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易司、太祝

大易师 南易子 2089 2018.09.28 22:38

  赵知县听完夏辉的陈述,急忙吩咐身边一个官差道:“你赶紧去易司通知太祝大人,把这事情告诉他,让他火速派人来县衙押运犯人。”

  赵知县打量夏辉三人,说道:“这三位.......三位请先进衙门。”赵知县看着夏辉三人相差甚远的造型,一时竟然不知如何称呼了。

  夏辉看到此状,心里暗乐。

  把老道士和铁箱子交给官差,夏辉三人便跟着赵知县进入衙门,官差随后客气地奉上茶水。

  “不知三位是如何发现这老道士的恶行的呢?”赵知县客气问道。

  “我曾经被这老道士捉来血祭,后来侥幸逃脱了。”夏辉说到这,换上一副正气凛然的表情,“昨天晚上在醉仙楼吃饭时认出了他,我们思忖着不能放任这老道继续做伤天害理的事,便设了个局,合力把这老道士捉了来。”

  “你就是前段时间从老道士手上逃脱的那个少年。”赵知县惊讶道。

  夏辉点了点头。

  赵知县上下打量夏辉,疑惑道:“小兄弟,你们真的去醉仙楼吃饭?”

  看到赵知县半信半疑的眼神,再想到自己现在的装扮,夏辉明白了几分,笑道:“知县大人,请容我先清洗一番。”说完就着旁边的茶水洗了下脸,然后对周江远道:“周兄,你也收拾一下吧。”

  赵知县瞪大眼神看着夏辉和周江远,脸上满是惊讶,随即哈哈笑道:“原来两位易容了,哈哈。”

  夏辉于是再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和赵知县交待一番。

  看事情交待得差不多了,夏辉道:“大人,该说的事情,我们都已经说了,不知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赵知县摇摇头,一脸抱歉道:“小兄弟,你们现在还不能走。因为此事涉及命案,要转交易司审查,待易司问完话你们才可以离开。”

  “易司审查?”夏辉疑惑道,“大人,难道此事不归知县府管?”在夏辉的认识中,知县乃是一县之长,管理一县所有事情,那易司又是什么?”

  赵知县于是耐心地把易司介绍一番。

  原来易司主祭祀事项,测天灾气象,以及涉及命案的刑事案件等等。县易司最高行政长官为太祝,省易司为太史,二者均隶属司天监管辖。而司天监直属皇帝管辖,无论在易司或者司天监为官,皆是需要易师身份。

  夏辉吓了一跳,易司不受地方政府约束,直属皇帝,而且官员皆为易师。居然有如此特殊的机构,那岂不是类似后世的锦衣卫、东厂、西厂。

  正在夏辉几人交谈间,有几个人匆匆走了进来。

  赵知县拱手抱拳道:“谢大人。”

  那谢大人急道:“杀人凶手真的捉到了?现在在哪里?”

  “正收押在监狱里,谢大人派人过去提人即可。”赵知县道,

  “好。”那姓谢的老者大喜,刚说完就要往外走,似乎有点急不可耐。

  “等等。”赵知县急道:“谢大人,且慢,你派手下去提人就可以了,哪里需要劳你大架!”转而对着夏辉几人介绍道:“这就是帮我们抓到凶手的几位小兄弟。”

  走到门前的谢大人停住了,向手下示意一下,往回走,笑着道:“哈哈,是我着急了。”

  谢大人对着夏辉几人抱拳道:“在下易司太祝谢林桥,感谢几位小哥,你们今次可是帮了我大忙。”

  夏辉打量这个易司太祝,六十多岁,一脸正气,双眼深邃、脚步稳重、半白的头发倒有几分仙骨道风。

  谢林桥客气地道。“还请你们再讲述一下事情的原委,我们好记录在案。”

  这次由周江远把事情的起因、经过复述了一次,夏辉在一旁作补充。

  谢林桥点了点头,紧紧地盯着夏辉三人,严肃地道:“你们可有观看过那书?可确认真假?”

  谢林桥突然的变脸让周江远和夏东都吓了一跳,皆是怔住了。

  夏辉急忙道:“禀报大人,那本书的封面的确写着《血祭易术》。至于里面的内容我们三人没有看过,不确定真假,一拿到证据,我们就匆匆赶往衙门了。”

  谢林桥双眼凝视着夏辉,似乎想从夏辉眼中判断出真假,但见夏辉两眼清澈,如稚子般真诚。

  谢林桥嘴角一弯,“很好!血祭易术事关重大,绝对不能外涉,所以本官才有此一问。此案水落石出后,你们三人都有大功,到时易司会重重有赏。”

  汗,幸好自己没有私藏这易术。

  “把你们的身份、住址留下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谢林桥说道。

  得知夏辉和周江远皆是易院的学生,谢林桥颇有些意外,“果然英雄出少年,好,很好!”谢林桥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周江远。

  已是正午时分,太阳高挂空中,连树木都晒到有点焉巴巴的,夏辉三人一夜未睡,却是依然精神十足,兴奋异常,仿佛有种劫后余生的快感。

  “对了,周兄,你那假胡子和白发能不能借给我玩两天?”夏辉道,一想到自己过几天就要到周家治病,还是化化装比较好。

  “你要这个做什么?”周江远好奇的问道。

  “我看你玩得这么有帅,羡慕得很,想借来玩两天。”夏辉笑道。

  周江远哈哈一笑,骄傲地道:“当然,这可是好东西,借给你可以,可别弄丢了。”

  接过周江远的道具,夏辉心里一喜,有了这个,治病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太年轻总是不能让人太信服。

  三人走了几步,夏辉想起了什么,暗叫糟糕!自己和小东一夜未归,师傅、师娘一定很着急了。

  夏辉连忙道:“周兄,那么我们就此告辞吧。”

  “此时已到饭点,不如我们再到醉仙楼大吃一顿,庆祝一下?”周江远笑着道。

  “不了,周兄,我和小东一夜未归,师傅肯定很担心,我们要赶紧回医馆了,以后再有空聚。”夏辉道。

  “既然如何,那就告辞了。有时间再一起出来玩,我们兄弟三人多多亲近亲近。”周江远嘿嘿笑道。经此一夜,周江远是真的把夏辉二兄弟当作知己好友,对夏辉更是佩服十分。

  同你亲近,你又不是小妞。夏辉心里想着,手上一抱拳,告别周江远,匆匆往医馆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