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再见吴道士

大易师 南易子 2019 2018.11.05 20:30

  大牢里突然响起了笑声,吓了夏辉一大跳。谁这么无良,三更半夜大笑,影响他人睡觉,还有没有公德心啊?

  正要四周寻找声音来源,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小子,你也有今天了,居然也被关了进来。哈哈哈!”

  这是说我吗?怎么牢房里有人认识我?夏辉微微有些愕然,循着声音方向望去,却发现对面牢房有一个犯人站了起来,披头散发的,正用怨毒的眼神盯着自己。

  借着微弱的灯光,夏辉定睛一看,这不正是那个邪师吴道士吗?

  竟然在这里再次看到吴道士,夏辉楞了楞,旋即反应过来,当日不就是易司太祝把他带走的吗,原来一直关在这里。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夏辉装出一副惊奇的样子问道:“你,你怎么还没有死?”

  吴道士哈哈大笑,“你都还没有死,我怎么舍得死?这牢房的滋味不好受吧?哈哈哈。”

  “哈哈哈。”夏辉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浮夸。

  吴道士神情一呆,不解地看着夏辉,疑惑道:“你,你笑什么?”

  夏辉笑着道:“这牢房不错,风凉水冷,都不用开空调了。我今天休沐,进来住两天体验下,过两天就出去了。怎么?你也想出去?哈哈哈,你手上这么多条人命,只怕要坐穿牢底了。不,你应该很快就要杀头了。哈哈哈。”

  吴道士大怒,脸色铁青,“你!你!你小子不得好死!”

  “哈哈哈,我都不会死,要活到百来岁,怎么不得好死呢?倒是你,只怕不久后就要身首异处,抛尸荒野,然后被蛇虫鼠蚁分食尸体。啧啧,想想都觉得开心。”夏辉讥笑。

  “你!”吴道士怒气攻心,扶住胸口,冷汗直流。

  吴道士或许知道嘴皮子说不过夏辉,没有再说话,血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夏辉,似乎想用眼刀把夏辉杀死。

  奶奶的,说不过我,就想玩心理战。

  夏辉哈哈笑道:“看吧!盯紧我吧!深深地记下我的模样!你记得越深刻,我越是高兴!别忘记是我把你送到大牢的。你越是痛苦,我越是开心!哈哈哈。”

  “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吴道士气得眼冒青烟,面目狰狞。

  “哈哈哈.......”

  被吴道士这一闹,夏辉心中的郁闷驱散了不少,身心放松下来,只觉满身疲惫,躺到牢房里的草堆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喂,死了没?没死就起来吃东西了。”

  一道叫声把夏辉从睡梦中惊醒,夏辉睁开眼睛,看到四周压抑的牢房,长叹了一口气。爬起身来,只觉腰酸背痛,身体不少地方发痒。

  夏辉往牢房木栏处看去,只见一碗稀粥和一个馒头放到地上。

  肚子也有些饿了,夏辉走过去打算先填一下肚子,却发现那馒头都已经发霉了,还有那碗所谓的稀粥,一阵酸味,分明是洗米水,还是隔夜的。

  夏辉笑着道:“这位大哥,我这个馒头发霉了,能不能换一下?这碗东西我不要了,能不能帮我换一碗清水?”

  狱卒冷冷的道:“只有这些,你吃不吃,不吃我就收走了。”说完就离开了。

  对面牢房的吴道士手里拿着馒头,吃得津津有味,怪笑道:“小子,你以为这里是酒楼吗?吃啊,快吃啊,你就慢慢体验牢房的滋味吧,哈哈哈。”

  夏辉没有搭理吴道士,看着这份早餐,怎么也吃不下,先饿上一顿吧,又不会死人,权当辟谷了。

  这地方还真的不是人过的,睡了一晚地上,腰酸背痛,伙食又那么差,得想想办法如何出去。妈.的,这易司校尉,老子跟你有仇啊,这样捉弄我。

  “怎么了?小子,不吃啊!挺硬气的,我看你能忍多久?哈哈哈。”吴道士见夏辉没有吃东西,讥讽道。

  夏辉懒得搭理他,继续坐在地上沉思。

  正在沉思间,狱卒走进来道:“夏辉,你有家人来探监。”

  夏辉听了站起来,往外望去,只见爹娘和师傅、师娘相继走了进来,众人皆是满脸担忧。

  待看到夏辉后,夏母和师娘猛的冲过来,扑到门栏上。

  “阿辉,阿辉,你怎么了?”夏母眉头紧皱,紧张地问道。

  夏辉握住夏母的手,微微一笑道:“娘、爹、师傅、师娘,你们放心,我没事的,很快就能出去了。”

  “阿辉,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半夜三更跑到城北去了,还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外面都传你对那杨夫人不轨,然后杀人灭口。”王仲阴沉着脸问道。

  夏父满脸忧色,“对啊,你晚上明明在家睡觉的,怎么跑到城北了?还行这羞耻之事!”

  想不到谣言还是传出来了,夏辉心中无比恼怒,杨夫人已经够惨的了,难道死后还要受这污名吗?

  夏辉咬着牙道:“我绝对没有对杨夫人有丝毫不轨行为。”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王仲看着夏辉问道。

  夏辉长叹一声,“这事情很复杂,你们放心,你们捉错人而已。我没有杀人,我去城北是有理由的。”夏辉于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火祸定理的事没有说。

  “阿辉,你真的没有杀人?”王仲再一次问道。

  “没有,我句句属实,杀人之事都是那易司校尉胡乱猜测的。”

  众人听后松了一口气,那大火是贼人放的,只要不是夏辉犯罪,应该很快就能放出来。

  看到夏父、夏母还是一脸担忧,王仲安慰道:“阿辉爹娘,你们放心,只要夏辉确实没有做过违法之事,官老爷也不能随便定罪。相信很快能出去了。”

  夏父、夏母听了,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夏母道:“王大夫,你一定要救救阿辉,一定要救救他,我求求你了。”说完就要拜下去。

  王仲夫妇,急忙把二人扶住,王仲道:“阿辉是我徒弟,我一定会尽力帮他的。如果他们冤枉阿辉,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告上省里,告上京里。”

  看到这一场景,夏辉心中说不出的感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