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张铁匠之死

大易师 南易子 2052 2018.10.10 16:20

  正在夏辉绝望之时,忽然,眼角的余光看到火炉下的还未燃尽的火碳,距离很近,随手可得!

  一道凶光从夏辉眼中闪过。你要狠,我特么比你更狠!

  夏辉毫不犹豫地伸出左手抓起一大块暗红色的火碳。火炭的高温瞬间烫伤手掌的皮肉,痛入骨髓,让夏辉差点没能抓住火炭。

  “啊!”夏辉痛呼一声,用坚强的意志死死忍住甩手的冲动。

  夏辉的的眼泪和汗水不收受控制地直往下流,他银牙紧咬,表情十分狰狞,眼中却是杀气腾腾。

  强忍着那非人的痛楚,夏辉把手中炽热的火碳狠狠地拍在张铁匠脸上,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把火碳死命地压在张铁匠的脸上。

  “啊!”张铁匠惨叫一声,剧痛之下,终于放开了紧紧抓住夏辉脖子的手。

  夏辉拼命地吸喘了几口大气,身体的力量随着空气的涌入渐渐地恢复了几分。

  张铁匠想拉开夏辉压在他脸上的左手,企图把那灼热的火碳弄开。

  夏辉哪能让他如意!急忙用右手紧箍着张铁匠的脖子,双脚一蹬地面,整个身体扑到张铁匠身上,双脚紧紧地夹住他的腰部,左手依然狠狠把木碳压在张铁匠面部。仿佛一条八爪鱼一般,紧紧地把张铁匠缠住。

  “啊!”凄厉的叫声从铁匠铺中响起,高温灼热的疼痛让张铁匠整个人近乎癫狂。

  他抓住夏辉的左手,想要用力把它拉开,奈何夏辉整个人紧紧地贴在他身上,他根本无处发力,再加上之前受了重伤,力气亏损不少,一时间愣是拉不开。

  左手的灼烧同样让夏辉痛得脸部扭曲,那牙齿都快要咬碎了,但夏辉清楚,绝对不能放手,死也不能放手!放手,不单单自己要死,师傅也在劫难逃!

  拉不开夏辉的双手,张铁匠抓住夏辉腰部,打算把夏辉整个人甩开,却是被夏辉双脚紧紧夹住他的腰部,根本甩不开。

  腰部被张铁匠发疯地拉扯,感觉都快要断了,夏辉依然死命地箍住,不让身体分离丝毫!

  甩不开,剧痛之下,张铁匠居然一拳拳重重地打在夏辉的后背!

  大锤似的铁拳雨点般地落在背部,夏辉瞬间青筋暴起,全身剧痛,喉咙一甜,喷出大口鲜血。

  “哼......”夏辉闷哼一声,却是依然死死抱着张铁匠,始终不肯放手。

  左手把木碳狠狠地压在张铁匠的面部,揉搓着,烫得“吱吱”响,阵阵焦肉味传来。

  张铁匠痛得撕心裂肺,惨叫连连。

  最终,夏辉使尽了所有的力气,被张铁匠用力一甩,扔到了远处。

  夏辉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终于停了下来,再次吐出几口鲜血。趴在地上,夏辉感觉自己的生命在不断流逝,身体反而感受不到多少疼痛了,只是没有一丝力气,不想再动弹分毫,只想静静地趴在那里,等待无常的来临。

  要死了?不,不能死,自己死了,师傅就不能活命了,要死也要拉张铁匠一起死!

  夏辉脸露狠色,艰难地抬起头,往张铁匠方向望去,却见张铁匠双手掩脸,不停地惨叫着,在地上拼命打滚。

  此时不出手,只怕等他恢复过来,就没有机会了!

  夏辉刚想站起来,却觉头晕目眩,感觉自己虚弱无比,强弩之末,随时都会晕倒。

  不能晕,一晕就十死无生!

  夏辉用力地咬了咬舌头,一股咸味从口中传来,意识总算清醒了几分,发现之前“飞走”的钝刀正倒在自己身边。夏辉深吸了口气,踉跄着站起来,右手拖着钝刀,一瘸一拐缓缓地向张铁匠走去,那钝刀和地面摩擦发出“吱吱”的刺耳声。

  站在张铁匠身前,夏辉顾不得双左手的疼痛,双手举起大刀,用尽身全身的力气,往张铁匠头部砍下去。

  此时张铁匠双手掩脸,在地上不断打滚,哪有防备,刚好被大刀砍中头部,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停了下来,身体肌肉却在微微颤动着。

  夏辉看向张铁匠的脸部,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他脸部烧得皮开肉绽,鼓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不少地方焦黑一片,恶心至极!再看那两只眼珠凸出,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会脱离眼眶。

  这真的是我造成的吗?太残暴了!恶心得直想吐。

  这时,张铁匠动了,居然想爬起来。艹,这样还不死!你是小强吗?

  夏辉生怕张铁匠反应过来,继续追杀自己,发起狠来,举起大刀继续往其头部砍去,一刀、两刀、三刀......

  不知过了多久,夏辉只觉双臂酸痛比无,已经没有力气再提起大刀了,身上满是鲜血,当然只有小部分是自己的,多数都是张铁匠的。

  而此时的张铁匠一动不动,头部面目全非,一片稀烂,就好像一个高处掉落的熟西瓜,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夏辉一直憋在胸中的气一松,无力地躺在地上,狠狠呕了口鲜血,全身剧痛如潮水般涌来,整个人虚弱无力,晕晕沉沉的,感觉油尽灯枯,自己似乎会随时死去。

  不可以就这样死了,要找师傅,对!找师傅。夏辉没有再去看张铁匠,放下了大刀,想站起身来,却是连一根脚趾都抬起来。

  夏辉忍着疼痛,用手肘和下巴拖着虚弱无比的身躯,艰难地往地窖爬去,一米,两米......

  身体犹如注铅,沉重无比,每向前爬一下,都要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

  仿佛过去了整个世纪,夏辉终于到了地窖下,此时的他脸色苍白白,冷汗直流,双目眩晕。

  远远看到师傅的身影,头晕目眩,却看得不太清晰,夏辉无力地叫唤:“师.....傅......”

  地窖里,烛光下,躺在地上的王仲,不停地挣扎着,试图挣脱那捆绑的绳子,他的脸上满是焦虑,口中喃喃急道:“张铁匠,你不能杀阿辉,你不能杀他......”

  地窖里突然响起的叫唤声,让王仲整个身体一震,如遭雷击。王仲急忙抬头往声音方向望去。他看到夏辉满身是血趴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人气!

  那一瞬间,王仲吓得脸色发白,心胆俱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