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陈账房说祸事

大易师 南易子 2107 2018.10.20 11:30

  围观众人都好奇地看着陈账房,显然都想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

  陈账房看了夏辉一眼,似乎是想询问他能否把事情经过说出来。

  夏辉也很想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何事,于是对陈账房点了点头。

  陈账房把那天夏辉为其免费占卜的事情说了出来。众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夏辉,想不到这个年轻小伙子居然真的会易术。

  站在易馆门前的冯东旭也注意到门外的动静,悄悄听完事情的经过,脸色一块红一块青的。

  “小哥占卜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你快点说出来给我们听听。”一个妇人心急地问道。

  陈账房缓缓说道:“那天我把夏公子给我的避祸良方带回家,给家里人看,大家也是不太相信,觉得那避祸之法过于简单。但是由于宅子一整天都卖不出去,没有钱买挡厄玉佩,我们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按照夏公子所说的去做。”

  “你们是怎么做的?”

  “那卦象究竟又是什么?”

  围观众人七嘴八舌问道。

  陈账房说道:“那卦象是木具或者是木制品断折、倒塌,致使金属利器伤及脸部,致其呕血,最后早夭。夏公子叮嘱我们让孩子远离金属利器,但是我们发现家里各个房间都有很多金属。但又不能搬运,实在没有地方可选了,只得把孩子移到柴房,由孩子他娘一直抱着。”

  陈账房继续说道:“那天晚上,夜黑人静,大家都很紧张,根本睡不着觉,于是都忐忑不安地坐在大厅里。孩子和他娘二人呆在柴房,由于夏公子叮嘱我们不要焦躁,更不能围着孩子,所以我们都只能坐在那儿等着。”

  “由于是深夜,四周一片死寂,静得有些吓人,只有柴房里不时传来的孩子的哭声。我们在大厅里提心吊胆待着,担忧到极点。”

  围观的人群都静静地听着陈账房讲祸事,竟然没有一人说话,气氛有些紧张。

  陈账房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天晚上,感觉很漫长,很漫长,总是等不到天亮。柴房里孩子的哭声也停下了,应该是睡着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大约在寅时,突然,毫无征兆,宅子里‘轰’的一声巨响!”

  “啊!”有几个围观的妇人惊叫了起来。

  夏辉心里好笑,这陈账房不去说书实在太浪费人才了,说得这么生动,自己听得都有些紧张。

  “然后如何,孩子怎么样?”一个妇人紧张地问道,脸上满是担忧。

  “突然听到巨响,大家吓得脸色发白,都慌了。那时我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我们急忙跑到柴房,看到孩子他娘紧紧抱着孩子,身体不停地发抖,脸上满是惊恐。”

  “我吓得差点晕倒,然后大家一起冲了进去,孩子他爹哭丧着脸抱过孩子,嚎啕大哭起来。”

  不少人惊恐地捂着嘴,一个妇女急道:“那孩子到底怎么了?”

  陈账房笑道:“孩子她娘问我儿子为什么哭,我们这才知道,原来孩子平安无事,只是睡着了。”

  陈账房说到这里,众人听了皆了松了一口大气,夏辉也暗暗抹了把冷汗。

  夏辉对那阿福笑骂道:“孩子他爹,你哭什么啊?”

  众人都看向陈账房的儿子,表情十分不满。

  阿福用手挠了挠后脑,不好意思道:“我看孩子他娘整个人都在发抖,脸色苍白,以为孩子出事了。谁料到原来她也是被那巨响吓着了。”

  众人哈哈一笑。

  “那巨响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人反应过来,惊奇地问道。

  陈账房接着道:“我们看到孩子平安无事,都松了口气。对那巨响也很疑惑,急忙往各个房间找去。终于在我儿子房间发现,一把大刀从刀架上掉下来了,正砍在床上。当时是深夜,如果我儿子他们睡在床上,我孙子只怕,只怕.......”

  陈账房满脸后怕,感激看着夏辉:“夏公子,要不是你提醒,我可怜的孙子,只怕在劫难逃......”

  众人敬佩地望着夏辉。

  看到周围投来的目光,夏辉心里大爽,先前的郁闷之气一扫而空。

  夏辉拍了拍陈账房的肩膀道:“陈账房,你应该高兴,大难已过,必有后福。”

  陈账房惊讶道:“夏公子,简直神机秒算,居然已经算出了孩子的福运!”

  “陈账房,你说什么?”夏辉糊涂了。

  陈账房笑道:“现在三天已过,孩子平安,所以今天我们特意来易馆为那孩子问卜,刚才易师算了一卦,卦象也是显示大祸已过,以后必有大福,和夏公子说的一样。”

  人群一片哗然,大家都不敢相信地看着夏辉,这小哥太神奇了。

  夏辉哭笑不得,我哪里会算福运,刚才只不过随口安慰那陈老头而已。

  “你儿子的房间怎么会有大刀呢?”一人不解问道。

  陈账房叹道:“我爹曾经当过兵,这把偃月刀是他留下来的。他一直很爱护着,把它竖着放在刀架之上。他去世后,我不忍心扔了,所有一直放在家里。前两年,我儿子搬到他房间当装饰。谁料到这刀架居然会因为年长腐朽而断折!唉,差点铸成大错!”

  原来如此,众人连连感叹。

  “算中了,小哥真的算中了!”一人惊呼道。

  “你胡说什么,什么算中了?”

  “这小哥真的算中祸事了,木具或者是木制品断折、倒塌,致使金属利器伤及脸部,致其呕血,最后早夭!没错啊,都算出来了。”那人惊呼道。

  众人此时才反应过来,皆是惊讶地看着夏辉,脸上全是震撼——如此年轻的易师,如此高深的易术,这小哥还是人吗?

  如果夏辉知道他们此时认为自己不是人,估计会吐血身亡。

  夏辉面不改色地向众人拱拱手,表现得十分淡定,心里却是高兴得想跳起。

  陈账房拉着夏辉的手感激道:“夏公子,幸亏有你为孩子占卜避祸。我回去就给你立个长生牌,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夏辉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陈账房,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助人乃是快乐之本,这是我的行为准则。你千万不要为我立什么长生牌。”

  夏辉无语极了,自己好好地活着,你给我立个长生牌,整天烧香拜我,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我吃香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