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请风水易师

大易师 南易子 2006 2018.10.23 11:45

  第二天早上,夏辉带着银两出门去易馆,打算请风水易师到新宅子看风水。

  先前夏辉陆陆续续得了几笔银两,认为自己有些钱了,几年内可以衣食无忧,不用为银两发愁。

  结果今天他把房间都翻转了,可怜地发现原来自己只剩下一两银子加二十文钱了,这一两银子还是从冯东旭那里“换”来的。

  当然,夏母那里应该还有七两银子,是李员外给的答谢金用剩的。当初李员外给了四十两,自己上易院用了三十两,小东上学用了三两,剩下七两银子。但夏辉可没有这个脸皮跟夏母要。

  夏辉心里盘算,除了请易师,还要给新宅子置办家具电器,哦,这时代还没有发明电器,但也要买锅碗瓢勺吧。吃饭还要买柴米油盐,再省也要加两块肉、一条青菜的吧。

  唉,这日子穷得没法过了。

  一路为银两发愁,夏辉终于来到了乾坤街,还是那么气派,还是那么热闹,每间易馆依然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问卜。

  冯氏易馆当然不能再去了,可不能便宜了冯东旭那小子。去赵氏易馆吧,赵家主还是蛮有义气的。

  夏辉再次走进赵氏易馆,一个店小二迎了上来,夏辉心里一乐,居然是当初给自己介绍产品的店小哥。

  店小二显然也认出夏辉了,吓得脸色发白,支支吾吾道:“公,公子,你,你......”最终,店小二还是说不去,没办法,当初被夏辉伤得太深,讲解了一个多时辰,却是一文钱的东西也没有卖出去。

  夏辉没有等店小二说下去,笑着道:“小兄弟,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你,你,你.....”店小二惊得后退了两步。

  “我要请易师上门看新宅子,到这边登记对吗?”夏辉笑着道,心里被那店小二惊慌的神情逗乐了,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店小二僵硬地点了点头,待看到夏辉进入了房间,店小二心里一松,长长吁了口气。

  夏辉走进房间,又一个店小二迎了上道:“公子,不知你需要办何事呢?”

  “我是新居入宅,打算请易师帮忙看一下风水。”夏辉往里望去,只见里面居然还有几间房间,类似酒楼雅间的格局,只是少了几分奢华,多了几分雅致。

  小二把夏辉带到左边第二间房,敲了两下门,里面传来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请进。”

  夏辉推开门扉,走进里面。

  一个年轻男子正坐在桌案边翻书,低着头看不清样子,却见他淡淡问道:“何事?”

  “新居乔迁,看一下风水。”夏辉无语道,这人怎么这般无礼。

  “多大?”

  “一进院落。”夏辉翻了下白眼,你倒是抬头说话啊。

  “地址?”男子终于拿起毛笔,打算记录下夏辉报的地址。

  等夏辉报过地址,男子淡淡道:“好了,明天巳时我会到府上进行风水定宅。你先付一两定金,剩余一两,明天看完了再付。”

  男子放下笔,目光又转回到书上,似乎没有抬头的意思。

  定金要一两,尾款还要一两,看个风水要二两银子!夏辉吓了一跳,弱弱地问道:“老哥,能打个折吗?”

  男子似乎愣了一下,终于抬起头来,二十五六岁,温文尔雅、一副书生模样。

  那男子疑惑道:“打个折?什么意思?”

  夏辉嘿嘿笑道:“就是能不能收便宜一点,比如全程只收一两银子,或者五百文。”

  男子看了夏辉一眼,再次低下头,淡淡说道:“二两银子,恕不议价。”

  好吧,你牛比,夏辉早就受够了这高傲的男子,转身就走。刚到门口,男子的声音骤然响起。

  “等一等。”

  夏辉转过身去,看到男子手里拿着张纸,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你就是那个帮陈账房孙子避祸的易师?”男子问道。

  夏辉脸上闪过一丝愕然,脱出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男子哈哈一笑,站了起来,拱了拱手,“刚才在下看书过于入神,有所怠慢,请小哥不要见怪。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陈账房的宅子动土时就是找我看的风水。”

  男子扬了扬手上的纸张,里面正写着夏辉刚才报的地址。

  “原来如此,那个,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呢?”夏辉疑惑问道。

  男子笑道:“你的宅子风水,我可以免费帮你看,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听说陈账房孙子的凶祸是你化解的,能不能详细给我讲一下过程?你莫要误会,我不是想偷学你的独门易术,只是想了解一下你是如果化解死劫的。”男子拘谨地说道。

  独门易术?夏辉有些糊涂了,自己用的可是最常见的六爻占卜术,不过只要讲讲故事就可以免费看风水,夏辉倒是乐意。

  “真的免费?”夏辉想再确实一下。

  男子点点头,目光澄澈,“绝无虚言。”

  夏辉于是把自己占卜的过程和指点陈账房的避祸的事项说了出来,当然,省略了金祸定理的部分。

  男子惊讶地看着夏辉,不敢相信地道:“居然是六爻占卜术,而且化解死劫之法竟然如此简单。怪哉,怪哉......”

  男子低头沉思,一会儿之后,突然抬起头盯着夏辉,难以置信地道:“你是三品易师?”

  夏辉一脸茫然,这和三品易师有什么关系?摇头道:“不是,我不是三品易师。我其实只是易院的初学易者,还没有参加易试,还不能算易师。”

  “你居然不是易师?”男子忍不住惊呼出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夏辉微微点点头:“的确不是。”

  男子看了看夏辉,皱眉沉思,口中喃喃自语,声音太少,夏辉听得不太清楚。

  一会儿后,男子拍了拍额头,朗声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我想多了,哈哈。”

  这是什么情况,夏辉被这家伙搞糊涂了,疑惑问道:“什么原来如此?

  男子收敛了笑容,严肃道:“小兄弟,你差点害了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