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推算失败

大易师 南易子 2013 2018.10.29 19:58

  拿着厚厚的定时纸,夏辉心里说不出的激动。此行城北,虽然发生了些小曲折,但还是顺利拿到了定时纸。有了这定时纸,推算火祸定理应该能水到渠成了。

  夏辉回到家里,迫不及待地走进房间,从怀里取出那沓定时纸,细细检查一番。

  令人奇怪的是,夏辉仔细数了几次,发现居然有三十四本定时纸。可杨夫人明明说当日火灾烧死了三十二人,那应该是三十二本才对,怎么多出两本来了?

  夏辉打开每本定时纸仔细查看,其中一本赫然写着杨小萱的名字。夏辉微微一笑,或许是杨夫人忘记拿出她自己和小萱的定时纸了。如此说来多出来的两本就是她们母女的。

  想起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夏辉会心一笑,下次再见面时,一定要捏一下她那肉嘟嘟的小脸蛋。

  现在定时纸有了,但问题又来了,还有一本乃是杨夫人的,必须要挑出来才能进行推算,否则一组数据有误,会令整个推算结果产生其大的偏差。

  该如何挑出杨夫人的定时纸呢?夏辉沉思了一会儿,倒是想出了一个办法。

  夏辉首先把男的定时纸挑选出来,放在一边,然后在剩余的定时纸中,把三十岁以上和二十岁以下的也挑选出来,缩少范围。按年龄性别排除后,剩下的几本定时纸中,肯定有一本是杨夫人的了。夏辉数了一下,还剩下六本。

  杨夫人今天差点被人迫良为娼,因钱财遭到小人陷害,乃是祸事。既然是祸事,就可以用六爻占卜术进行验证,只要能算出这六人之中谁今天有祸事,那这个人就必然是杨夫人了。

  夏辉从怀里取出三枚铜钱,运用六爻占卜术对这六个人分别进行凶祸占卜。

  空卦,空卦、金祸之卦、空卦、人祸.....

  推算了几遍,夏辉最终确定,写着“郭玉娇”的定时纸就是杨夫人的。那卦象显示有祸事,妇人遭小人陷害,有灾,不利财,与他人发生口角,多得贵人相助。

  夫人被那梁员外以欠条算计陷害,当时又与人发生争执,幸好得自己相助才化解祸事,这正暗合卦象之意。

  而其他人或是空卦,或是其他卦象,人都死了,所得卦象很明显是虚卦,乃是占卜者心境不稳所产生的错误之卦。

  杨夫人母女的定时纸挑选出来了,那剩下的三十二本定时纸应该就是那烧死的三十二个人了。

  夏辉深深吸了口大气,姓名、生辰八字、祸事时间、祸事类型甚至祸事地点都有了,终于可以开始整理案例了。

  夏辉利用河图洛书的数理易学关系,把各个要素进行拆分转化,再以所得的数字进行分类分析统计,最后开始逆向推算。

  有了金祸定理的推算经验,夏辉对这火祸定理志在必得。只见他在白纸上奋笔疾书,不断地运用后世的数学知识进行推算分析,思路十分顺畅。

  随着时间的推移,桌子上堆放的纸张越来越厚,里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字和数学图形,夏辉越写越是激动,整个人处于亢奋状态。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阿辉,出来吃饭啦。”院子外,夏母的叫声响起,原来此时已是日落西山,到了晚饭时间。

  夏辉全身心投入到数学推算之中,竟然没有听到夏母的叫喊,依然毛笔晃动。

  “阿辉,出来吃饭啦!先不要看书了。”夏母又叫了一声。

  夏辉终于从推算中清醒过来,他愣愣地看着桌子上的白纸,脸上满是疑惑不解。他那双手紧紧地握着毛笔,浑然不觉那笔尖早已戳在桌子之上,笔头变了形状,那桌子乌黑了一大片。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应该的,没理由啊......”夏辉喃喃自语,眼中满是不甘,浑然忘记了回应夏母。

  夏母在院子等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听到夏辉的回应,疑惑地推门走进夏辉的房间,一跨进门槛,夏母却是大惊失色。只见眼前的儿子披头散发,表情疯狂,微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桌子的纸张,左手不停地翻页,自言自语,十分吓人。

  “阿辉,你怎么了?别吓娘啊!”夏母惊道。

  听到声音,夏辉把目光转向夏母,茫然的眼神渐渐聚焦,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娘,我没事。”

  夏母惊疑不定,走到夏辉身边,结巴道:“你,你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你不用紧张。”

  “没事就好,你吓死娘了。我还以为你又变得像以前那样.......”夏母没有说下去,刚才看到夏辉的举动和表情,让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儿子又变回以前的样子,傻呆傻呆的,总是自言自语,行为怪异。

  “娘帮你梳理一下头发吧。你这孩子,怎么看书看得这么疯狂?”夏母从怀里拿出梳子,要帮夏辉整理头发。

  夏辉尴尬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道:“刚才看得太入迷了,我想问题时总是习惯性挠头,所以有点乱。”

  看着眼前厚厚的纸张,夏辉眉头紧锁,心里满是疑惑,自己反复推算了十多遍,居然得不出正确的算式。但明明和推算金祸定理时的思路、方法一致,为什么结果却是错误的呢?夏辉想得头大,却想不出原因。

  “阿辉,别看了,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帮夏辉梳理好发髻,夏母仍然心有余悸,生怕夏辉再看下去,真的疯魔了。

  “哦。”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夏辉和夏母一起到厅子吃饭。

  “哥,快来吃饭。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鸡肉。”夏东叫喊道。

  我什么时候喜欢吃鸡肉了,我怎么不知道?夏辉笑着道:“你小子嘴馋,明明是自己喜欢吃,偏偏又要拉上我。”

  夏东嘿嘿一笑,“娘亲手煮的鸡肉我当然喜欢吃,哥,难道你不喜欢吗?”

  看着夏母审视般的眼神,夏辉连忙打了个哈哈,“喜欢,娘煮的,我当然喜欢。”

  “你两个家伙,别说话了,快吃饭。”夏母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