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好消息

大易师 南易子 2037 2018.11.07 14:49

  被冯兴雷打了板子,夏辉怒气正盛,哪里有心思说什么线索。

  冯兴雷暗骂,明明只是打了两下板子,怎么成了几十大板了?他冷哼一声道,“你!你小子说不说?嘴硬就继续打!”

  我要是怕你,我夏辉二字就倒过来写!

  夏辉不屑道:“教尉大人,好大的官威啊,吓得我心里怕怕的。我一介良民,遵纪守法,从无逾矩之事。你却凭着官职,践踏王法,陷害忠良,企图屈打成招,我真的好怕啊。”

  夏辉拍拍胸口,装出一副惊恐万分的神情,那样子十分欠揍。

  冯兴雷脸色发青,正想继续反驳,谢林桥淡淡道:“冯教尉,你还是先出去吧。”

  冯兴雷愤怒地瞪了夏辉一眼,大袖一挥,带着几个亲信走了出去。

  谢林桥站在一边,好笑地摇了摇头,心里暗叹,这小子还真是牙尖嘴利!

  看在这易师太祝及时赶到,免了自己后面的板子,夏辉心里还是有些感激的,对谢林桥抱拳拱手道:“大祝大人,谢谢你了。”

  谢林桥点了点头,眉头一挑,“夏公子,现在可以说了吗?”

  夏辉脸上踌躇了一下,“太祝大人,那消息,你是如何知道的?”虽然知道肯定是谢弘文那两小子泄露的,但夏辉还是想先把事情搞清楚。

  “谢弘文你认识吧,他是我孙子。”谢林桥笑道。

  居然是祖孙关系!想想二人都姓谢,夏辉就想通了。

  夏辉好奇问道:“如此说来那个“师仁徒孝”的牌匾,也是谢弘文的主意?”夏辉一直觉得那牌匾送得怪怪的,而且送得那么及时。

  谢林桥哈哈一笑:“对,他说你们医馆就要被迫关门了,所以来求我送这匾额给你。但是,另一个匾额确实是我们易司特意赐给你的,为了表扬你捉拿邪师的义举。”

  “谢谢大人的赏赐。”夏辉表面感激道,心里却暗自骂开了,你送个牌匾有毛用啊,烧又烧不得,放着还占地方,还不如赏赐我些银两花花。

  如果被谢林桥知道夏辉所想,估计会被气得大吐几碗老血。

  “现在可以说说你所知道的线索了吗?”谢林桥收敛了笑容,严肃问道。

  夏辉沉吟了一下,正色道:“一年前杨家的火灾中,宅子里的三十二人全部无一幸免,这事情你应该知道吧?但我无意中得知,事实并非如此,其中有一人并没有死,此人叫刘林。明明死了三十一人,却有三十二条尸体,而且那刘林故意隐藏起来,我怀疑他和当年的火灾以及昨晚的火灾有关。凭着这条线索,很有可能找到幕后凶手。”

  谢林桥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紧紧盯着夏辉,似乎想要确定夏辉是否有说谎,“此人当真没有死?你如何得知?”

  “那人的确活着!至于如何得知的,请恕在下不便相告。”夏辉坚定地道。

  谢林桥看了夏辉一眼,点点头,“好!你有几成把握这刘林还活着?”

  夏辉毫不犹豫地道:“十成,我敢保证此人绝对还活着。”

  “其实,当年我们易司也曾察觉杨家那场火灾有可疑之处,但苦于一直找不到证据,所以最后不得不定性为自然失火。”谢林桥沉思了一会儿,“既然现在你提供了线索,我们不妨循着这条线索追查一二。”

  “大人,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夏辉笑着道。

  “过两天吧,如果还没有证据证明你杀人放火的话,你就可以离开了。”谢林桥对旁边的官差道,“把杨府火灾的档案全部找出来,放到我的公桌之上。”

  “夏辉,如果没事,我就先离去了。”谢林桥道。

  怎么没事?挨了两下板子不痛啊?

  夏辉表情痛苦道:“大人,我刚才挨了板子,现在整个身体都像要散架似的,能不能给我把椅子坐坐,还有,最好多加一张桌子,方便我放手。”

  谢林桥抿了抿嘴,努力忍住笑,对身边的官差道:“去找张桌子和椅子给他。”

  线索已经提供给易司了,接下来就看他们的侦查能力了。夏辉坐在竹椅上悠闲地学习陈仲源记录的课堂笔记。

  令夏辉微微失望的是,冯夫子依然没有教授新的易术,新知识都是易理要点和周易六十四卦象义详解。

  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教其他易术呢?就只教了六爻占卜术其中一篇。

  自从体验过易术的利害,夏辉一直想了解更多易术,希望借其他易术,丰富和完善自己的定理。

  呆在牢房里,哪里也去不了,幸好甚是清静,倒是个学习的好地方。这一整天夏辉都在看书学习,看累了,就拿起包子,边品尝边吹嘘一番,刺激一下吴道士,把吴道士激得七窍生烟,倒是很有乐趣。

  狱卒知道夏辉和太祝大人似乎有些关系后,对夏辉十分客气,还带人把夏辉的牢房收拾了一遍。

  第二天下午,夏辉正在专心看书,一个狱卒快步跑到夏辉面前,笑着道:“夏公子,恭喜恭喜,你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夏辉惊讶问道:“此话何解?”

  狱卒压低声音道:“我听说火灾的凶手已经抓到了,正在押往这里。凶手捉到了,就证明你是清白的,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出去了。”

  辉心里一喜,想不到易司查案效率这么高,如此短的时间就抓到凶手了,哈哈一笑,拱手拳道:“多谢这位大哥告知,出后去,请你吃饭!”

  这里虽然清静,是学习的好地方,还能时不时逗玩一下吴道士,但是,这里终究是监狱,没有自由,伙食不好,住宿环境更差,而且跳骚多如狗,蚊子大如牛,夏辉早就想出去了。

  夏辉看到正坐在地上发呆的吴道士,高声道:“老吴啊,我准备要出去了哦,你就慢慢在这里呆着吧。想到醉仙楼的闷野鸭、烧鹅还有鸡肉,我就要留口水了,出去后一定要去大吃一顿。哈哈哈。”

  “你!”吴道士又一被激怒,奈何知道自己说不过这小子,只得闭着嘴,眼中满是怒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