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活人

大易师 南易子 2366 2018.11.01 15:39

  既然生辰八字没有问题,那很有可能有人没有经历火祸,如果真的有人活着,这又是什么情况呢?夏辉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夏辉随即暗自发笑,还没有推算呢?又怎么能肯定真的有人活着呢。

  想了一下,夏辉打算以去年二月初九火灾时间为节点,以每个月为一轮,先把每人火灾后一个月推算一遍,如果皆无金祸之事,再继续推算下一个月,如此下去直至现在。

  杨府火灾离现在已经一年多了,每人每天各推算一次,一个月三十天也要九百多次。如果要推算一年,也就上万次。

  想想要使用金祸定理推算上万多次,夏辉心中暗暗心惊,这工作量不是一般的大,而是非常大,没有一两个月可完成不了。

  李大年,去年二月初十,无祸;二月十一,无祸......算了一个月,还是无祸事,这个李大年可以先搁到一边。

  夏辉挑选第二个名单,刘林,去年二月初十,无祸;二月十一,无祸;......二月二十,金祸。

  这!夏辉愣住了,睁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结果。

  金祸!居然是金祸!

  真的有人没死!

  不会是自己算错了吧?夏辉激动地拿起笔,再算了一遍。没错,结果还是显示刘林于去年二月二十遇上金祸之事!

  也就是说刘林没有死亡,是个大大的活人。一定是他去年二月初九没有经历火灾,所以导致案例有误。

  果然是火祸案例有问题,而并非易术不可算,想到这里夏辉长长松了口气。

  突然,夏辉有想有一个问题,不是说三十二人无一幸免的吗?怎么突然间又出来了一个活人,这太令人疑惑了,难不成这还会搞错。但一个人大大地活着,这还能搞错吗?

  管他是死是活,现在案例应该没有问题了,可以再一次推算火祸定理,夏辉急忙把脑中的疑问抛开。

  夏辉把刘林的信息划去,看着手中的生辰八字,心里十分庆幸,幸好在第一轮推算,第二个人就成功了,如果一直推算下去,还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推算完毕,推算一万多次这是人能干的吗?想想都后怕。

  想到将要诞生的火祸定理,夏辉忍不住哈哈大笑几声。

  “阿辉,你怎么了?笑得这么大声,发生了什么事?”夏母显然被笑声惊动了,走进来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易术上有所进展,心里高兴,所以情不自禁而已。”夏辉笑道。

  “不错,我们家阿辉真是聪明!看完书了吗?看完就出来帮忙洗菜,我要做晚饭了。”夏母笑着道。

  原来此时已是日落西山,傍晚时分,夏辉想了想,那就吃完晚饭再推算火祸定理。

  “好,我把地上的纸张收拾一下,就来帮忙。”夏辉笑着道。

  看着地上到处都是纸张,夏辉苦笑摇摇头,这两天可是写了不少字,那一大筐的白纸已经用了大半了。

  夏辉把地上的纸张整理起来,这些纸张都是记录推算过程的,已经没用,可以烧掉了。至于祸事案例和生辰八字,这些还是留着吧,或许以后还有用处。

  夏辉看到有一张纸上写着郭玉娇,想起先前也用杨夫人的生辰八字推算过,于是把杨夫人和杨小萱的生辰八字也保留下来。

  收拾完毕,夏辉把这些纸搬到灶房,对正在烧火煮饭的夏母道:“娘,这些纸你用来烧饭吧,已经没用了。”

  夏母接过纸张,看了几眼,不解道:“你在上面写了很多字呢,怎么就烧了?”

  “已经没有用了,就当柴烧吧。”

  夏母看着这些纸张,眼中满是不舍,说道:“要不我帮你留着吧。这些纸买来可用了不少银子,用来烧掉太可惜了。”

  夏辉摇头道:“留着也没用了,烧了吧。”

  此时夏东走了过来,好奇道:“烧什么?”

  夏母道:“你哥说这些纸用过了,已没有用了,要烧了它。”

  夏东拿起一张纸,看了看,“哥,你写的是什么东西?怎么我看不懂的?”

  你当然不懂,这时候还没有阿拉伯数字,更没有统计图表,你懂才是见鬼。夏辉道:“我随便写的,就这样吧,把这些纸张烧了。我去洗菜。”说完就拿起青菜到水缸处洗菜。

  夏东心里嘀咕,这大哥也太任性了,花了那么多银两,居然用来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画完就烧。

  夏东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娘,按大哥说的做吧,这大哥太任性了,你得好好管教管教。”

  夏母捂着嘴发笑。

  晚饭,夏辉火急火燎地扒了两碗,正想回去推算火祸定理,却被夏父叫住了。

  夏父大大咧咧笑着道:“阿辉,现在房子买下来了,我们什么时侯去买田地?我和你娘整天呆在家里实在无聊,我打算在青南城边种地,这样家里的瓜菜粮食就不用都在外面买了。”

  汗,这老爹怎么又想着种地的?夏辉哭笑不得道:“爹,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找人下一下棋,或者到酒楼喝喝茶,吃吃点心。娘,你就跳跳广场舞,不,不,娘,你就到外面逛逛街,和师娘或者邻居聊聊天。”汗,差点忘记了现在的大妈还不流行跳广场舞。

  夏父神色不满道:“我哪会下棋?我也不想下。去酒楼吃饭多费钱,我才不去。我十多岁就开始种地了,其他什么都不会,我就喜欢种地。”

  夏辉再劝说了几句,夏父就是不同意,总是说想种地。

  “好,好,爹,你莫生气!过几天有空,我们就去买些田地。你有时间先去了解一下怎样买,去哪里买。”

  “这个还用说你,我早就了解清楚了,城南边的张家村张员外就有田地卖,是上好的良田,据说要十两银子一亩。”夏父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显然早就打听清楚。

  十两银子一亩田,这价钱不便宜啊。十两银子如果全部用来买粮食,至少够夏辉一家人吃个几年了。

  夏辉正色道:“爹,你真的要买田?”

  “当然,没有田可种,我宁愿回村子住。”夏父坚定的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先买十亩。爹,十亩够不够?”夏辉无奈道。

  最重要你喜欢,你既然喜欢种地耕田,那我就买地吧,做个小地主也不错。夏辉于是和夏父商定了明天一起去买田地。

  夏父、夏母惊讶地看着夏辉,这个儿子真有钱!夏父笑得合不拢口,激动道:“够了,够了。”

  买田的事情定下来了,夏辉也吃饱饭了,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娘,这里有五十两银票,你拿买菜买肉,别省着,夏东可是长身体的时候。”

  夏母连连摆手道,“这,这太多了。阿辉,这些钱你自己放着,上次刘员外给的还没有用过呢。”

  夏辉把那银票塞到夏母手上,笑着道:“娘,你拿着,平时多买些菜肉回来,有时间研究些新菜式,给我们改善一下伙食。千万别省银子,我还有不少。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夏辉哈哈一笑,离席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