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邪师

大易师 南易子 2257 2018.09.29 22:30

  把《河图洛书》粗略读完后,夏辉激动得快要跳起来了。这两幅看似简单的图案却是极奇不简单,里面居然蕴含着深奥的易学之理。而夏辉也终于知道了这本书的来历。

  原来在几百年前,一个叫吴子辰的落魄书生无意中得到了传说中的河图洛书,秘密参悟,经过几年的研究,居然让他从中参悟出一门易术。

  他自知河图洛书的高深,自己资质有限,不可能研究透彻,为了让其后人能够解开更多的秘密,吴子辰把河图洛书抄画到一本空白书里,并且写下自己参悟的一些见解。

  此后这本书成为了吴家的家传之宝,一代传一代,每代家主都把自己的一些独特见解写在书的后面,后来居然又创出一门易术。而吴家凭借着两门家传易术,渐渐地成为了一个易学世家。

  河图洛书居然能让人参悟出新的易术!夏辉心中又是惊喜又是疑惑,这真是好东西啊。

  想到吴家创出了两门易术,夏辉急忙把这书籍来回翻看,找了几遍,可书中却是只记录着吴家历代祖先对河图洛书的见解,不见易术口诀,夏辉暗叹可惜。

  难道这血祭易术就是吴家的家传易术?夏辉也被这想法吓了一跳,实在难以接受大名鼎鼎的河图洛书居然会和邪恶易术有这层关系。

  夏辉翻到河图洛书后面,最后更新日期是一百多年前,再联想起那老道士也是姓吴,听他说自己的家族也曾是易学世家,或许那老道士就是吴子辰的后人吧。只是后来家道中落,再无易师,一代不如一代,才沦落到如今的境地。

  河图洛书在夏辉上辈子的世界里本来就很神秘,来到这里,居然还和易术扯上关系,这激起了夏辉极大的兴趣。于是夏辉开始细细精读,越读越难以置信,从吴家一代一代留下的心得笔记中,夏辉不仅仅看到了一些易学之理,居然还看到了后世复杂的数理知识。

  比如其中吴家有一代家主指出河图中的点数是五十五,其中一、三、五、七、九是天数,二、四、六、八、十是地数,天数累加是二十五,地数累加为三十,两数之和为五十五。河图中的天数是奇,是阳;地数是偶,是阴,阴阳相索。

  还有一个家主指出河图中上、下、左、右、中五组数目分别与火、水、木、金、土五行有关。金、木、水、火、土这几种物质基本形态的生成与转换,甚至万物生长都可以从这图上得到启示。由此定义这十个自然数中一、二、三、四、五为生数,六、七、八、九、十为成数。从而得出五行相生之理,天地生成之道。

  河图洛书是上古时期的产物,难道上古时期就已经发现了众多数学原理?这推论让夏辉大为一震,这河图洛书与数学究竟有什么关系?

  夏辉翻到河图洛书的图案页,再一次细细观察,却还是看不懂,这些线条和圈圈难道真的隐含着什么秘密?

  最后夏辉只能先拜读吴家历代祖先的见解,诸多见解也是似是而非,十分模糊,夏辉也只是弄明白了一小部分。

  外面传来三更铜锣声,此时已是深夜十一、二点了,一阵困意袭来,夏辉唯有放下书本,以后再慢慢研究了。

  第二天,夏辉继续到易院学易,一回到教室就听到不少学子说邪恶道士的事。

  “你有没有听说?最近青南县的几起命案,都是一个邪恶道士所为。”

  “听说此人血盆大口,最喜欢吃小孩子了,专门晚上出来抓小孩子。我家大人说了,晚上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走。”

  “哈哈,这个是你爹娘吓你的。我听说,那道士学得一种强大的易术,通过活人祭天,可以杀人于千里之外,幸好有三位绝世高手经过一番激烈打斗,终于把人擒下。”

  ......

  想不到事情都传开了,并且各种版本乱飞,夏辉心中暗暗偷笑,自己啥时候成了绝世高手了?

  冯夫子板着脸走进教室,望了一圈,意味深长地看了夏辉一眼,整个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最近青南县发生了几起命案,凶手前天被捉到了,大家可知道?”冯夫子居然一开口就提起了此事。

  课堂上顿时议论一片,显然不少学子也是知道的。

  听着下面各种版本,冯夫子哭笑不得,于是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说到擒获凶手的人时,并没有点名道姓,只说是三位义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辉总觉得冯夫子说到这里时,似乎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夫子的讲述倒和夏辉说的出入不大,只是很多细节都没有了。

  夏辉想起冯夫子身为一个四品易师,或许在易司中认识一些官员,知道这些情况并不难。

  “今天上课前,我先和大家讲一下易师的死敌,也是全天下人的死敌。”冯夫子咬着牙道,神色十分严肃。

  夏辉吓了一跳,易师的死敌,天下人的死敌,这么夸张!难道这世界还有什么异族入侵?

  教室鸦雀无声,显然众人也是被冯夫子气势震住了。

  “这世上,有些易师,或者说有部分学易之人,为了谋取钱财、满足私欲或者发泄仇恨,会做一些逆天之事,比如刚才说到的血祭活人。除了这个,还有人利用易术败人时运、断人生路、乱人风水、蛊惑他人自祭等等的,这类人叫邪师,人人得而诛之。”

  “邪师乃是我们学易者的败类,伤天害理,祸害生灵。”冯夫子顿了一下道:“我们学易,是为了顺应天地运行的规律,道之法则,是为了趋吉避凶,造福百姓,切不能使用易术伤害他人,你们一定要切记。”冯夫子严肃道。

  “是!”众学子齐声应道。

  居然还有邪师这类人,夏辉暗暗心惊,不过想想也释然,无论多文明的社会,总有一些人为了私欲而害人的。在上辈子就有不乏毒贩、枪贩、人贩的,为了利益,再伤天害理的事情都会有人去做。

  夏辉摇摇头,对这些深恶痛绝。想想那老道士,为了钱财血祭活人,简直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冯夫子又把大家教育了一番,才开始讲课。

  中午放学后,夏辉正打算赶紧去饭堂吃饭,岂料冯夫子走到他身边,微笑说道:“夏辉,你跟我去酒楼吃饭。”

  未等夏辉回应,冯夫子已经走出了教室。

  夏辉只得悻悻然跟上去,旁边的学子听到冯子的话语,都满脸羡慕地望着夏辉的背影。

  一路上,冯夫子都没有说话,夏辉只好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心里思量着冯夫子到底有什么事要私下里找自己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