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断祸之能

大易师 南易子 2093 2018.09.19 10:12

  看着教室内的学子们,皆是神情激动,迫不及待,显然对些占卜算命十分热衷。

  夏辉更是无语了,看来这群孩子病得不轻啊,显眼深受这老神棍的毒害。

  教室前的冯夫子却是把夏辉嫌弃的神情看在眼里,再看那周江远东张西望,根本无心听课,顿时有些不悦。

  冯夫子走到夏辉二人身边,对周江远道:“周小子,四处张望看什么,天上有没有金子掉下来?”

  “没,没。”周江远马上坐正,结结巴巴道。

  学子们听到冯夫子训斥周江远,皆是低声偷笑。

  冯夫子又问夏辉,“你可有不解?”

  夏辉正在疑惑沉思中,没有留意冯夫子问话,旁边的周江远不动声色地用手扯了一下夏辉衣角。夏辉这才发现冯夫子正盯着自己,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对答。

  冯夫子不悦地道:“你为何不专心听课?你不是来报名上学的吗?”

  我是来给小东报名上学的,但是想学的是四书五经而并非你们这些江湖骗术。夏辉可不想把小东培养成一个小神棍。

  看到这个老神棍紧紧地看着自己,夏辉硬着头皮道:“老神,不,冯夫子,不是的,其实我刚才正在思考你说的话。”汗,差点叫了老神棍。

  “哦?有何不解,你不妨说出来。”冯夫子皱眉道。

  这是你迫我说的,可不要怪我为难你啊。夏辉沉吟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我住在穷乡僻地,未曾见过占卜算卦,请问冯夫子,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冯夫子看夏辉一副欲言又止的,不悦道。

  “还是只是江湖手段。”夏辉咬一咬牙,直接说了出来。

  夏辉突然发现,自己说完后整个教室陷入一片安静,再看向四周,教室内的众学子包括那周江远都瞪目结舌地看着自己,而那冯夫子也愣住了。

  什么情况,怎么都愣往了,不会是我揭穿了神棍培训班的本质,那些人将要发彪吧?夏辉看得暗暗心惊,他们如此多人,自己能打得过吗?

  令夏辉有些意外的是,很快教室的众人都反应过来,不过并没有发彪,却是哄堂大笑起来,众人皆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自己。

  汗,看来这群人都被洗脑了,中毒颇深,夏辉无奈地摇头,好好的一群孩子居然被培养成小神棍了,这神棍培训班真的祸害不浅啊。

  冯夫子听了夏辉的说话,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再看夏辉摇头的样子,更是哭笑不得,笑骂道:“无知小辈,易术岂是江湖手段能比的。来,把你的右手伸出来。”

  要自己伸出右手干什么,不会打手板吧?汗,这学堂居然还有体罚。夏辉惊:“冯夫子,我还未正式入学,不用打手掌吧?”自己实际上是二十多岁了,还要被人打手掌,夏辉绝对接受不了。

  众人听了夏辉的话又是一阵捧腹大笑。

  冯夫子轻咳了两声,笑道:“并非要打你手掌,把你的右手伸出来。”

  夏辉狐疑地看了眼众人,最后还是伸出了右手。

  “打开手掌,掌面向上。”冯夫子道。

  夏辉把手掌摊开,展示在冯夫子面前。却见冯夫子居然仔细打量着自己的手掌,脸露惊诧,然后又盯着自己的脸,那神情十分严肃,把夏辉看得浑身不自在。

  冯夫子终于把目光从夏辉脸上移开,脸色有些凝重,狐疑道:“你近日可是经历了死劫?”

  “你怎么知道的?”夏辉惊道。

  冯夫子意味深长地看了夏辉一看,淡淡说道:“你昨天可是遇到血光之灾?”

  “你连这都知道?”夏辉倒吸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地说道,心中更是惊涛骇浪。这是什么情况,那冯夫子怎么会知道这些?难不成他有读心术或者搜魂术?

  冯夫子高深莫测地笑笑,淡淡说道:“我是通过你的手相和面相推算出来的。”

  夏辉惊得不能言语,这祸事真的能算出来吗?夏辉蓦然想起昨天遇到那个吴道人,也是盯着自己的手和脸看,然后就算出了自己的祸事。这是巧合猜中还是什么呢?

  夏辉脑中闪过一丝激灵,似乎明白了什么,看来自己所穿越的世界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你怎样算得出来的?”夏辉试探地问。

  冯夫子微微一笑,“此乃手相术,左手断先天,右手断吉凶。我观你掌纹呈极凶之兆,料你近日必有死劫。再通过面相术,观你印堂饱满,整个面相呈凶运散尽之象。如果我推断不错,你近日已经经历了死劫。”

  “冯夫子,凶祸真的可以占卜?”夏辉小心翼翼地把问道,作为一个现代人,夏辉真的很难相信看手相和面相断祸算命的,但此时此刻,事实摆在面前,夏辉却是不得不相信。

  “当然可以。”冯夫子点了点头,一脸崇敬地说道:“天地万物的运行都遵循着规律和章法,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八生万物。易学就是根据天地万阴阳变化,占断灾祸。”

  听到冯夫子肯定的答复,夏辉此刻才清楚自己究竟来到一个怎样的世界,这是以易为尊的世界,是一个易学、易术发展到极致的世界。

  在后世不入流的占卜算命在这里居然有了系统和规模,还设有学堂专门教授。夏辉心里诧异的同时,更多的是激动,这可是不同于上辈子在天桥底摆摊的江湖骗子,这可是真的能占卜断祸的。夏辉顿时对这后世失传的占卜易学有了极大兴趣。

  冯夫子看夏辉一脸激动的神情,骄傲地问道:“你说这易术是不是江湖手段呢?”

  夏辉急忙摇头:“不是,不是。学生愚钝,经夫子指点,才终于知道易术是真的,想不到易术居然如此神奇。冯夫子你易术高深,本事了得,小生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夏辉不忘拍了冯夫子一个马屁。

  冯夫子脸露笑意,抚了下胡子,显然对夏辉的马屁十分受用,对夏辉微点笑头道:“愚子可教也。”

  此时教室里的众学子皆是羡慕而又敬佩地看着冯夫子。

  冯夫子环视教室里的学子,笑着道:“你们也想掌握易术吗?”

  众人皆是激动地说道:“想!”

  “好,那你们就得好好听课,不要分神,更不要看天上有没有金子掉下来。”

  众人看着周江远纷纷窃笑,周江远一时羞愧难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