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金祸定理

大易师 南易子 2074 2018.10.01 20:37

  夏辉站起身来,上下左右摇了摇头,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休。忽然眼角看到不过远处放着一份文案。

  这份方案就是冯夫子多天前发给自己的凶祸案例,里面有十五个被金祸所伤的记录,用来练习六爻占卜术凶祸篇的。可惜自己练习多天,却是完全没有进展。

  忽然夏辉灵机一动,既然正面推算不出,那何不尝试一下逆行反推呢?通过祸事种类,结合凶祸篇口诀,利用易理与数理的关系进行逆向分析推算,或许能找出易术的数理关系。

  有戏,可以尝试一下!有了姓名、生辰八字、祸事时间、祸事结果、祸事地点等变量与定理因子,通过正交变换将一组可能存在相关性的变量转换为一组线性不相关的变量,或者将相同本质的变量归入一个因子,可减少变量的数目,还可检验变量间关系的假设。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夏辉心中大喜,隐约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抓住了某个关键的线索。夏辉急忙把先前在课堂上积累的五个金祸案例整理了出来,再加上文案中的十五个,就有二十个案例了。

  以这些金祸案例为参数,形成线性回归关系,然后根据线性回归关系提取相关变量因子再进行逆向推算。

  夏辉先把祸事案例转化为数字或者易理,黄大元,生于大靖五年丁丑月乙亥日丙子时,于大靖三十年己卯月乙酉日辛巳时,在青头山砍柴时,被同行者误砍,轻伤。

  黄大元,黄属土、大属火、属金,生辰八字:大靖五年丁丑月乙亥日丙子时,也就是大靖5年农历12月12日,23-1点之间,青头山东北方向......

  花了不少时间,把十五份记录转化为数字、五行或者方位八卦后,夏辉开始在白纸上唰唰地进行大数据分析。

  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不知过了多久,夏辉重重拍在桌子上,猛的站了起来,兴奋地大喊了一声“椰死”。

  跳动的烛光下,看着眼前那几叠厚厚的草稿纸,夏辉紧紧地握着拳头,脸上的表情激动得有些狰狞。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给夏辉推算出六爻占卜术的数理关系!看到这个结果,他差点泪流满脸。

  这与其说是数理关系,不如说是数学定理。通过这数学定理与易术的数理关系可以代替易术占卜祸事。

  夏辉可以通过这数学定理,结合问卜者的姓名和生辰八字,能准确算出八字之人的金祸之事!已经正反验算了多次,皆是准确无误。

  这数学定理的局促性就是只能推算金祸之事,并且需要知道问卜者的姓名、生辰八字,如果是其他凶祸之事还是不适用的。

  夏辉打算把这数学定理命名为六爻占卜术金祸定理,简称金祸定理。

  这定理虽然只能推算金祸之事,但已经让夏辉激动万分。要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以后随着《河图洛书》和易理的深入研究,夏辉相信他一定可以推算出更多、更完整的易术定理。

  看着足足有两页纸的公式定理,夏辉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上辈子十多年苦读考进名牌大学是为了父母的面子,进入大公司工作,领高薪是为生活所需,为了在同学中抬得起头,说白了也是为了面子。名牌大学高材生、大企业高薪表面风光,其实过得却是浑浑噩噩,漫无目标,独自租住在一线城市的蜗居里更是感到空虚寂寞兼且冻。

  意外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相识仅几人,知心无一是,他其实有点不知所措。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很迷惘,他没有想过自己要如何牛逼,如何霸气侧漏,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自己再牛逼又有什么用呢?

  但是当他发现了易学这门后世没有开发的学科,他义无反顾地投身进去,不单单因为兴趣,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树立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现在真的推算出金祸定理,验证了易学的科学性,夏辉发现自己第一次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找到了生命的归宿,那就是穷尽毕生精力也要把这易术定理完善,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科学领域。

  夏辉忍不住哈哈大笑,老子这是要成科学巨人的节奏。

  此时已快天亮,夏辉没有收拾散落一地的草稿纸,小心翼翼地把那两页金祸定理对折起来,然后放到枕头下,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日上三杆,外头的吵杂声终于把夏辉从睡梦中唤醒。夏辉急忙穿上衣服,带上书袋,跑到院子去,看见师娘在洗衣服,夏辉急问:“师娘,现在什么时辰了?”

  “阿辉,你终于睡醒啦,现在是巳时二刻了。小东叫了你几次,你都没醒,我就先送他去县学了。”师娘笑道。

  “糟了,迟到了。”夏辉说完就往外跑。

  “阿辉,先吃早餐,厨房里有馒头。”师娘喊道。

  夏辉头也没回道:“谢谢师娘,我带回易院再吃。”说完就跑到灶房,锅里果然放着几个馒头,还有些温热。夏辉急忙拿起几个,放到书袋里,匆匆往易院赶去。

  走到教室门前,看见冯夫子正在讲学,夏辉敲了下门,走进去道:“冯夫子,不好意思,今天有事耽误了。”

  “嗯,夏辉,你回座位吧。”冯夫子淡淡地道,脸上略有失望之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夏辉刚坐落,就听到身后的冯东旭悄悄道:“叶炳焕,我就说他是故意迟到想逃避考试的啦。”

  侧面的叶炳焕邪声邪气道:“旭哥说得对,某些粗鄙之人还想学易,那不是丢人现眼吗?哪有旭哥如此天资,十五中七,简直就是个易学天才。”

  冯东旭哈哈一笑。

  又是这两个“人才”,夏辉无语了,现在课堂上,只得装着没听见。

  冯夫子又讲了一会易理,终于放下书本,道:“昨天说过今天要进行考核,看一下你们这段时间来学易的情况。”

  众学子激动连连,摸拳擦掌,仿佛这是一展抱负的机会。

  夏辉看得好笑,这个时代的学风和上辈子大有不同。上辈子学生们听到要考试,脸色都要发白,哪会像他们那样跃跃欲试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