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赔礼道歉

大易师 南易子 2097 2018.11.09 11:27

  夏辉调戏完吴道士后,回到桌子边坐下,手里拿着书,心里却是考虑着如何吓唬吓唬这个冯兴雷。

  正在沉思间,几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易司校尉冯兴雷和易司太祝谢林桥。

  冯兴雷板着脸,暼了夏辉一眼,冷哼道:“夏辉,你想干什么?还不快快出去。”

  “哈哈哈。”夏辉大笑三声,“这里风凉水冷,正是学习的好地方,我打算在这里长住了。”

  冯兴雷眉毛一挑,狠狠瞪了夏辉一眼,“你出不出去?你再不出去,我就叫人抬你出去!”

  叫我来我就来,叫我走我就走!打完板子就想让我灰溜溜地离去,当老子是软柿子啊!

  夏辉冷笑道:“你快去叫人,我等着!出去后我就告诉大家,堂堂易司教尉,是如何陷害忠良、公报私仇、滥用私刑,屈打成招的。”

  “你!”冯兴雷怒火中烧,“你个小子,可别太过份了!敬酒不喝,喝罚酒!”

  一旁的谢林桥摇头苦笑道:“夏辉,这次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当初乃是一场误会。”

  这能算误会?这冯兴雷千般羞辱于我,还要打我板子,陷害我杀人,我能忍吗?夏辉坚定地道:“太祝大人,此事你不必多说,我就是想要个说法。”

  “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冯兴雷阴沉着脸道。

  夏辉微微一笑,“教尉大人,你无故把我关在牢房,还打我板子。这对我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要你向我端茶道歉。还有,你要赔偿我医药费、误工费、青春损失费、营养费、交通费等等,合计一百两。”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家伙还真是大胃口,一开口就一百两。一旁的谢林桥听得心里好笑,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费用,医药费和误工费还好说,青春损失费,营养费、交通费这些是什么?跟这事有关吗?亏这小子想得出来。

  “竖子!你休想!”冯兴雷气得吹鼻子瞪眼。

  夏辉打了个哈欠,一副歉意道:“各位大人,真不好意思,我有些困了,要睡觉休息,就不打扰大家了,你们快去忙吧。”夏辉说完就坐下,上身毫无形象地整个趴在桌面上,似乎真的要睡觉。

  冯兴雷怒视着夏辉,夏辉却趴在桌面玩弄着手指头,完全无视他。

  谢林桥压低声音道:“冯教尉,这事情不好闹大,恐影响我们易司声誉,我看你就.........”说完就示意狱卒去端茶。

  冯兴雷脸色铁青,盯着夏辉,拳头握得紧紧的,身为易司校尉,在青南县也算得上大人物,平时有谁敢对他如此大喝大骂?看到夏辉嚣张跋扈,咄咄逼人的样子,冯兴雷早已怒不可遏,恨得咬牙切齿。

  冯兴雷强忍着怒意对着谢林桥道:“此子如此辱我,我岂能........”

  谢林桥又在冯兴雷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冯兴雷脸色由青转红,再由红转黑,极不情愿地走到夏辉身边,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叠银票,狠狠地拍在桌面上。接着冷哼一声,深深地看了夏辉一眼,大袖一甩,愤愤转身离去。

  这就走了?一句道歉都不说就走了?夏辉正想再讽刺几句,谢林桥道:“夏小兄,得饶人处且饶人,差不多就可以了。”

  “罢了,罢了,谢谢太祝大人提点。”夏辉对着谢林桥拱了拱手。

  接着,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夏辉拿起银票一张一张地数起来,然后心满意足地放到怀里。

  看着一群人盯着自己看,神色各异,夏辉一脸正经地道:“你们看什么,散了,都散了,可别想我请你们吃饭。”

  谢林桥哈哈一笑道:“你这小子,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夏辉不仅扳回了面子,还赚了一百两银子,心里暗爽。别人都要害自己了,自己小小羞辱他一番,不算过分吧,唉,想想还是太仁慈了。

  夏辉笑着道:“太祝大人,这次能出狱,还多亏了你捉到放火的凶手。”

  “应该是我要多谢你,要不是你提供的线索,当年那场火灾只怕还要继续定性为自然失火,让凶手一直逍遥法外。”谢林桥颇为真诚的感激道。

  夏辉和谢林桥一起走出监狱,临走前,夏辉对着吴道士道:“老吴啊,你慢慢呆在这里享受吧,我就不陪你了。不用舍不得我,不用记挂着我,哈哈哈。”

  夏辉潇洒的离去,留下满腔怒火的吴道士。

  站在监狱外,夏辉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大气,清新的空气,多彩的世界,灿烂的阳光,还有来来往往的人群,外面真的很好,很舒服。夏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想到旁边还站站着个人,夏辉尴尬地收敛笑声,不好意思地道:“刚出狱,太高兴了,情不自禁。太祝大人,见笑了。”

  谢林桥哈哈一笑。

  “太祝大人,你们究竟如何捉到凶手的?”夏辉好奇的道。

  谢林桥笑着道:“你别叫我太祝大人了,你和我孙子弘文是同窗,你叫我谢爷爷或者谢老爷子都可以。”

  夏辉哈哈一笑,“不如我叫你老谢吧,这个比较顺口。”

  谢林桥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好,老谢也不错,别说,还真的挺顺口的。”

  谢林桥随即讲起易司破案的经过,原来谢林桥翻看了杨府火灾的档案,档案中明确记录着死者三十二个,其中一位正是门房刘林。

  夏辉断言刘林没有死,于是,谢林桥命画师根据杨府附近人家的描述,画下刘林的画像,然后四处打探,果然有人指出,在邻县某个村子似乎见过这个人。

  谢林桥立刻派人到邻县的村子查探,果然发现了刘林。

  经审问,刘林交待当年自己好赌,在外面欠下了不少银两,这事不知道怎么让梁员外知道了。梁员外许诺帮他把欠债还了,事后还给他大笔银两,只需要在火灾当天夜上把杨府的门打开。

  火灾时为了掩人耳目梁员外在义庄找了一具尸体顶替刘林。事后,梁员外果然给了刘林大笔银两,还花钱帮他重新办了个户籍,换了姓名,在邻县小村子隐居。

  官差抓到梁员外及其家人,稍加迫问,就有下人招供了。至于梁员外谋财害命的事,夏辉早就通过官差口中得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