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脱险

大易师 南易子 3092 2018.09.14 22:13

  听到道士的叫喊声,夏辉暗道不妙,一把拉过少年,然后蹲在灌木丛,低声喝斥:“不要出声!”

  四周黑茫茫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灌木丛一米多高,密密麻麻。

  夏辉相信就算那死道士走近,如果不仔细察看,是不容易发现自己的。

  二人紧紧地靠在一起,心跳加速,大气也不敢吸,生怕发出丝毫的声响,惊动那个邪恶的道士。

  夏辉侧耳聆听,没有任何声响,四周陷入死亡般的沉寂。

  难道道士没有追来又或者找错了方向?夏辉紧悬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

  正在这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仔细一听,那是脚步声,并且一点一点靠近!

  夏辉心里暗暗叫苦,难道这次真的在劫难逃?死道士你能不能别过来,哥哥求你了!

  少年似乎也听到动静,惊得身体剧烈地颤抖。

  夏辉急忙左手紧紧地把他抱紧,右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出一点声音。心里恨不得少年暴打一顿,生死关头,你淡定些行吗?自己作死可以,可别害死老子。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夏辉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一丝极其微弱的亮光从灌木孔隙传来,死道士近在身侧!

  夏辉轻轻地从孔隙往外望去,只见道士拿着一个火把,站在不远处,正在察看四周。

  夏辉二人紧张到极点!

  “沙沙”的脚步声,继续响起,那老道士越走越近!

  夏辉感觉心都提到桑子眼了,后背冷汗涔涔,一动不敢动。

  时间一秒秒过去,老道士似乎发现了什么,正在不停寻找。

  夏辉神经绷紧,时刻准备着,只要老道士一发现自己,就冲上去拼命。

  终于,老道士又迈开了步伐,一步一步往远方走去。

  太惊险了!差一点就被发现了,夏辉长长松了口气,拉紧的神经渐渐放松,

  道士缓缓远去,四周再次陷入一片漆黑。

  等了一刻钟,未见道士复返,夏辉才敢出来,拉着少年,往道士相反方向跑去。

  逃,必须逃离此地,夏辉带着少年拼命往远方跑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东方的天空展现一片鱼肚白。

  此时夏辉和少年逃了一夜,终于到了山下,二人早已精疲力尽,相互扶持着。

  其实主要是夏辉扶着少年,那少年早已神智不清。两人衣衫褴褛,手上和脸上全是树枝留下的划痕。

  看见不远处有几间草屋,夏辉心里大喜,扶着少年跌跌撞撞地走过去。

  草屋前,夏辉抬起左手准备敲门,突然头脑一阵眩晕,接着摔倒在地,不醒人事。

  夏辉发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终于当上了部门经理。月入几万,买车买楼,把父母从乡下接到城里住,娶了公司一个美女做老婆。

  此刻在一百三十多方的房子和家人吃大餐,那金黄金黄的烤鸡腿,手臂大的龙虾,还有.....

  夏辉缓缓睁开了眼睛,叹了一口气,“看来又是发白日梦了,要起床上班了。”

  正要伸手到床头拿手机看时间,眼前的陌生环境让夏辉吓了一跳。

  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

  看了看身处的环境,这是一间狭窄的砖墙草房,三十来方的空间里并列放在两张床。与其说是床,不如说是砖头加木板再加一张席子。门口旁边放着两个木桶,一张木桌,五张木凳,十分简陋。

  夏辉猛然想起昨晚那心惊胆跳的经历,摸了下脸,发现脸上果然残留很多划痕,令人生痛。

  看来这一切都不是发梦,或许自己真的穿越了。

  不幸中的万幸,自己总算死里逃生,活过来了。

  在那个世界,父母和弟弟听到自己被雷电劈死的消息一定会伤心欲绝。夏辉不敢想象二老悲伤绝望的场景,一阵悲痛涌上心头,两行泪珠情不自禁流了下来。

  悲痛过后,令夏辉稍稍安慰的是,幸好公司福利好,给每个员工都买了很重的保险,那笔钱应该够父母和弟弟好好过日子了。

  希望他们能早点放下自己,开开心心过日子,弟弟能代自己好好孝敬二老。

  夏辉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在一间大型科技公司上班,担任大数据分析师,时下很稀缺的职业。

  福利很好,除去意外保险,五险一金,发下来的工资也有七八千,大学毕业三年就有这个工资,在身边同学中也算高了。

  “有没有人啊?”夏辉用沙哑的嗓子叫一声。

  一个中年妇女冲进来,一把抱住夏辉,硬咽道:“阿辉,你终于醒啦!别怕,娘在这里,娘在这里,别怕。”

  “你是?”夏辉疑惑道。

  妇女紧紧地抱着夏辉,哭道:“儿子,娘亲在这里。都怪娘,怪亲不好!娘知道你脑子不好,不应该让你独自去街口买盐,我错了。你别怕。”

  夏辉本来身上有伤,被妇女紧紧一抱,整个身体都快散架了,待听到那妇女说什么娘亲,什么脑子不好的,顿时有种吐血的冲动。

  夏辉干咳了几下,挣扎一翻,无语道:“大婶,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却脚的。”

  “好,好,娘看到你醒了,太高兴了。”妇女可能太激动了,没有注意到夏辉对她的称呼。

  “大婶,这是哪里啊?”

  “儿子,这是你家,我是你娘啊,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妇女惊慌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夏辉愣了一愣,急道:“你真的是娘?”

  妇女用衣角擦去泪水,哽咽道:“我可怜的孩子,脑子本来就有问题,现在居然连娘都不记得,阿辉,是娘对不起你。”

  这,这又是什么情况?谁的脑子有问题,怎么听起来说是我?夏辉有些傻眼了。

  妇女又道:“你先不要多说,娘去拿东西给你吃。”

  看到大婶走了出去,夏辉拿起床边的铜镜照了照。

  “鬼啊!“夏辉忍不住惊叫起来。

  铜镜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一张陌生的脸孔,脸黄饥瘦,稚嫩,满脸的伤痕,再站起来比量一下身高,比自己原来的身高矮了一大截。

  “这是我吗?”

  夏辉呆呆地坐到了床上,对自己突然变成另一个人感到有些难以接受。

  正在此时只见那妇女拿着一碗汤和一碟鸡肉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大叔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大叔显得很激动,双手紧紧地互握着,眼角泛着泪花,直直地看着自己。

  再看那孩子,同样面黄饥瘦,看到夏辉的神情有些关怀,又有些厌弃,时不时望向那碟鸡肉,咽了两下口水。

  “阿辉,快吃些东西,阿娘特意杀了只鸡给你补补身子。”夏母笑道。

  夏辉看到那碟鸡肉,发现自己肚里一片空虚,饥肠辘辘。先抛开脑中的疑惑,接过汤和肉猛吃了起来。

  妇女和大叔看到夏辉狼吞虎咽的样子,都用衣角擦起了眼角控制不住的泪水。

  而小孩拉长脖子看夏辉吃肉,不断地咽口水。

  日出日落。夏辉此时坐在茅屋的石蹲上,此时离夏辉“回家”醒来已经两天了,夏辉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也知道了大概。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夏辉,是个智力低下的呆子。今年十四岁,那天独自去街口买盐,不小心被道士诱骗了,被绑到附近的山上进行血祭施法。

  后来夏辉和少年从道士手中逃脱,跑到山下村子,被村民发现。

  那个被夏辉救出的少年,向村民讲述了发生的事。村长报案,官差果然在山上发现另外两孩子尸首,而那道士早已不知所踪。

  这件案子轰动了整个青南县,随后少年和夏辉就各自被家人带走。

  夏辉直至在第二天才清醒过来。

  夏辉推测自己灵魂穿越来到这个身体,估计跟那天的雷电有关。自己就是下班赶地铁被雷电劈中,而再次醒来却是被雷声惊醒,这究竟是巧合还是真的有所关连呢?夏辉就不得而知了,这还是留给专家读者研究吧。

  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夏辉还不太清楚,这两天夏母死活不让他离开家里半步,生怕他再次被人拐走。

  夏辉这两天的表现不再像以前那样傻傻的,倒让夏父夏母又痛哭了一场。他们以为是夏辉亲身经历了绑架事件,刺激了灵智,从而恢复正常。

  当天醒来跟在夏父身边的孩子,是夏辉的亲弟弟,叫夏东,十二岁,现在和夏父去田里种活了。

  这两天感受到夏父、夏母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加上这具身体的确是他们的儿子,夏辉渐渐地也接受了这个身份。

  自己不能够回去了,那身体又是人家的儿子,那就留在这里,代他孝敬父母吧。

  从木门望向屋内,家徒四壁,相当清贫了。

  那天那碟鸡肉,也是夏母把家里唯一的老母鸡宰了,给夏辉压压惊,补一下身子。

  想到夏东那时咽口水的表情,夏辉微微一笑。

  夏辉在石蹲上傻笑,夏母在旁边纳鞋垫,这两天夏辉总是看到夏母做这个,据说这些鞋垫可以拿去市集换钱。

  “阿辉,笑什么,说给娘听听。”夏母看到夏辉傻笑,好奇问道,眼中满是慈爱。

  “没,没什么,娘,还有二刻钟,爹和小弟就要从田里回来了。不如我们一起到田里,帮他们拿一下农具?”

  在家里坐了两天,实在闷得慌,也想到处走走,多了解下这个时代的情况。

  夏父、夏母一辈子生活在村里,很多情况都不太清楚,夏辉怕自己这个假儿子被怀疑也不好多问。

  夏母看到夏辉十分期待的样子,点头笑道:“那好吧,我们一起到田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