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青南第一易学世家

大易师 南易子 2102 2018.10.06 23:58

  之后两天,夏辉正常到易院学易。

  这天放学后,谢弘文和陈仲源不知为何,又再邀请夏辉吃饭,俗语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夏辉只好答应了。

  三人有说有笑离开了易院,谢弘文二人知道夏辉要先接弟弟回家,于是约好时间到醉仙楼吃饭就各自分别了。

  送了夏东回医馆,夏辉打了声招呼就往醉仙楼赶去。

  想起离开医馆时,夏东那深闺怨妇般幽怨的小眼神,夏辉就恨不得把那小子痛扁一顿。

  夏东这小子太贪吃了,知道自己是去醉仙楼吃饭,就苦苦哀求,要求带上他。但自己去和同窗吃饭,带上个弟弟,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好说歹说,终于答应把剩菜打包给他,他才不情不愿的留在医馆。

  到了醉仙楼,夏辉按事先说好的报上谢弘文的名字,小二恭敬道:“原来是谢少的朋友,这边请。”

  哪里来的谢少,夏辉解释道:“是谢弘文,不是谢少。”

  小二笑着道:“没错,没错,就是谢少,这边请。”

  小二很快就把夏辉带到一个包间,进去一看,果然是谢弘文和陈仲源二人,小二恭敬道:“谢少,人齐了吗?现在可以上菜了不?”

  “可以了。”谢弘文点头道。

  汗,原来这小子是谢少啊,夏辉嘻嘻笑道:“谢少,小人有礼了。”

  谢弘文连忙站起来,尴尬道:“夏兄弟,你就别抬举我了。叫我弘文或者小谢就可以了。”

  “哈哈,谢同学,你我就别客气了。”夏辉当然不会叫小谢了,人家年龄虽小,但是有身份,夏辉自然不敢居大了。

  一旁正在品茶的陈仲源道:“你俩就别客套了,坐下来一起品茶。”

  很快各种菜式陆续送了上来,谢弘文虽然是富家公子,却是开怀大吃,甚是豪迈。夏辉更不用说了,简值饿鬼托世,各种菜式,来者不拒。倒是陈仲源吃得比较斯文,慢嚼细饮,三人一边品尝各种佳肴,一边举杯对饮,一时说不出的快乐。

  陈、谢两人和夏辉虽然认识不久,三人却是意外的投缘。

  “夏辉,你和冯东旭有仇吗?怎么他总是针对你?”谢弘文好奇道。

  夏辉一副无辜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妒忌我有才华吧。我都掩饰得那么好,都不知道他怎么发现的?”夏辉一副无奈又不解的样子。

  “哈哈哈哈。”陈、谢两人大笑,这夏辉还真有意思。

  笑毕,陈仲源肃正面容道:“夏兄弟,这冯东旭不好惹,你以后尽量不要得罪他为妙。”

  一旁的谢弘文道:“嗯,仲源说得对。这冯东旭嚣张跋扈,自视易学天才,我也看他不顺眼,但得罪冯东旭还好说,得罪了他的家族就不好了。”

  夏辉看二人的神情,似乎对那冯东旭颇为忌惮,问道:“冯东旭有什么大背景,不会是皇亲国戚吧?”

  “倒不是皇亲国戚,但冯家可是青南县第一易学世家,并且是近一百年来稳居第一的易学世家。冯东旭的大伯、祖父、二祖父、太祖父都曾经是青南县太祝。现在虽然青南县太祝虽然不是冯家之人,但他父亲在青南易司担任要职,他大伯在江陵省易司为官。冯家被称为青南县第一易学世家并不为过。”陈仲源说到青南县太祝时望了谢弘文一眼。

  这也太夸张了吧,说是官宦世家都不为过,青南县易司都快被冯家垄断了,冯东旭可以说是官三代了,夏辉也被这深厚背景吓了一跳。

  不过夏辉想到自己两世为人,经历了两次生死,还有什么可怕的,随即笑着道:“我和冯东旭之间的小争闹,难道他家里人还会出面?如果真是这样,那冯家也不用太高看了。”

  谢弘文二人看夏辉淡淡定定的样子,没有丝毫慌乱,不由得对夏辉高看了几分。

  “打赌输了,扫个茅房而已,又不是血海深仇,他冯家的大人物哪有时间管这些小事。”夏辉道。

  “扫茅房当然是小事,又不用他扫,主要是面子,冯家的面子,青南第一易学世家的面子。”谢弘文道。

  不用他扫?夏辉疑惑道:“怎么回事?他不愿去扫茅房?他要赖账?”

  谢弘文白了夏辉一眼,笑着道:“夏兄弟你怎么糊涂了?他冯家这么多家丁下人,随便找一个来易院,趁没有人的时候扫一下茅房,不就可以了,到时谁知道不是冯东旭打扫的呢?”

  艹,还有这种操作,怪不得当时冯东旭答应得这么爽快,这可是坑我啊。

  陈仲源看到夏辉沉默不语,笑着问道:“夏兄弟,如果你输了,不会真打算自己扫茅房吧?”

  谢弘文也满脸古怪地看着夏辉,他们这些公子哥儿平时吃个水果都要下人削皮,哪有可能亲自去扫茅房?要他们扫茅房,无异于让他们去死。

  夏辉看着这二人古怪的表情,叹了一声道:“我们这些农家孩子,哪有什么仆人?不过,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扫茅房,因为我没打算输,我又怎么会输呢?哈哈哈。”

  谢弘文和陈仲源看着夏辉独自大笑,心里都同时想到两个字“高人”,绝对的高人!

  两人异口同声道:“夏兄弟高才,佩服,佩服!”

  三人又聊了一会,夏辉打算去结账时,却是被谢弘文拉住。谢弘文道:“今天出来吃饭,一是庆祝夏兄赌局胜出,喜得龙诞香,二是我和仲源真心想要结交夏兄,饭钱当然是我请了。”

  夏辉不好推托只好作罢,看来又要请他俩去吃云吞面了。

  “小二,拿个食盒来,帮我打包这些剩菜。”夏辉把外面的小二叫进来道。

  小二很快就把食盒拿来,却是满脸疑惑,来醉香楼包间吃饭的,有哪位老爷会打包剩菜?

  “夏兄弟,你这是?”谢弘文和陈仲源不解地望着夏辉。

  夏辉老脸一红,打了个哈哈,笑着道:“家里养了只大狗,打算给他加加餐,今晚他可有口福了。”小东,你可别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太嘴馋。

  谢弘文和陈仲源哪有听过这种事,顿觉新奇,嚷着有机会要到夏辉家里看大狗。

  回到家中,把剩菜给夏东,夏东兴奋得呱呱叫,吃得津津有味。夏辉想起小狗的故事,哈哈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