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易师的行为准则

大易师 南易子 2105 2018.10.25 20:30

  赵业永离去后,空空的大厅里仅留下夏辉三人,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夏辉干脆把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胡子摘掉。

  赵家主和老赵二人皆是睁大眼睛,惊诧地看夏辉,久久不能言语。

  看到两人怔住了,不断打量自己,夏辉老脸一红,不好意思道:“赵家主,老赵,你们莫要如此看我,我会害羞的。”

  赵家主轻咳一声,疑惑道:“夏神医,赵某有一事不解,你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易容打扮呢?”

  夏辉长叹一声,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道:“其实我也是有苦衷的,假如当初我以如此年经的外貌进入赵府,你们会信任我吗?会让我治病吗?其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老赵的治病,我也是迫于无奈,唉。”

  “罢了,罢了,此事莫要再提了。”夏辉摆摆手说道,脸上一副做好事不留名的神情。

  赵家主略略沉思,惭愧道:“夏神医,为了给我爹治病,难为你了。”

  一旁的老赵更是感动得双目含泪,感激道:“夏神医,你用心良苦了!是我们怪错了你。”

  看到二人居然如此相信自己,夏辉松了口气,笑着道:“你俩不要叫我夏神医了,我比你们年纪小那么多,直接叫我夏辉就可以了。”

  老赵道:“怎么可以呢?你是我赵家的恩人,你虽然年纪小,但是医术了得,有目共睹,叫你一声夏神医乃是应该的。”

  “夏神医,你既然住在青南城,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只要我赵家力所能及的,都会尽全力帮忙。”赵家主道。

  “赵家主客气了。”夏辉笑着道,心里却记挂着那未到手的二百两银子,但刚发生了赵业永一事,夏辉更是不好主动提出了。

  几人又聊了一会,老赵由于身体有些疲惫回去休息了,大厅里只剩下夏辉和赵家主。

  赵家主道:“刚才听你们对答,夏神医居然在易院学易,不知是否需要卜具,如果需要不妨告诉我,我送你一两件。”

  这赵家主果然是财大气粗,可惜夏辉现在对卜具需求性不强,拿了用处也不大,卖了换钱?夏辉还真做不出来,而且还要白白欠下一个人情。

  夏辉想起一直头痛的祸事案例,这不正是一个好的机会,“赵家主,我现在还不需要卜具,不过我的确有一件事需要麻烦赵家主帮忙。”

  “何事?夏神医直说无妨。”

  夏辉道:“不知赵家主有没有一些关于祸事的文书,里面记有祸事之人的姓名、生辰八字和具体祸事的。”

  你赵家开易馆的,每天这么多人来问卜,总会有备案记录吧,这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想到这里,夏辉心里有些激动,有了祸事案件,就能推算更多的祸事定理了。

  赵家主微愣了一下,脸有为难之色,讪讪道:“夏神医,我们虽然有记录祸事的文书,但请恕在下不能给你。不是不想给,而是实在不能啊。”

  夏辉心里疑惑,急道:“赵家主,此话何解呢?”

  赵家主正色道:“夏神医,你可知道朝廷法律明文规定,易馆、易师还有学易者未经问卜者允许,不能泄露问卜者定时纸上的所有信息,特别是生辰八字。除此之外,为他人占卜所得卦象,或者所布置的风水布局等等也不能泄露。”

  “违者,轻则罚款、杖责;重则取消易馆经营资格,剥夺易师功名,甚至入狱、杀头。”赵家主严肃道。

  杀头这么严重,夏辉吓了一跳。

  生辰八字和风水布局不能泄露,还能理解,是为了防止不轨之人作恶,就像那吴道士用血祭易术害人是需要生辰八字的。但卦象不能泄露又是什么原因呢?

  夏辉疑惑问道:“卦象不能泄露,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如果是占卜祸事的,假如卦象随意泄露了,很有可能对避祸产生变数。”赵家主解释道:“比如说有某一贼子想害人的,被易师算了出来了,设定了一系列避祸之法。假如贼子提前知道自己的意图被算出来了,贼子会按捺不动,等待其他时机,再行动手。”

  夏辉点了头了。

  赵家主继续说道:“至于是其他,命理、运程等等,凡是涉及问卜者隐私的,也都不能随意泄露。”

  “受教了。”夏辉拱拱手,由衷地道。

  也对,如果易师能随意泄露问卜者的信息,哪谁还敢问卜,这与其说是朝廷保护问卜者,不如说是规范易师的行为准则,从而促进易馆的发展,让更多人放心地去易馆问卜算卦。

  刚才开了大口,此刻却是帮不上忙,赵家主一脸歉意道:“夏神医,我们赵氏易馆开门做生意,讲的是诚信二字,实在不能坏了规矩,也不敢随意触犯王法,希望夏神医能谅解。”

  这祸事案例真不好找啊,夏辉心中满是失望,勉强一笑道:“没事的,我再想想办法。”

  夏辉又想起了易院里提供的案例,疑惑问道:“赵家主,那易院里的祸事案例是如何得来的?”

  “那些都是朝廷提供的,所用的生辰八字,大多都是已故多年的人。”

  夏辉点头头,低声喃喃道:“看来要回易院问一下夫子了。”

  赵家主摇头说道:“易院的祸事案例也不多,毕竟只是用来练习和验证易术,数量不会超过五十个。”

  易院居然也没有多少祸事案例,这可是出乎夏辉所料,大大的不妙啊,这岂不是一直没法推算新的祸事定理?

  赵家主感觉到夏辉有些失望,好奇问道:“夏神医,你要这祸事文书有何用?如果只是需要一两个,我倒是可以想想办法。”

  “赵家主,不妨告诉你,祸事文书对我有大用处,一两件祸事对我用处不大,我需要很多,至少二三十个。”夏辉道。

  赵家主眉头微皱,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圈,显然也在为夏辉想办法。过了一会,赵家主站定下来,朗声道:“夏神医,不知同一种祸事可以吗?”

  有戏!夏辉精神一震,急道:“当然可以,只要人数够多,并非知道生辰八字就可以了。”

  赵家主坐回椅子上,端起茶水,喝了两口,“如此说来,的确有一个办法可以获得你所需的生辰八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