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夏东入学

大易师 南易子 2634 2018.09.22 23:21

  “师傅,你知道哪个学堂最好吗?我打算让小弟也来城里读书。”

  夏辉对周江远说的“易院就是最好的学堂”总是有些怀疑。

  “最好的学堂当然是县学了,家族私塾有些也很好,但都只收同宗族的子弟。”王仲说道。

  被坑了,易院不是最好的学堂,那周江远果然有问题!

  夏辉喃喃自语:“想不到最后还是被周江远给骗了。”

  王仲疑惑道:“给骗了?周江远是谁?”

  夏辉于是把周江远给自己带路,结果自己糊里糊涂当上了易院学生的事情说给二人听。

  王仲夫妇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没有说话。

  “怎么了,哪里有问题?”夏辉奇怪地问道。

  王仲摇头失笑道:“你这孩子,出门遇贵人却不自知。你可知道易院可不是一般学堂?”

  “不是一般的学堂,这是什么意思?”夏辉不解道。

  王仲说道:“易院乃是学易的地方,说是最好的学堂的确没错。但易院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想进易院学习,先不说其他,单是每年三十两银子的学费,就不是一般人能支付得起的,更何况学易所需的卜具也是要花大价钱的。”

  三十两银子的学费的确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的,但是有这个身家的人可不少,夏辉问道:“三十两虽然很多,但是青南城富商可不少。”

  王仲摇头笑道道:“他们虽然有银两,能付得起学费,可是他们没有这个天资,非易学世家的血脉,能有学易天资的极少。但奇怪的是,易学世家子弟却是很多都有学易天质。因为银两和天资这两个要求,所以导致了易院一般都只收易学世家子弟。”

  这学易天资难不成是基因遗传?夏辉心里有些疑惑。

  “所以说你出门遇贵人了,你可得要好好感谢人家。”王仲说道。

  “他是有些功劳,但是夫子直接看中我,主要是因为我有天资,如此说来,我的天资岂不是百年一遇,万中无一的,不得了,真是不得了。”夏辉一边说,一边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王仲夫妇听到夏辉的自夸皆是哈哈大笑。

  王仲笑道:“你这臭小子,还真会自夸。不算易院,县学应该就是最好的了。”

  夏辉问道:“县学也是教易学吗?”

  “当然不是,要学易只有去易院或者易学世家的族学,县学学的是断文识字、论语、四书五经。”王仲道。

  原来如此,那么说来,易院就是贵族专科学校。

  夏辉于是又向王仲请教了一些县学的问题。原来,县学学的是四书五经,参加的文试,和后世的科举差不多,而易院参加的是易试。

  考虑到夏东的年龄,夏辉还是决定送夏东去县学。

  晚餐吃完,夏辉就跟王仲学医。初始阶段,王仲主要也是让夏辉识别中草药。

  此后几天,夏辉白天到易院学易,晚上在医馆学医,两点一线,生活可谓相当充实。夏辉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上辈子的学生时期,除了学习就是学习。

  易学方面,经过不断的研究和提问,当初不懂的,自己也明白了大概。但是夏辉渴望的易术却迟迟未有提上课程。

  医学方面,也是只是识别中草药为主,王仲说学医是个漫长的过程,没有个三几年,入不了门。

  等了几天,终于到休沐的日子,这一天夏辉不用上课,他打算赶回村子,带夏东去县学报名读书。

  夏辉早早回到金南村,回家的路上遇到的是比他更早的村民。不少村民看到夏辉,纷纷上来打招呼。

  “夏辉,回来啦,到城里学医学得怎么样?”

  “来,夏辉,带两条瓜回家。”

  “夏辉,我产后月经不调,帮我看一下。”

  ......

  月经不调!夏辉差点摔倒,狼狈而逃。

  回到家门口,刚好遇到准备到田里干活的夏父和夏东。

  “爹,今天别让小弟去田里了,我带他去县里报名读书。”

  夏父循声望去,看到是夏辉回来了,顿时笑容满面。屋内的夏母听到声音也快步冲出来。

  夏母冲过去,一把抱住夏辉,倒是让夏辉楞了一下。

  “娘。”夏辉轻声道。

  夏母听到声音,缓缓放开夏辉,把头偏向一边,偷偷用衣衫擦去眼角的泪水。

  夏父、夏东也冲过去抱了一下夏辉。此情此景,夏辉心里也泛起了一波小涟漪。

  “娘、爹,我今天回来其实是想带夏东去城里报名上学堂的。”

  夏父、夏母满脸不舍,没有说话。

  “你俩放心,我会照顾好小弟的,已经和师傅打过招呼,小弟和我一起住在医馆里。”夏辉说道。

  夏东轻声道:“哥,要不,我就不去上学堂了,我不想离开爹娘。”

  看到夏东两眼泪汪汪的,满是不舍,十来岁的孩子要他离开父母,的确有些残忍,但为了他有更好的未来,夏辉不得不下狠心。

  “你必须去上学堂,只有读书识字才能走出这个村子,看看外面的世界。爹娘,你俩放心,给我点时间,我很快就会赚大钱,到时在城里买间大房子,接你们到城里一起住。”

  夏父虽然是庄稼人,但听到夏辉的话,也懂得一些,知道这是为夏东好,“夏东,你跟你大哥去城里上学堂,不用挂念我们,好好读书。”

  夏辉未等夏东有任何表示,说道:“好,那就收拾东西吧,我们这就起程。”

  很快夏母就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夏辉偷偷看了眼,其实也只是几套衣服,一些生活用品。

  父母二人本来想送他们兄弟俩进城的,夏辉不想让他们二人来回奔波,带着夏东就独自出门了。

  一路奔波,夏辉和夏东终于来到青南县学。门房倒是没有为难他们,询问了几句,知道是来报名上学堂的就放行了。

  县学看起来没有易院那么气派,但面积也不少,夏辉一时也不知道找谁报名,看到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正在树荫下读书,摇头晃脑的,夏辉于是走过去问话。

  “小朋友,告诉叔叔,校长在哪里?”夏辉乐呵呵地问道。

  那男孩子抬头暼了夏辉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读书,“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夏辉看到男孩不理不睬的,心里暗暗摇头,城里的孩子太没礼貌了。

  好吧,看来要我出绝招了,夏辉肉痛地从怀里拿出一文钱,在男孩子眼前晃了晃,嘿嘿笑道。“小朋友,告诉叔叔,校长在哪里,叔叔给你一文钱买糖吃。”

  钱是万能的,在一文钱的诱惑下,看你低不低头?

  夏辉正等着男孩屁颠屁颠给自己带路,接下来的画面却夏辉两兄弟目瞪口呆。

  只见男孩子从怀里拿出一把铜钱,扔向夏辉面门,轻蔑道:“给你铜钱,滚!别打扰本公子读书。”眼中满是鄙视。

  夏东羞愧难当,正准备拉着哥哥离开,却见夏辉居然蹲在地上捡铜板,看他满脸笑容,仿佛在捡宝似的。

  夏东翻了个白眼,太失礼了,没脸见人了,怎么有这样的哥哥。

  哇,这么拽的孩子,城里的孩子果然不一般,但是银两是无罪的啊,有罪的是无银两,怎么可以随便扔地上呢。夏辉把散落一地的铜板都捡起来,数了一下,足足十三枚,于是正大光明地放到怀里。

  “多谢小兄弟馈赠,叔叔下次有时间带你去看金鱼。”夏辉说完直接拉着夏东离开了。心里愉悦之极,问个路还能有铜钱收,哈哈,今天真是五行多金。

  夏东却感到更加无地自容了,恨不得对那孩子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男孩愣愣地看着在夏辉二人的背景,恨得咬牙切齿。捡了自己的铜钱不说,还说带自己去看金鱼。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看此人嘻皮笑脸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男孩气得一脚踢在旁边的树杆上,顿时痛得眼泪直流。

  夏辉又问了几人,总算来到校长办公室,敲门进去,询问了一些情况,交了三两银子学费就完成报名了,流程倒是简单,小东明天就可以来上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