想到周江远,于是问道。

  两人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谢弘文压低声音道:“这个周江远是丁班的学生,特别喜欢捉弄人,听说还打人,你可要小心点。”

  “啊?我昨天看他还挺和善的。”夏辉不解道,居然在学堂打人,这周江远也太牛了吧,难道他就不怕被退学吗

  一旁的陈仲源道:“他昨天那个奇怪装扮,就是专门用来捉弄人的。”

  夏辉惊为天人,这小子也太超前了吧,这捉弄人,分明就是恶搞啊。

  夏辉还想再多问些情况,但有几个学子走进了教室。夏辉看谢弘文二人闭口不谈的样子,只好悻悻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半盏茶后,冯夫子来了,走到夏辉身边,微笑点了点头,道:“这两本书给你。”

  夏辉接过书本,其中一本封面写着《易理》二字,另外一本则是《周易》。夏辉翻开看了一眼,书上的字体居然是繁体楷书。夏辉微微感到疑惑,为什么不同的社会发展,会出现一样的文字?嗯,这事情还是留给专家研究吧。

  冯夫子站到课室前,环视一周,热闹的教室顿时安顿了下来。冯夫子道:“在教授易学之前,我先问诸位一个问题,你们想做易师吗?”

  “想!”在座的学子们齐声回应,神情向往。

  那突然的大喊把夏辉吓了一跳,夏辉心里疑惑,易师是什么,难不成是对学易之人的称呼。

  冯夫子满意点点头,“好,那从今天起,各位就要加倍努力,用心学易,争取早日成为一个易师。”

  夏辉对易师这个职业十分陌生,举手问道:“冯夫子,请问什么是易师?如何成为易师?”

  课室中的学子都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夏辉,很难想像一个学易之人竟然不知道易师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