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集市砍首(下)

大易师 南易子 2102 2018.11.22 09:12

  四人又聊了一会,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阵喧哗声,夏辉定睛看去,只见几个官差正在分开人群,开出一条小道。

  接着小道之中走出一人,此人仙骨道风,一脸正气,正是易司太祝谢林桥,跟在其后的是青南知县赵大人,而赵知县之后居然是冯兴雷,冯兴雷身后还跟着几个官员。

  众官员走出来后,一个赤身大汉呈现眼前,虎背熊腰,手臂粗壮。一把鬼头大刀扛在肩上,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应该就是刽子手了。

  接着,夏辉终于看到了多日剧见的吴道士,此时的吴道士带着手械,披头散发,面如死灰,如行尸走肉般随着狱卒前行。

  周江远拍了拍夏辉的肩膀,激动地道:“来了,来了,死道士来了!夏辉,你快看。”

  夏辉微微一笑,盯着吴道士,咬牙道:“看到了,此人滥杀无辜,凶残成性,留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

  随着官员陆续就位,吴道士也被押到行刑处,他双膝跪地,低着头,双肩正在微微颤抖。

  不知道是谁先开头了,围观的众人开始对着吴道士破口大骂,各种辱骂声一时铺天盖地。

  骂,骂死这死道士,夏辉冷冷一笑,只见狱卒去掉吴道士的手械,刽子手上前拔开吴道士颈部的头发,轻摸其颈部,似乎在寻找下刀的最佳位置。

  夏辉看得打了个冷战,心里还是觉得当众砍头有些血腥。

  坐在正中的谢林桥望了一眼天空,对身边的官差说了一声,只见官差大喝道:“肃静,准备行刑。”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紧张地看着场中的吴道士。

  刽子手擦了擦鬼头大刀,对着官老爷点了点头示意准备就绪。

  或许知道生命即将终结,吴道士轻轻抬起头,双眼空洞而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围着的众人,那神情说不出的凄惨,口中喃喃说着什么,夏辉离得太远听不清楚。

  突然之间,吴道士的身子一震,似乎看见了什么,眼露凶光,双眼死死地射向夏辉等人所在的方向,那眼神带着无尽的怨怼和愤怒。

  “怎,怎么我觉得这道士好像正盯着我?”谢弘文惊道。

  一旁的陈仲源颤抖着声音道:“我也觉得他在看着我,他要做什么?为什么总是盯着我们这边?这眼神好恐怖啊。”

  夏辉微微一笑,淡淡道:“他不是盯着你们,他正在盯着我。”

  谢弘文和陈仲源微微一愣,随即想起夏辉与吴道士之间的恩怨,没有再说话。

  吴道士双眼血红,眼珠子一动不动,瞪得大大的,直勾勾地盯着夏辉,似乎把全部仇怨都集中在这眼中。如果眼神能够伤人,夏辉现在估计已经被他的眼刀割成肉片了。

  “时辰到,行刑。”谢林桥扔出一块令牌,大喝道。

  只见刽子手举起鬼头大刀,将要砍下去,吴道士撕心裂肺道:“夏辉,你不得好死!我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要诅咒你......”

  未等吴道士说完,刽子手大刀一挥,已是身首异处,那血红的鲜血瞬间从脖颈处喷射而出,洒得一地血红。而吴道士的头颅掉落到地上,翻滚了两圈,居然立了起来,脸部正正对着夏辉的方向,眼睛还睁得老大,那眼神直入众人的心窝。

  “啊~”谢弘文和陈仲源二人惊呼出声,吓得脸色发白,急忙偏过头不敢再看。

  看到这一场景,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叫声,显然想不到那头居然还会立起来。

  地面上,吴道士的人头孤独地立着,眼睛瞪在快要撕裂眼眶,夏辉看了一眼,想起其临死前说的话,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压抑,心中似乎有些东西堵着。

  夏辉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再看吴道士的尸首一眼,径直往外走去。

  晚上,夏辉一家人正在宅子里围着桌子吃晚饭。

  夏母恨恨地说道:“阿辉,你知道吗?你和小东捉拿的那坏道士今天在集市被砍首了。一想起当初你被他拐了,差点回不来,我就一阵后怕。”

  “我知道。”夏辉淡淡说道。

  夏母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我故意不告诉你的,生怕你前去观看。”

  “我今天去看了。”夏辉随口说道。

  夏父、夏母听了皆上一惊,夏母忍不住皱眉道:“你年纪这么小,怎么好去看砍头呢?那场面太吓人了。”

  “无事,这还吓不着我。”夏辉摇头苦笑道,“那道士还发现我了,还对我说话呢?”

  “他对你说话了?说什么了?”夏母惊奇的道。

  夏辉叹道:“他说要回来找我报仇,实在太令人无语了。”

  “什么?”夏母惊得站了起来。

  夏辉打了个哈哈笑说道:“没事的,人都死了,难道还能回来不成?”

  当天晚上,夏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脑海中总是情不自禁浮现吴道士临死时的画面。

  夏辉整个人心烦意乱,心里暗骂这死道士人都要死了,还不安好心,企图扰乱自己心神。

  既然睡不着,夏辉干脆爬起床来,点上油灯,坐到桌边看书。

  翌日早上,柔和的阳光从窗户照进了宅子,夏辉缓缓睁开眼睛,顿时感觉脑袋疼痛,刚站起来,却是感觉一阵眩晕,全身乏力,夏辉不得不坐回了椅子之上。

  “咳、咳、咳......”夏辉猛然咳嗽起来,鼻水哗啦哗啦地往外流。夏辉心里暗骂倒霉,昨天晚上竟然趴着书桌睡着了,看这情况九成九是着凉得风寒了。

  吃早餐时,夏母等人惊讶地看着夏辉。

  “阿辉,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整个人无精打彩,又是咳嗽又是流涕的。”夏母紧张地问道。

  “咳,咳,咳,昨天晚上看书太累了,趴在书桌睡了一晚,可能着凉了,我等会到医馆叫师傅帮忙看一下就可以了。”夏辉有气无力说道。

  吃过早餐,夏辉匆匆忙忙到医馆看病,王仲帮夏辉煎了一副药,夏辉服药后就去易院上学了。

  这一整天,夏辉都感觉晕晕沉沉的,又是打咳嗽又流涕,感冒似乎恶化了,放学时干脆跟冯夫子告了个假,打算在家休养一两天,等康复了再回去。

  回到家中,夏辉感觉全身无力,累得不行,径直走回房间,整个人大大地躺到床上,连动都不想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