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避祸之法

大易师 南易子 2216 2018.10.17 11:30

  听到那孩子将要面临的惨状,夏母三人皆是黯然失色。

  “孙子啊!我可怜的孙子啊!”陈账房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起来,哭得声嘶力竭。

  他双手掩脸,却是止不住纷纷往下流趟的泪水。那凄凉绝望,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夏母等人看到陈账房悲痛绝望的样子,忍不住用衣角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

  夏辉连连摇头苦笑,孩子都还没死,你们哭什么啊?

  唉,夏辉忍不住叹了口气,希望自己真的能化解这大凶之祸吧。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他们止泪,夏辉只好干咳一声,安慰道:“陈账房,虽然是祸事当前,但切不可过于悲伤,应尽快避凶为妙。”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纷纷擦了把眼泪,陈账房哽咽着道:“夏公子,你说得对。求求你,教教我该怎么做?”

  夏辉沉吟了一会儿,正色说道:“陈账房,我现在教你避祸之法,你务必记住我所说的,最好能记录下来。”

  “好。”陈账房坐到了夏辉刚才的竹椅之上,拿起毛笔,准备书写。

  “第一,家里的木具、木制品和金属利器皆不能随意搬动,因为并不知道祸事是因动所致还是因静所致,所以一切照旧,不动为妙。第二,远离金属利器,金属利器包括一切金属,不仅仅包括刀、枪、剑甚至喝汤用的铁勺子,铜制发簪甚至银两等等。第三,不要出门,呆在宅子里,相比家里,外面环境复杂,更是让人防不胜防,不如留在家里以静避祸。”

  陈账房一边认真地听夏辉讲述,一边把夏辉所说记录在白纸之上。看夏辉似乎说完了,他问道:“夏公子,就这些吗?”

  夏辉再细思一下这三个要点,感觉已无遗漏了,该注意的都提了,该远离的也提,这样总归可以了吧。

  “嗯,可以了,只要按着这三点要求去做,我有九成把握能让你的孙子安全避祸。”

  陈账房再一次细细看了看白纸上的几点要求,眼中满是狐疑,忍不住问道:“夏公子,这会不会太简单了呢?要不要买件挡厄物?”

  夏辉自信地说道:“不需要,只按着这三点要求去做就行了。”

  夏母拉了拉夏辉,压低声音问道:“阿辉,三点要求会不会少了点?安全起见,我看你还是多提几点吧?”

  汗,你以为这是去酒楼吃饭啊,想点就点?

  师娘也悄悄凑了过来,“阿辉,你真的有把握?”

  “放心,可以的。”夏辉信心满满道。

  众人看到夏辉信心十足,很有把握的样子,没有再说什么,心里都有些不太踏实,这避祸之法实在过于简单了。

  夏辉心中却是大定,自己用六爻占卜术得出泽风大过卦,然后再用金祸定理验证,百分百确定那祸事时间就是明天,祸事的种类就是金祸。

  如此安排避祸,夏辉有极大的把握能安全避祸,这三点要求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夏辉想了想,告诫道:“陈账房,明天就是孩子的厄运日,今晚子时开始到明天晚上子时,你一定要切记这三点要求,特别要注意防范金属利器的伤害。”

  陈账房脸上还有些狐疑,凝重地点了点头,“好,我一定按照夏公子所说去做。”

  陈账房的顾虑,夏辉自然看在眼里,但这种事情说再多也没用,只能希望他真的按自己所说去做了。

  夏辉拱手抱着道:“那我就祝令孙福星高照,平平安安度过劫难。”

  夏母三人也给陈账房送上祝福。

  “那就承你们贵言了。”陈账房拱手致谢。

  “既然如此,那就此别过了。”夏辉道,该说的都说了,是时候告辞了。宅子要一百五十两,自己不够银两。人家又急需银钱,夏辉也不好压价,只能放弃了。

  陈账房把夏辉四人送出了宅子,顺手关上大门,也打算离开了。看他小心翼翼地把写着夏辉叮嘱事项的纸张收到怀里,应该是要回家和家人商量去了。

  “你们慢走,老朽先行一步了。”陈账房说完,急匆匆地往前走去。

  夏辉看着这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暗叹一声,希望他真的能按自己的要求做吧。

  “啊~”

  “啊~”

  突然两声惊叫从身侧响起。

  夏辉惊愕地看到陈账房居然撞到路边的树干了,然后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夏母和师娘惊得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刚才的两声惊叫显然就是她俩发出的。

  晕死,这老头搞什么鬼,这么大条路,怎么就撞到树干上去了?

  四人急忙上前把陈账房扶起来,却见他的额头通红了一片。

  “陈账房,你......你这是怎么了?”夏辉好笑地问道。

  陈账房一脸尴尬,捂着额头,忍痛道:“我光想着尽快把你的避祸之法告诉家人,一不留神,就撞到树干了。”

  师娘关切道:“陈账房,要不你跟我们回医馆看一看?你的额头都肿起来了。”

  陈账房用手摸了摸额头,没看见流血,无所谓道:“没关系的,我先回去了。”说完拱拱手,匆匆而去。

  看着陈账房急切离去的背影,夏辉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惊呼:“陈账房,你等一等!”

  听到身后传来夏辉的声音,陈账房脚步顿住,转身又快步走回来,疑惑道:“夏公子,还有何事?”

  刚才以为自己算无遗策,但看到陈账房撞树后,夏辉突然发现还有一样很重要的事情是必须要注意的。

  天灾不可避,人祸更难免!

  夏辉神情严肃道:“陈账房,我还有一样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提醒你,你一定要记住!”

  陈账房紧张道:“什么事情......你等等,我回去拿笔纸记录下来。”

  “不用抄写了,你记住就行。凶祸当前,你们切记不要过于紧张、急躁,行事要稳重、谨慎。因为你们的紧张急躁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一连串不良反应,从而影响整个大环境,产生措不及防的伤害。”

  夏辉顿一下继续说道:“所以你还有你的家人,不需要全部围在孩子身边保护,只需像往常一样,并且做到我之前说的那三点就可以了。人越多越不安全,你记住了吗?”

  陈账房连连点头,感激地道:“记住了,记住了,谢谢你!”

  街道上,夏辉等人继续往医馆方向走去。

  今天虽然买不成宅子,稍微有些可惜,但能够帮助到陈账房,助其孙挡厄避祸,众人心里都感到很高兴。

  几人都衷心希望那个刚出生的孩子能度过这个难关,平安无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