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易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恩公

大易师 南易子 2022 2018.10.19 11:30

  “哈哈哈!”夏辉高声大笑,不屑道:“银两,我多的是!可笑!实在太可笑!难道我身怀六甲也要告诉你吗?”

  奶奶的,这种情况,有钱没钱也要装了一装,可不能失了颜面。更何况自己真的有一百两,夏辉装得理直气壮。

  冯东旭三人看着夏辉目瞪口呆。

  不说话了吧?被我霸气镇住了吧?夏辉心中哈哈大笑。

  “你有了身孕?”冯东旭强忍着笑,古怪地看着夏辉。

  “什么有了身孕,我一个男的,怎么会有身孕,你是不是有病?”夏辉怒骂道。

  “你刚才说身怀六甲?”冯东旭哈哈大笑起来。

  这,晕倒,记错成语了,夏辉大言不惭的说道:“我说的是身怀巨富,不是身怀六甲,你们听错了。”

  冯东旭冷笑道:“身怀巨富?你这是骗谁啊?你身上要是能拿出一两银子,就算我说错了,给你赔礼道歉。如果没有,那就——滚吧!”

  “你!”夏辉一时哑口无言,心里叫苦,暗恨早上应该多拿些银子,结果只带了三十文钱,这回老脸丢大了。

  夏辉的脸色被冯东旭看在眼里,冯东旭顿时哈哈一笑,“拿出来啊,有本事你就拿一两银子出来,哈哈哈。”

  冯东旭笑得弯腰捧腹,十分嚣张。

  夏辉心里恼怒,恨不得当场揍那小子一顿,对着店小二道:“店小哥,走,我们到那边看看。”

  “哈哈哈。”冯东旭笑得更为夸张了。

  店小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到夏辉的话语。

  “吴叔,把这个人赶出去。一个穷小子还想学易,异想天开,痴人说梦。我劝你还是回家耕田吧!易学天才,我看是奴才还差不多。家里的奴才都比你有钱,哈哈哈。”冯东旭一脸倨傲的说道。

  站在冯东旭身边的老者对着夏辉淡淡道:“滚吧!下次有钱再来!”

  被骂奴才,夏辉大为不爽,不屑道:“你们凭什么?要滚的应该是你!滚!别打扰我参观。”

  冯东旭再次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抱住肚子,差点要伸不直腰了,眼泪都流了出来。

  一旁的老者和店小二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有这么好笑吗?怎么我不觉得,夏辉糊涂了。

  “你居然要我滚出我家的易馆,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冯东旭哈哈笑道。

  你家的易馆?冯氏易馆,冯东旭,夏辉心里暗道不妙。

  此时夏辉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自己送上门被人羞辱,一股怒火硬是发不出来,只能闷在肚子里了。

  身边的店小二不屑道:“小子,滚吧!”

  那态度完全没有了当初的热情,神情中满是鄙视。

  夏辉虽然怒不可遏,把那冯东旭恨得咬牙切齿。奈何这是人家的地盘,自己现在的确连一两银子都没有,不得不走出冯氏易馆,心里不爽到极点。

  奶奶的,以后别落到我手里,有你好看。

  冯东旭居然还一路跟在后面,亲自“送”夏辉出去,太恶心了。

  夏辉刚走出冯氏易馆,冯东旭就大声对身边的店小二道:“这种只看不买的人,以后就不要让他进来了。明明没钱,还要装富户!”

  冯氏易馆门前仍有不少人在排队等候问卜,都听得清清楚楚,看到此情况,顿时议论纷纷。

  “什么情况,这小哥好像被赶出来了?”

  “刚才那个是冯家大少爷,他说这个小哥只看不买,没钱装富户。”

  “唉,易学哪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学得起的,那小子太不懂世事了。”

  ......

  听到众人的低声议论,夏辉羞得脸红而耳,把那冯东旭恨得牙痒,打算速速离开此地。刚迈开双腿,打算离开,却感觉衣角被人拉住了。

  夏辉心里正憋屈,正打算回头大骂。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这可是夏公子?”

  夏辉心里疑惑,这又是谁呢?回头一看,正是前几天看宅子时认识的陈账房。

  夏辉压住心中的怒气,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陈账房,你好。”

  陈账房神情激动,对身边的汉子道:“阿福,这个就是为我们占卜的夏公子,就是他救了孩子的命。”

  陈账房说完就拉着身边的汉子跪在夏辉脚下,无比感激地说道:“谢谢恩公,谢谢恩公的大恩大德。”

  这是什么情况,这两人为何要跪自己呢?夏辉愣了一下,完全摸不着头脑。

  周围的人似乎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都纷纷望了过来。

  夏辉连忙伸手扶起二人,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们俩这是做什么呢?有话好好说,别跪在地上啊。”

  陈账房紧紧握着夏辉的右手,哽咽着道:“夏公子,你的大恩大德,我们陈家不敢相忘。要不是你,我的孙子就没命了!谢谢你,是你救了那孩子。”

  “这是什么情况?”夏辉惊道。

  那叫阿福的汉子脸上满是浓浓的感激之色,“我就是孩子他爹。恩公,多谢你救了我的儿子。我再给你磕头!”说完,不顾夏辉的拦阻,跪了下来,狠狠地磕了几个头。头部和青石板撞击,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响声。

  夏辉看到这个汉子不停的用头撞地板,吓了一跳,这又怎么回事?怎么说完感谢,就要自残?感谢和自残有哪个门子逻辑关系啊?

  夏辉急忙把阿福拉起,哭笑不得道:“两位可不要折煞小子了,不要总是跪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陈账房激动道:“夏公子,你前几天不是给我的孙子占卜了吗?还免费给了我们避祸良方。我们就按着你的吩咐做,那孩子真的平安度过大凶之祸了。”

  “哦,原来如此,陈账房,恭喜,恭喜。”夏辉心里也为感到高兴。

  四周的旁人似乎有人认识陈账房,好奇问道:“陈账房,怎么回事啊?你孙子现在怎么样,没有事吧?”

  看到众人关怀的目光,陈账房感激道:“多谢大家的关心,幸好有这位夏小哥,我的孙子平安无事了。”

  其中一人好奇问道:“你孙子发生了什么事,遇到了什么祸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