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臭袜

大易师 南易子 2281 2018.09.26 22:39

  周江远和夏东知道了杀人狂魔就在楼下,差点惊叫出声,夏东更是吓得发抖。

  周江远忍不住皱眉道:“夏辉,现在怎样办?不如我们去报官?”

  夏东也连连点头。

  夏辉摇头道:“不能报官,我们没有证据。再说了,刚才听说此人专门给达官贵人看卦算命,在没有证据下,他们只怕会相信这老道士而不会相信我。如果不能置他于死地,只怕会放虎归山,日后杀人灭口。”

  周江远低头沉思,而夏东听到杀人灭口,吓得脸色发白,刚才看见美食的好心情早烟消云散,惊慌问道:“哥,那么我们怎么办?”

  好不容易两次死里逃生,好日子还没开始,夏辉又怎能让老道士破坏呢。曰的,不把你灭了,自己如何安心?夏辉把心一横,在周江远和夏东耳边嘀嘀咕咕了一番。

  周江远听得满脸激动,蠢蠢欲试,摸拳擦掌,狠狠道:“好,老子还怕他不成。”

  夏东脸露犹豫之色,担忧之色露于言表。

  “夏东,不如你先回医馆,这事我和周兄解决就可以了。”夏辉劝道,夏东年纪小,没有什么战斗力,如果发生意外反而不好。

  夏东沉默了几秒,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坚定的道:“哥,我要跟你一起去,我不怕。”

  “好。”夏辉拍了下小东的手臂,周江远也给夏东递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三人再把细节商议一番,然后结账走人,偷偷出后门溜了出去。

  醉仙楼外,一个老爷子带着一个小孩坐在石蹲上聊天,不远处的一个小乞丐正在路边坐着,三人眼角不时望着醉仙楼的大门,神情激动而又紧张,这正是夏辉三人。

  为了防止道士发现,夏辉出了醉仙楼后,到不远处的花盆里随便摸了些泥士涂到脸上,时间有限,来不及慢慢化装了。

  夏辉本想把泥土涂到周江远的脸上,帮他易容一下。

  周江远知道他的意图,急道:“慢着,我自己来。”连从怀里拿出几缕白发和一束假胡子,在夏东目瞪口呆之下,化身为一个老人,正是夏辉初次看到周江远时的装扮。

  看着周江远的道具,再看看自己满脸泥巴,夏辉心里那个恨啊。

  三人在醉仙楼外等了两盏茶的功夫,终于看到道士摇摇摆摆从醉仙楼出来,显然喝了不少酒。生怕被发现,三人分成两路跟踪老道士。

  其实夏辉三人过于小心了,半醉的老道士根本没有丝毫防范之心,摇摇晃晃往城北方向走去,根本不知道有人在身后跟踪。

  天色渐黑,三人跟踪着道士,由城南来到了城北,老道士在一间幽暗大宅前停下了,磨叽地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眼看道士就要进宅子去,夏辉连忙对不远处的周江远打了个手势。

  只见周江远拉着夏东走到老道士身边,用嘶哑的声音道:“道长,请留步。”

  老道士往周江远二人方向望去,不耐烦地道:“你二人何事?”

  “今天我问这里宅子的人借了些东西,可否叫他出来?我好还东西。”周江远说完从夏东手里拿过一个包袱。

  道士紧紧地盯着周江远,神色戒备,警惕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你问谁借东西了?你俩究竟是谁?”

  周江远拍了拍脑袋,摇头叹道:“老了,真的老了。事情都记得不清楚了,我这是走错了宅子。应该是那边的人家才对。”

  夏辉心里暗暗点赞,这周江远演得真像,不去做演员简直浪费人才。

  道士神色一松,对周江远摆了摆手,正要转身进宅子。

  周江远道:“道长。”

  “何.......”未等道士说完,只看这爷孙二人居然对着他做了个鬼脸。道士一愣,正要大骂,头后传来一阵剧痛,暗道不妙,然后整个人晕了过去。

  此时的夏辉正在站老道士身后。

  原来夏辉在周江远前去搭讪时,握着块捡来砖头,趁着三人交谈之际,潜行到道士背后,在道士发愣放松的瞬间,拿起砖头敲到道士的后脑门。

  在和道士的交流试探中,知道这院子只有道士一人入住,夏辉三人连忙先把道士拖进宅子,关上大门,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麻绳把道士紧紧地绑起来。

  看着那被五花大绑的老道士,夏辉三人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着,短短的几分钟,三人惊得一身冷汗。

  “你俩做得很好。”夏辉笑着说道。

  “我做事,你放心。”周江远自信满满地道。

  “刚才谁脚抖得利害,被我看到了。”夏辉笑着道。

  周江远尴尬一笑,嘿嘿笑道:“这个,这个......是意外,纯属意外。”

  夏辉和夏东哈哈一笑。

  “这个道士现在晕倒,下一步我们怎么做?是杀了埋尸,还是分尸喂野狗?”周江远望着老道士,目露凶光地道。

  分尸喂野狗?妈.的,这周江远也太凶狠了吧?夏辉笑着道:“分尸喂野狗吧。周兄,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晕血。”

  周江远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吱吱唔唔道:“不行的,不行的,其实我也晕血。这光荣的任务还是让小东来吧,他年轻,需要锻炼一下胆量,这机会难得,正好让他来。”

  小东拼命摇头,躲到夏辉背后。

  “别打打杀杀的,我们快点找证据,找到证据交给官府就可以了,如果找不到证据再杀,这道士绝不能留。”夏辉咬着牙道。

  “对对对,先找证据,我们分头去找。”周江远忙道。

  眼看周江就要往宅院里去,夏辉道:“等一下,先用东西塞住他的口,免得清醒过来,惊动了附近的人。”

  夏辉停顿了下,想起之前被道士那臭袜残害的经历,不报此仇,非君子,问道:“你们有没有臭袜、脏内裤、死老鼠、带血姨妈巾等等,先把那死道士的口塞住。”

  周江远、夏东二人倒吸一口冷气,惊愕地望着夏辉,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啊?难道是夏辉当初在山上遭到了老道的非人虐待,还是被那个那个.......周江远二人不敢继续想下去。

  “姨妈巾是什么东西?”夏东不解问道。

  “就是你亲戚的丝巾。”夏辉随口说道,“你们究竟有没有啊?

  周江远吞吞吐吐道:“我这里有一双臭袜,你要不?如果你要我就脱下来。”

  “臭袜也可以。臭不,不臭不要。”夏辉道。

  周江远颇为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还挺臭的,几天没换了。”

  手里拿着周江远的臭袜,一阵阵臭味从手里传来,夏辉有作呕的冲动。艹,这哪是几天没换,这小子至少一个月没换袜子,看来以后还是要跟他保持距离。

  好不容易把臭袜塞到道士的嘴里,一阵快意涌上心头。三个对望一下,哈哈大笑起来,之前紧张的气氛缓解了不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