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 医馆倒闭

大易师 南易子 2060 2018.10.12 20:29

  “爹、娘,你们把这银两收起来,这银两先交给你们保管,过段时间等我能下床了,我们一起去买宅子。”夏辉笑道。

  “这个——”夏父、夏母这辈子哪里见过这么多银两,十两已经是天文数字了,更何况一百两,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还是夏东年少无知,笑着道:“爹、娘,你们就拿着吧,前些天哥哥还给过我二两银子零花钱呢。”

  夏东说着就把枕头下的银两拿出来,乖巧地道:“我的二两银子也交给娘保管。”

  夏父笑着道:“这银两就先放回衣箱里,阿辉,等你身体康复了我们再作打算。”

  “那好吧。”夏辉叮嘱道:“爹娘,银两的事,大家还是低调些,别说出去。毕竟财不可露眼。”治病的事情太难解释了,能低调还是低调些好。

  “好好,阿辉有出息了,你叫我们怎样做,我们就怎样做,都听你的。”夏母乐呵呵的笑道,大儿子着实让他们惊喜,短短时日挣的钱比他们一辈子还要多。

  夏父吞吞吐吐道:“孩子他娘,如果我们到城里来住,家里的田地该怎么办,总不能荒废了吧?”

  “这个......要不过几天还是回村子吧,田土可不能被糟蹋了。”夏母满是不舍。

  二人种了半辈子田地,土地思想特别深厚,要说让好好的农田荒废,他们实在不忍心,也不愿意。有再多的钱,也不能荒废农田。钱会花完,但田地却是实实在在的,无论生活多不容易,只要辛勤耕作,就能有饭吃。

  夏辉不以为意的道:“爹、娘,家里的农田忙活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就别管了,放在那里又不会丢掉,现在我有钱了,以后就由我来养你们,包你们衣食无忧。”

  夏辉虽然上辈子也是农村出身,但那时代很多人赚到钱就到城里买房子,村子不少土地都是丢荒的,自然不能理解古代农民最朴素的土地情结。

  夏父听了似乎很不高兴,怒斥道:“家里的田地是赚不了多少钱,但也养大了你两兄弟。我们种田的,绝不能把田地荒废,那是要遭天谴的。”

  “那我们就把家里的田地租给别人种吧,这样土田就不会荒废了。过段时间收了二百两,干脆再置办些田地,让爹娘也做个大地主。”夏辉阔气的说道。

  夏父、夏母听得脸喜色,买田地正合他们之意,随即笑着答应了。

  这天晚上爹娘特别高兴,儿子学得一门好手艺,能养活自己,过上好日子,这是父母最希望看到的。

  他们就得这一切都多得王仲夫妇的栽培和照顾,王仲夫妇对满怀感激。

  而王仲夫妇本来就喜欢夏辉,又加之夏辉对王仲有救命之恩,两家人相处得越发融洽。

  此后几天,王仲对夏辉越发关怀备至,一天到晚忙着煎药、换药,清洗伤口。生怕夏辉不安份要起床走动,还时不时还查房,经常顺便给夏辉讲一些医学知识,倒令夏辉觉得日子充实起来。

  虽然身躺床上,但夏辉却是记挂着易学,想多多练习六爻占卜,早日推算出新的祸事定理。

  现在仅仅推算出金祸定理,还有很多类似的祸事可以推算。而且金祸定理本身也有诸多不足,比如今次为师傅、师娘占卜,虽然都推算出二者的金祸之事,但是却不能算出祸事的大小程度。

  夏辉每每想到这,都迫不及待,恨不得马上进行推算,可惜师傅、爹娘几人轮流盯着自己,不要说是起床推算,就算是想躺在床上看书,都是不允许的。

  “师傅,医馆还没有开诊吗?怎么这几天你总是有时间来照顾我的?”夏辉随口问道。

  王仲脸色有些难看,沉默了一会儿,喟然长叹:“阿辉,这次医馆恐怕要关门了!这几天都没有人来看病呢。”

  “师傅,什么情况,医馆怎么突然就要倒闭了呢?”夏辉惊道。

  师傅的医术虽然不是妙手回春,但是在城南一带也有一定口皆的,风评极好。平时看病的人络绎不绝,怎么突然就没有人来了呢?难不成这几天都没有人生病?

  王仲神色黯然,叹道:“张铁匠之死早已传开,坊间传言说凶手是你我师徒二人,暗地里都叫我们‘夺命大夫’。如此情况,还有哪个病人愿意来我们医馆?唉——”

  夺命大夫!夏辉有些傻眼了,急道:“难道他们不知道真实情况吗?”张铁匠死亡的事情肯定瞒不住,但这也不是我们的错啊。

  王仲摇摇头,没有回答夏辉的问题,叹道:“这医馆是我祖父所开,想不到却毁在我手上,我有愧先祖啊。”

  夏辉皱眉沉思,医馆乃是师傅的心血,万万不能倒闭。王仲身为大夫,一心想要悬壶济世,最终却是成为众人口中的夺命大夫,以后只怕再也不会有人找他看病了。这打击不是一般的大啊!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该如何是好?

  正在二人黯然静思间,夏母走进来,笑着道:“阿辉,你同窗来看你了。”

  我同窗?有哪个同学知道我住在这里?正在夏辉疑惑不解间,只见两个少年贵公子走了进来,一个甚是温文尔雅,另一个则是书生气十足,不是谢弘文和陈仲源还是谁。

  看到有客人进来,王仲和夏母都主动离开了,把空间留给几个少年。

  谢弘文、陈仲源二人拱手抱拳,谢弘文嘿嘿笑道:“夏兄弟,别来无恙。”

  夏辉正想客气两句,待听到别来无恙,顿时无语,假作怒道:“小谢子,你不是来看笑话的吧?我都成这样子了,你还好意思说别来无恙。”

  “小谢子?”陈仲源听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我俩当然是特意来探望你的。小辉子,你怎么样了?”谢弘文笑着道。

  夏辉白了谢弘文一眼,笑道“你俩有心了。休养了几天,好多了。话说你们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陈仲源下意识地看向谢弘文,谢弘文笑道:“你的事情,青南城都传开了。夏辉,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可出名了。”

  恶名而已,又有什么用?夏辉无奈苦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