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上门治病

大易师 南易子 2232 2018.10.04 11:13

  终于迎来了休沐,这天早上夏辉一大早起床,吃过两碗白粥后,从床地下拿出一瓶前几天就已经提炼出的青霉素和自制注射器,小心翼翼地放到怀里,悄悄地出门去。

  三百两,我来了!

  这注射器是夏辉前段时间花费了不少功夫研究出来的。注射针管采用细小的鸟类羽毛翎管,然后以晒干的牛筋为活塞。使用时把牛筋塞进羽毛翎管,再推动银针就可以进行注射了。

  现在没有这个工艺生产更精密的注射器,夏辉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起初夏辉也曾尝试使用小竹筒,但是那密封性太难处理了,做了几次试验都失败了,夏辉就放弃了。

  夏辉走到街上一个无人的角落,偷偷把周江远的假胡子和白头发带上,效果如何呢?没有镜子还真不太清楚。

  夏辉走到街上,拉住一个二十来岁的公子,装着嘶哑的声音问道:“小伙子,请问醉仙楼怎么走?”

  这位公子突然间被人拉住,吓了一跳,“这位老爷子,醉仙楼在那边,一直走到尽头,转右直行就能看到了。”

  “好的,多谢了。”夏辉点头道,心里偷笑。

  “不用谢,老爷子,需要我扶你过去吗?你慢点走,小心路滑。”公子关切地说道。

  这位公子还真够热心,夏辉心里乐开了花,估计这个时代没有那么多花俏的打扮,人们通常想不到易容这东西,看到白头发、白胡子就以为是老人家了。

  夏辉摇头道:“不用了,谢谢你小伙子。”快步往赵家走去。

  那热心的公子看着夏辉居然不是往自己指的方向走去,而且走得飞快,愣住了,一头雾水,实在搞不清是什么状况,难道自己指错路了?

  热心的公子急忙往夏辉走的方向追去,边追边喊:“老爷子,错了,你走错方向了,不是这边。”

  夏辉听到身后的声音,赶紧加快脚步,居然跑了起来。

  两旁的路人纷纷侧目,公子追了几步,看追不上了,只好停下来,脸上满是疑惑不解,这是究竟是闹的哪出啊,这老头怎么跑得比自己还要快?

  夏辉看公子没有跟上来了,抚腹大笑,慢慢往赵家方向走去。

  一刻钟后,夏辉终于来到了赵府门前,高院大宅,红砖绿瓦,黑漆大门上悬着一个匾牌“赵府”二字。

  夏辉拿起大门上狮子门环,轻轻磕了两下,很快走出一个青衣门房,礼貌地问道:“这位老人家,不知何事?”

  “我听说你家老爷得了重病,特意来医治的。”夏辉道。

  “原来是大夫,这边请。”门房恭敬道,好像对大夫主动上门已经习以为常了。

  夏辉跟着门房往里走,穿过外堂,来到了后院的一间屋子里,门房客气道:“大夫,请在此稍等片刻,我先到里面禀报老爷。”

  “好的,有劳小哥了。”

  夏辉四周看了看,这宅子还真不小,构筑精巧、古朴清幽、厅榭精美,花木繁茂,还真是好地方啊,比后世几千万的别墅好太多了,以后有钱一定要买一间,可不能亏待自己。

  正在夏辉意想入非非时,门房走了出来,“大夫请进,我家老爷有请。”

  夏辉跟着门房走了进去,只见房间里正坐着两个人,一个正是当日来医馆求医的赵家主,另一个则是位鹤发童颜的老者。

  夏辉一愣,怎么这老头跟自己的造型差不多?仔细一看,人家那白发却是真的。

  那老者看到夏辉的模样显然也是愣了一下,眼中瞬间充满敌视之意。

  “大夫,你好,我就是赵家的现任家主,多谢你特意来此帮家父看病。”赵家主抱拳恭敬道。

  夏辉还礼道:“赵家主,不必多礼,我姓夏,不知令尊在哪里?如果方便,我现在就可以直接为他诊病。”

  赵家主一脸为难,抱拳道:“夏大夫,能否稍等片刻?”

  看到赵家主一脸为难的样子,夏辉虽心里疑惑,但不好相问,只得点头道:“无妨,赵家主你先忙,我在此等候一会。”

  于是夏辉走到一边的凳子坐下来,心里好奇,忍不住侧耳偷听赵家主和那老者谈话。

  赵家主对那老者道:“韩大夫,此丹药真能治好我爹的痨病?”

  “绝对没问题,我可以保证令尊能够药到病除。”那位韩大夫一脸为难之色:“不过,这神丹妙药可是集合九九八十一种名贵药材经过我七七四十九天是制炼而成,十分珍贵,我也只有这一颗。”

  艹,这老头分明是来抢我饭碗的,看那假得不能再假的表情,还神丹妙药?夏辉有些明白了,此人极有可能是装大夫来骗钱的。

  却见赵家主神色有些动容,激动道。“只要能治好我爹的病,多少钱我都愿意出,韩大夫能否割让这颗丹药?”

  韩大夫一脸肉痛,不舍道:“这丹药我也只有一颗,但为了赵家主,我可以让出来,但是价格......”

  “多少钱?”

  “我看赵家主孝心感人,我就不开高价了,只要一千两。我这丹药采用多种名贵药材,一千两也只是勉强收回成本而已。”

  一千两,夏辉被吓了一跳,这韩大夫要价真狠。夏辉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赵家主沉吟了一会儿,咬咬牙道:“一千两可以,但韩大夫,能否让家父先吃药,如果真能治好家父,赵某绝不会赖账。”

  只见韩大夫为难道:“赵家主,这样不太合规矩吧。这样吧,你先给我五百两,如何此神丹不能治好令尊之病,我会退还给你,一分不取。如果真能治好了,你再把剩余五百两给我,如此可好?。”

  只见赵家主满脸犹豫,举棋不定,忽然两手紧握,应该下定了决心,“好,不过韩大夫,可否先住在府上几日,全心帮家父治病。”

  韩大夫听到赵家主答应,大喜,微笑道:“正该如此。”

  看来这赵家主也不傻,知道先留下韩大夫。但看那韩大夫的表情,夏辉料想他一定有方法可以逃出赵府。看这赵府也没有什么保安的,想要神不知鬼不觉逃出去还真不是难事。

  “韩大夫,稍等,我这就去取银两给你。”赵家主说完就往夏辉走来,那韩大夫望向夏辉的目光满是得意之色。

  “夏大夫,实在不好意思,这位韩大夫先一步来此,只怕要等他先医治家父了。你能否留下地址,如果家父未能治愈,赵某定必登门相请。”赵家主抱歉道。

  赵家主接着从怀里拿出了二两银子,递给夏辉,一脸歉意道:“这里是二两银子,算是夏大夫来此的车马费。夏大夫能来此,赵某实在感激不尽。”未等夏辉回应,已把银子塞到夏辉手里。

  这赵家主不错!夏辉拿着赵家主递过来的二两银子,却没有丝毫高兴,反而感觉有些为难,无功不受禄,自己收这二两银子算什么意思?

  虽然穷,但也要穷得有骨气。

  不过——我真的很穷。

  夏辉又想起赵家主那天痛哭流泪请师傅去治病,可谓孝心可嘉。究竟要不要揭穿那庸医呢?但二者毕竟无冤无仇。夏辉一时有些为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