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现世狩猎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从没见过的巨兽

现世狩猎者 狐与独 2272 2020.06.20 20:00

  当李享都走出酒吧,就发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那眼神锐利无比,在漆黑的夜晚里是那么的显眼。

  随着风衣男从怀里掏出一枚圆形的东西抛向天空,只见那枚圆形的东西发出一道柔和却明亮的光芒,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已如白昼。

  这也使得李享看清了那双眼睛的正主,那是一种李享没有见过的生物,它的身行巨大,比之金雕稍小,脑袋和狮虎兽相似,体态跟猫科动物相同,全身通体黝黑,头顶有一只蓝色的角,尾巴如不规则的闪电形状。

  酒保和周围的人惊呼出声:“是电倪(ní)!”

  它朝着风衣男身边的金雕嘶吼,那声音非常的刺耳,而金雕却没有丝毫的胆怯,唳声惊鸿的呵斥了回去。

  风衣男摸了摸金雕的身侧,随后拔出腰间的长剑,并极速朝着那电倪冲去。

  这时,李享疑惑了,为什么风衣男已经有金雕了,却要自己去迎战?

  旁边的酒保仿佛看透了李享的疑惑,道:“金雕并不是那人的坐骑,所以不会参与争斗。”

  “哦,原来如此。”李享这才明白过来。

  而那电倪则是一巴掌朝着风衣男拍去,那只爪子,足有常人半个身躯那么大,正常人被它拍一下,必定身首异处。

  而风衣男却毫不畏惧,定身弯腰,躲过了电倪强而有力的一拍,爪子带动四周的空气吹动风衣男的大衣可见其力量。风衣男抽出长剑,朝着电倪因进攻而露出来的空挡,朝着它的前脚后跟刺了过去。

  歘(chuā)的一声,长剑竟刺进了电倪,但因为有坚硬如铁的骨头阻挡,长剑刺的不深,只进去半寸左右。

  但风衣男没有迟疑,一把将长剑朝后划了出去,直接在电倪的右前退开了个口子,并带出一片猩红色的血花。

  电倪吃痛,向后撤了一步,随即用两只后腿支撑,两只前腿有如猫挠一样,一左一右猛烈朝风衣男进攻。

  风衣男丝毫不慌,行动自如,一左一右的躲着电倪强而有力的双爪。

  李享感觉周遭的空气变得异常的活跃,而电倪的攻击次数不会持续很久,因为毕竟是用四条腿行走的生物,两只前腿的进攻势必会给后腿带来很大的压力。

  没多久,当电倪停下后,风衣男笔直前冲,直接来到电倪的脖颈下,劈向电倪的喉头。

  但电倪的身行也算是敏捷,四脚发力一弹,直接退至身后四五米处。

  并且电倪额头的那只角开始泛光,一道蓝紫色的电光从角上迸射而出,朝着风衣男袭来。

  看来电倪的称呼不是白叫的,果然带电。

  风衣男直接摆手,将手中长剑以快速旋转的姿态留至半空,人往后退。

  蓝紫色的电光击中长剑,长剑失去惯性落在了地上。

  而风衣男则赤手空拳的朝电倪跑去。

  电倪见状,头顶的角开始蓄力,随后四五道电光闪烁,一击又一击的朝风衣男袭去。

  可风衣男身行如泥鳅一般,任你怎样攻击,就是打不到他,这让电倪气坏了。

  电倪发怒了,电光从原来的四五道变成了十几道,就算是身法敏捷的风衣男都不由得有些惊愕,但却并不慌张。

  风衣男一口将左手食指指尖咬破,将血液在右手掌心上画了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图案,随后往地上一拍。

  风衣男身前的土地突然变形,有如一座堡垒,将风衣男包裹在里面。

  电倪发出的电光击打在风衣男唤出的土垒上,显然起不到任何作用。

  当电光散去,电倪好像有些疲倦,脚步有些虚浮。

  而风衣男则是摩拳擦掌,速度奇快的靠近电倪,一拳又一拳,拳拳到肉,直接将疲软的电倪打趴下了。

  没想到风衣男的近身搏斗也如此的厉害。

  接着风衣男大手一挥,远处在地上的长剑泛着白光,朝风衣男的手心飞去。

  风衣男拿着那把长剑,直接给半死不活的电倪来了一个痛快。

  电倪死后,风衣男切下了它的那支角,随后骑着金雕离开了酒吧。

  天上的那颗发光的东西,正好这个时候熄灭了,化为飞灰消失在空中,散落在地上。

  众人见好戏收场,纷纷扬扬的离开了。

  留下从头到尾云里雾里不明所以的李享。

  李享想找酒保问明情况,可酒保却劝诫李享一句话:“这里原本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平平淡淡的过一生才是幸福,我劝你最好还是忘记刚刚所见到的一切,不要去乱说,这会让你迎来杀身之祸。”说完,酒保回到了他的酒吧。

  李享站在原地,慢慢回味酒保刚刚说的话,随后朝刚刚风衣男飞去的方向看去。

  仿佛明白了什么,眼神变得无比的坚毅。

  随后进了酒吧,再一次点了杯威士忌。

  第二天一早,李享从床上爬起,在洗手间里洗漱一番后,穿上运动服,背上放在角落积灰的装备,朝外走去。

  一家训练馆里,教练正在一个擂台上纠正学员的攻击姿势和脚下的动作。

  李享自顾的从背包里拿出衣服、拳套,因为很久没有练了,有些生疏,换上后先开始做热身运动。

  拳击馆里的人见到李享进来后,跑到刚刚擂台上的教练身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教练停了下来,往李享的那边看了一下,随后没有理会,继续指导他人训练。

  李享热身完,看到一边的沙包,刺拳,摆拳,横踢,侧踢,旋转踢,鞭腿,连打,一顿猛烈的打击,沙包摇摇晃晃,李享也终于找到了一点感觉。

  李享本就是以强有力的进攻而出名的自由搏击选手,在一次小组赛上,更是凭借强而有力的一拳,结束了和米国种子选手的战斗。

  打着打着,李享的感觉慢慢的回来了,不过由于体型和之前差太多的缘故,无法得到很好发挥,不过这也让训练馆里这些二三流选手吃惊的了。

  五组沙包对练结束,李享已是满身大汗,毕竟太久没练。

  现在也只能一点一点的磨合,慢慢的回归之前状态和体能。

  当初踏入圈子的时候才十六七岁,跟个瘦猴子一样。

  一开始,李享只是觉得练习散打能够锻炼自己,没有太多的想法。

  可一练下来,李享非常的享受这种流汗的运动,加上当时的学习成绩也不好,经常和人打架,以至于让父母操心,逼他放弃,李享正处于叛逆期,对父母的好言相劝全然不听。

  后来李享的能力被教练看上了,慢慢的加强了训练。

  而李享也不负众望,完全承受了下来,李享当时的那一股子韧劲儿和天赋被教练发掘,随后成为重点培养对象。

  近八年时间,李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世界的舞台上,并且最终以连胜的成绩得到了第十八届世界散打冠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