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午夜惊魂

大易师 南易子 2079 2018.10.08 21:13

  夏辉走到旁边的一间铺子门口,拍了拍木门,高声喊道:“有人吗?里面有没有人?能不能问个路?”

  铺子里安静一片,没有人回应。

  “汪汪汪......”

  突然一阵急促的狗吠声从屋里传来,夏辉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两步,只见那木门被狗从里面撞得啪啪作响。

  你可别破门而出啊!夏辉看得心里发毛,又等了一会儿,依然没有人回应,铺子里还是漆黑一片。

  夏辉只好走到不远处的铺子,再拍门问路,希望能人出来指一下定,回应他也只是另一把狗吠声。

  汗,一连拍了四间铺子,却不见一人活人,夏辉无奈地放弃拍门了,只得一间一间找下去。

  昏暗的街道上,寂静无声,夏辉延着街道,一间间铺子找下去,每到一间铺子就站在门前,借着微弱的星光细细打量那悬挂在门上的招牌。一直找了几十间,花费了不少时间,夏辉终于发现了在一间铺子大门上悬挂着“铁匠铺”的木匾。

  夏辉心里一喜,应该就是这家了吧。用力推了推铁匠铺的铁门,却是紧紧地关闭着。

  “里面有没有人,张铁匠在家吗?”夏辉大喊。

  里面却是没有人回应,难道搞错了?夏辉又喊了几声,铁匠铺里依然安静一片。

  夏辉趴在门上,眯着眼往门缝望进去,里面居然隐约有亮光!只是极其微弱,时明时暗的,一闪一闪的,不留神看,还以为是天上的月光。

  夏辉借着微弱的亮光,打量着铺子,只见入眼的是一个露天院子,四周一片零乱,摆放着不少铁锅、锄头、刀具等等,还有一个火炉,应该是打铁用的。

  突然夏辉怔住了,只见院子里不远处的一角,有一个药箱放在地上,夏辉细细一看,这不正是师傅的药箱!药箱似乎是被人摔倒在地上的,盖子已经打开着,里面的草药散落一地。

  夏辉暗叫不好,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从心头升起。

  里面有烛光,应该有人的,但为何没有人回应?难道师傅被绑了,又或者是被杀了?夏辉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旋即又是焦急又是担忧。

  夏辉看了看四周,寂静一片,一个人也没有。难道要撞门而入?可是这铁匠铺的门不是木制的,是完完全全的铁制门,这该如何撞,自己的小身板能撞开吗?

  夏辉最终还是放弃了以肉撞铁的打算。环视了屋子两侧,发现在右侧三米高处有一个窗子打开着,夏辉心中大喜,急忙四处寻找,终于被他在不远处找来了一根晾衣服的大竹杆。

  把竹杆斜靠在墙上,夏辉顺着杆子往往上爬,终于艰难地爬到了窗子。夏辉试了一下,幸好自己身体瘦弱,倒是勉强能挤进去。

  通过窗子,进入铁匠铺内,夏辉整个人神经绷紧,额头大滴汗珠冒出。

  夏辉环顾四周,这院子应该是打铁的场所,刚才爬进来的窗子,原来是用来排烟通气的窗口。火炉还在静静地燃烧着,氤氲着缕缕白烟,或许是长时间没有加炭,又或者是早已没有人拉风箱,炉子下的碳已是暗红无光,火势很微弱,快要烧尽。

  夏辉顺着烛光,小心翼翼往屋子走去,或许因为心里紧张,手心满是汗水。

  屋子的门虚掩着,留下一条不大不小的缝,先前在外面看到的亮光正是从那门缝里透射而出。

  夏辉轻轻地推开大门,“吱呀”的一轻响声,呈现在眼前一扇陈旧的屏风。

  进走大门,穿过屏风,眼前的景象令夏辉大惊失色,吓得差点魂不附体。只见屋子正中的地面上铺着一张席子,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身穿寿衣静静地躺在席子之上,脸色苍白,一动不动。

  这孩子头部向里,双脚伸向屏风方向,两处都各放着一个香炉和一盏油灯,屋子里的亮光正是这两盏油灯发出的,香炉里三支香正缓缓燃烧着。

  在孩子侧面的地上放在一个火盆,显然不久前曾经烧过纸钱,几缕白烟从火盆冉冉升起,散向四周,把整间屋子熏染得云雾迷蒙,特别阴森恐怖。

  安静的深夜,闯入一间空无一人的宅子里,突然发现一个死人躺在里面,这场景实在过于惊悚。夏辉心里完全没有准备,顿觉双脚发软,重重地坐到地上,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巴,生怕自己的惊叫声,惊扰了屋中的亡魂。

  坐在地上,眼角总是不经意瞄到少年那苍白的脸孔,一阵阴风拂过,夏辉吓得心里发毛,正想着站起来退出屋子。突然之间,在屋角处传来男子呜呜的哭声,凄惨渗人,隐隐还有些低声话语。

  在这阴森恐怖的环境下,突然听到哭喊音,令人毛骨悚然,夏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刚才心神一直在那孩子身上,却没有留意还有人,夏辉循声望去,顿时倒吸了冷气,声音方向空空如也,哪里有人!空无一人,那么声音又是从哪里传来的呢?夏辉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只觉后背冷汗涔涔,不会是有鬼吧?

  “呜呜,呜呜.......”渗人的哭声再次从那角落响起。

  夏辉脸色发白,吓得浑身颤抖,试图站起来,逃离此地,双脚却是不争气,软弱无力。

  心里直骂娘,夏辉紧紧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几口大气,双手握得紧紧,心里快速默念:“世界不会有鬼的,假象,都是假象!我只相信科学,只相信数据,不信鬼神.......”

  终于夏辉慢慢睁开了眼睛,心里的惊恐散了一些,再次看向那孩子,依然躺在席子上,倒是没有先前那么恐怖了。

  先前那恐怖的哭喊声,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

  夏辉再往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细细一看,发现原来那里有一个洞口,只是屋子内烛光微弱,又是烟雾弥漫,看得不太清晰。

  原来不是有鬼,而是有人!应该有人在那地洞之内!夏辉长长吁了口气,鬼魂这些触摸不到的东西,实在太吓人的。

  夏辉艰难地站了起来,深吸了几口气,缓缓往洞口方向走去。走近一看,没错,这就是一个地窖,刚才的哭声正是从这个地窖隐隐传来。

  地窖下传来一丝微弱的亮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