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买宅子

大易师 南易子 2287 2018.10.14 17:24

  匾额已经高高挂在医馆前堂,夏辉仔细打量着“师仁徒孝”四个大字,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易司太祝谢老头究想玩什么把戏?

  夏辉不认为张铁匠一案值得堂堂太祝亲赐匾额。说是因为感其师徒情深,特赐匾额,这也太假了吧。

  幸好现在经过匾额正名,医馆生意恢复正常,甚至名气更大,前来治病的患者络绎不绝,倒是让夏辉对这易司太祝有了几丝感激。

  闲来无事,夏辉打算走回卧室研究易学,继续研究祸事定理。

  正当夏辉走到后院,夏父走了过来,踌躇道:“阿辉,我看你伤势没有大碍了。我和你娘想今天就回村子。”

  “回去做什么,不是说好搬到城里住的吗?”

  “家里的田地这几天都没有人打理,我怕长草了,打算回去把那野草拔掉。”夏父一脸忧色的说道。

  大汗,这爹怎么总想着种地呢?夏辉沉吟了一下,笑道:“爹,你今天先别回去。明天我们一起去买宅子,宅子买下来了,我们再一起回村子搬家,顺带把家里的田地租出去。”

  夏父想了想,“那好吧。”

  “那我先回房间看书了。”夏辉笑道。

  夏辉往房间走去,却听到夏父在身后喃喃自语:“唉,这小子麻烦事真多。也不知家里的庄稼长得怎么样了?回去得挑些粪好好浇一浇。”

  夏辉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汗,这真的是亲爹吗?夏辉有些怀疑了。

  回到卧室,夏辉马上把陈仲源带来的教学笔记拿出来。易理和周易是易术的根本,可不能马虎。

  一个时辰之后,夏辉翻把笔记来回看了几遍,终于把夫子教学的内容研究通彻。

  金祸定理的祸事大小程度必须尽快推算出来,夏辉拿起那天王仲夫妇的金祸推算草稿,然后在白纸上不断计算,幸好伤的是左手,写字倒无大碍。

  计算了半天,夏辉叹了口气,不得不暂时放弃这方面的推算。

  祸事大小程度的数理关系一直没有理清,根本不知道如何转化为数字或者阴阳五行八卦方位等等,转化不了数据就无法代入数学算式之中,也就没法推算了。

  既然祸事大小程度推算不小,那么其他类型的祸事呢?应该可以推算吧。夏辉运用后世的数学知识,结合金祸定理的经验不断地推算、归纳。

  又费了不少时间,却是一无所获,始终推算不出想要的数学算式。

  头痛啊!看来要收集大量祸事案例,进行逆向推算。

  现在手头上只有金祸案例,其他方面的寥寥无几,夏辉不得不暂时放弃推算新的祸事定理,打算等伤痛好些后,加大易院问一问冯夫子有没有更多的祸事案例。

  夏辉想起给老赵治病的事,算了一下时间,离约定的复诊时间已经过了几天,赵家主等人肯定心急如焚了。

  但是自己身上伤势未愈,左手还包着纱布,可不方便登门治病,最重要的是师傅他们不会让自己独自出门的。

  夏辉走到书台,动起笔来,很快一封信写好了。对着信纸吹了几口,把墨汁吹干,然后对折几下,包在一个自制的信封里,夏辉拿着信件放在胸口,走出了医馆。

  走到医馆旁边的铺子,看到郑老板正在打算盘,夏辉嘿嘿笑道:“郑老板,生意兴隆啊,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吃过了,阿辉恢复得怎么样?”郑老板笑着道。

  “多得郑老板记挂,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多谢你昨天的提前报信!”夏辉笑道。

  郑老板摆摆手,笑道:“大家街坊邻居,相互帮忙是应该的,更何况,王大夫是一个好大夫,我也不忍心医馆就此关门。”

  这老头说得好听,你以为我不知道是官差吩咐你去叫人的,先前怎么不见你来问候一番,夏辉对这老头十分鄙视。

  夏辉假惺惺笑道:“对对对,应该相互帮忙的。我这段时间总是呆在医馆养伤,实在无聊得很,我去找大明聊几句。”

  大明是郑老板的伙计,十七八岁,为人老实肯干,深得郑老板喜爱,夏辉看到他,总会和他聊上几句。

  走到铺子里面,看见大明正在干活,夏辉嘻嘻笑道:“大明,还在干活啊?”

  大明热情道:“阿辉,怎么来了?你不是受了重伤,怎么不在医馆休养吗?”

  夏辉压低声音道:“伤势好得差不多了,我这有十文钱,你拿着。能不能帮我把这封信送到三元街丙号赵府,交给门房,就说是夏大夫的信。”

  大明连连摆手道:“银两你快快收回去。打烊后我帮你把信送去就是了。”

  “这银两可不是白给你的,这是酬劳,我受伤了不能出门所以请你送信,可不能让你白跑一趟。”夏辉正色道。

  大明再三推拒,夏辉把钱硬是塞到他怀里,留下书信就离开了。

  下午旁诊时,夏辉跟王仲说了一下关于买宅子的事情,希望他帮忙留意一下,最好就在医馆附近,方便学习医术。

  王仲惊诧地看着夏辉,试探道:“阿辉,你真的要买宅子?”

  夏辉点点头,“我爹娘总是住在医馆也不是办法,我打算买间宅子让他们住。”

  “你打算买多大的宅子?”

  “不用很大,就一间主卧,三、四间厢房的就可以了,最好配有灶房、水井,能有个院子就更好”夏辉笑道。

  王仲哭笑不得道:“这还叫不大?这种宅子可能要一二百两银子啊,阿辉你......”王仲没有说下去,意思很明显,阿辉你得首先要有钱。

  “没事,银两的事情我能解决,师傅,那就麻烦你帮我打听一下了。”

  王仲疑惑地看了夏辉一眼,再说什么。自从经过张铁匠一事,王仲就已把夏辉当作亲人,亲人之间,不需要问太多,信任对方就好。

  傍晚,王仲晚饭也不在医馆吃了,匆匆出门,找熟人到处打听消息去了。

  晚上,夏辉正在房间学易,听见敲门声,却见王仲满脸笑容走了进来。

  “师傅,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高兴的?”夏辉笑道,心里隐隐想到了什么。

  王仲笑道:“阿辉,宅子的事有消息了。这里附近有一户人家急着卖房子,价格不高,只要一百五十两,听说宅子是新建的,还没有住过人。”

  “真的是新建的宅子?”夏辉惊喜着道,这个时代还没有房地产,极少有新建的宅子出售,一般都是二手房或者买地建屋。

  王仲点头道:“真的,我去看过了,很不错。”

  夏辉激动道:“好,师傅,麻烦你帮我约个时间,我们去看看屋子。”

  “已经给你约好了,明天早上就可以去看宅子。”

  “好。”夏辉心里大喜,很快我也是有楼一族了。

  王仲走后,夏辉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娘,可把他俩乐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