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医馆

大易师 南易子 3083 2018.09.17 20:15

  夏辉缓缓地睁开眼睛,鼻子闻到淡淡的中草药香,发现自己正在躺在一张软榻上。坐了起来,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墙上挂着一副字“妙手回春”,笔画行云流水。

  夏辉稍微回想了一下,心中已经知道了大概,这里应该就是医馆。夏辉站了起来,打算起来出去看一下情况。

  大门“吱”的一声打开了,只见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叔走了进来。

  大叔咦了一声,笑着道:“小兄弟,你醒了,太好了。”

  “你是?”夏辉疑惑问道。

  “你中蛇毒了,被送到医馆救治,我就是医馆的大夫,我姓王。”王大夫笑道。

  夏辉料想就是这个大夫救了自已的命,连忙对着王大夫鞠了一躬,抱拳感激地道:“王大夫,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王大夫连忙走过去,扶起夏辉,笑着道:“小兄弟,别......别多礼,治病救人乃是大夫的本分,你不必多礼。倒是小兄弟仗义救人,不顾自身安危,舍命救人,王某佩服,佩服。”

  我有这么伟大吗?我怎么不知道。夏辉急道:“王大夫,那姑娘如何了?没有生命危险吧?”

  对于自已的急救措施夏辉还是不太自信,也不了解此时的医疗水平。被毒蛇咬了,在医学发达的前世如果救治不及时,也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王大夫笑道:“小兄弟,你不必担心,那位姑娘已经解毒了,服几剂草药调理一番,就会彻底治愈了。这还是多亏了小兄弟的救人手段,如果不是你,那姑娘性命堪忧。”

  “那就好,那就好。”夏辉松了一口气,总算了救过来了

  王大夫把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小兄弟,实不相瞒,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你讲解一二?”

  看到王大夫一副虚心请教的的神态,夏辉心里疑惑,不解问道:“王大夫,有什么事情呢?不妨直说。”

  “小兄弟对那姑娘使用的救治手段,老夫有些不明白,能不能请小兄弟讲解一下如何当时的救治过程?”王大夫虚心请教道。

  听到王大叔自称老夫,夏辉十分无语,你是大夫,不是老夫,看王大夫年龄四十余岁而已。不过夏辉也知道古代一般三十多就可以自称老夫了。

  “原来是这个,王大夫,我这不是治病手段,只是简单急救措施而已。”

  “何为急救措施?”王大夫一脸疑惑,看了看夏辉,不解道。

  夏辉沉吟了一下,尽量用浅显的语言解释道,“急救措施是指在遇到意外,急病发生时,在送往医馆或者大夫救治之前,为了减轻病情和伤势,进行的初步救援或者治理。”

  看王大夫似懂非懂的,还是一脸疑惑,夏辉接着解释,“比如,我用布条把姑娘的小腿紧绑,就是为了减慢血液流动速度,从而减缓蛇毒扩散的速度,而帮姑娘把毒血吸出来,也是减少毒液流向全身。”

  夏辉怕王大夫听不懂,停顿了一下,见王大夫一边深思,一边点头,于是接着道:“我虽然做了这些急救措施,但是却不能清除那姑娘腿上的蛇毒,只能延迟毒发时间。最终还是要请大夫及时解毒。”

  王大夫点了点头,神情激动,“好,好一个急救措施!小兄弟,幸好有你的急救措施,李姑娘才化险为夷,否则只怕性命不保。”

  夏辉此时才知道那姑娘姓李,又听到差点性命不保,吓了一跳,疑惑问道:“王大夫,怎么回事?”

  于是王大夫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原来当天夏辉晕了之后,守城官差连忙把二人送到医馆。王大夫知道二人是中了蛇毒后,忙问李姑娘是被哪一种蛇的,根据李姑娘对描述,此蛇是本地一种常见的毒蛇,毒性剧烈,中毒者若不能在二刻钟内救治,必死无疑。

  如果当初夏辉没有做急救措施,而是陈伯直接背去医馆,那姑娘只怕性命不保。

  夏辉听到这些,心里大感庆幸,幸亏自己当时果断吸血,否则那李姑娘就要香消玉殒了。

  王大夫把夏辉带到外堂,看到陈伯正坐在椅子上愁眉不展。

  “陈伯,在想什么呢?”夏辉嘿嘿说道。

  陈伯看到夏辉,先是一愣,随即激动地拉着夏辉,“小辉,你总算醒了,实在太好了!如果你出了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爹娘交待。”

  夏辉咧嘴一笑,“陈伯,你放心吧,我没事。”

  “小哥,你终于醒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先前我错怪了你,还把你的头打破了,真是对不起。”李姑娘母亲走了来,一脸歉意地说道,“如果不是你及时就了我女儿,我女儿恐怕已经......”一想到女儿差点永远离开自己,李姑娘母亲就后怕不已。

  “没关系,当时情况紧急,大家都是为了李姑娘,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夏辉说道。

  此时,已接近黄昏,夏辉喝了碗汤药,活动活动四肢,感觉身体已无大碍,于是和陈伯一起告辞回家。

  王大夫又向夏辉请教了不少救急措施上的问题,不知为何又问了夏辉家住址才把夏辉二人送出医馆。

  王大夫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挥手告别。至于医药费,李姑娘母亲早已付过。

  夕阳西下,长长的影子落在那随风摇摆的草野上,再次踏上回家的道路。夏辉和陈伯仿如隔世,太惊险了,一条人命差点就在自己眼前没了,幸好最后救治过来。

  想到离别前,自己到李姑娘病床看望她时,李姑娘那脸色羞红的样子,夏辉心里感到十分畅快。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黑,二人借着月色,匆匆往金南村赶去。

  金南村里,夏父、夏母还有小东正站在村口垫着脚往城里的方向张望,焦急地等待夏辉回来。

  此时,夏辉和陈伯已快走到村口,夏东眼尖,大喊了一声:“哥。”

  夏父、夏母望去,果然见儿子回来了,那绷紧的脸瞬间舒展开来,连忙跑过去,关心地问道:“天都黑了,你俩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看到爹娘满脸忧色,夏辉微微有些惭愧,“发生了一些变故,所以现在才回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阿辉,你在城里不会是闯祸了吧?”夏母皱眉道。

  夏辉大汗,“不是,不是,这事情一时讲不完,我们回家再说。”

  陈伯哈哈笑道:“对对对,我们先回家,阿辉不仅没有闯祸,还做了件大好事。”

  几人往家里走去,走到夏辉家门前时,隔壁屋的陈伯家人听到动静也出来了。

  于是,陈伯开始讲述今天的事,两家人听得惊叫连连,说到李姑娘被毒蛇咬了,众人皆是满面担忧。说到夏辉用口吸毒血、被打,又惊又怒。说到二人轮着背李姑娘终于赶到青南城,都松了口气。说到夏辉最后中毒晕倒,全都惊叫起来。最后说到二人相安无事时,皆是拍手称好。

  回到家里,看到父母依旧面有忧色,想来听说夏辉救人后中毒晕倒心里害怕,夏东则是一脸敬佩地看着自已。

  夏辉笑嘻嘻道:“我没事的,你们放心。今天我救人一命也算是做了件大好事。”

  夏母非但没有笑,反而眉头紧皱,“阿辉,你真的没事了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娘,王大夫已经给我诊治过了,确定没有什么后遗症留下。”夏辉安慰了夏母几句,苦着脸道:“这么晚了,我还没有吃饭呢,娘,有饭吃了吗?”

  夏母听到说吃饭,一脸尴尬,因为夏辉一直没有回来,自己心里担忧,没有心情煮饭,灶膛现在还冷着呢,“我现在去煮饭,你三父子先坐坐。”

  夏辉想起自己回来时买了生云吞,连忙从包袱拿出来,闻了闻,没有变味,“娘,等一下,不用煮饭,我买了生云吞,煮一下就可以吃了,今晚我们吃云吞。”

  夏东听了两眼放光,高兴得大跳大叫,夏母宛然一笑,接过云吞,拿去煮了。

  屋子里,烛光下,细小的圆桌,四人围在一起坐着,每人前面都放着一碗满满的云吞。夏母在清汤里特意放了些青菜,肉香味、青菜味随着轻烟弄得满屋都是香味,四人欢声笑语地开吃,小屋中除了香味,还有满满的温馨。

  夜深人静,夏父三人已经入睡。夏辉躺在床上,脑中回忆着今天的事情,想起白天时遇到吴道人,想起那吴道人曾说过的几句话。

  “我观小兄弟面相,虽然大凶已过,印堂的黑气却是散而不绝,只怕今日还是要经历血光之灾”

  “小兄弟可要注意了,祸起而远离,切勿围观,勿与他人发生口角,行事要小心谨慎,做到这几步,亦可远离血光之灾。”

  夏辉又想起李姑娘被毒蛇咬的事情,自己看到李姑娘有祸事,没有远离,反而出手相助,最后不仅头破血流,还中毒晕迷,可以说是血光之灾了。

  这是巧合吗?

  但吴道士说中自己不久前经历过大凶之劫,这又如何解释呢?

  只是胡乱猜中,还是......

  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夏辉渐渐进入了梦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