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现世狩猎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受辱

现世狩猎者 狐与独 3337 2020.06.21 20:49

  “腰部发力,对,继续……好了,休息一下吧!”

  “呼呼呼……”

  因为剧烈运动,李享喘着粗气。

  陪练兼教练的秦伟递给了李享一瓶水,道:“照你这样没命的练,我怕你身体吃不消啊!”

  李享接过瓶子,一饮而尽,回道:“没事,还年轻!”

  正当秦伟指导李享的时候,一旁走来几个人。

  其中一位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男子开口道:“秦伟,秦教练,你拒绝我的邀请,原来是给这个废物当陪练吗?”

  两人听到这话,没等李享发难,秦伟第一个先不乐意,回怼道:“废物?陈经理,你给我拿个世界散打冠军试试!”

  对方并没有被世界散打冠军这个名头吓到,反而嘲讽道:“呵,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提,也不嫌害臊,你看他现在,哪还有冠军的样子。”

  确实,李享因为父母的去世而意志消沉,又长期抽烟喝酒,体重略显臃肿。

  对方不依不饶道:“记得你最后一次的友谊赛,竟然输给了M国的三流选手,曾经的世锦赛冠军竟然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选手,我要是你,哪还有脸面活在世上,跳楼自杀算了。”

  “你……”

  被这么一通嘲讽,李享脸色阴郁,想反驳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那是李享最后一次上擂台,那时的李享正在被烟酒腐蚀,反应力逐渐下降,发挥失常。

  见对方拿自己的糗事嘲讽,李享扭身想走,但对方并不想就此罢休。

  “废物,别走啊,怎么说几句就不开心了,你不是世界冠军吗,连这点度量都没有吗?”

  “哈哈,我看他现在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了吧。”

  “就是就是,输给一个三流选手,恐怕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尊严被人如此践踏,李享咬牙切齿的盯着陈经理,手上的青筋暴起,无名的怒火充斥心头。

  【叮、斗神系统已激活!】

  李享的耳边传来了这样一个声音。

  斗神系统?

  【叮、新手礼包已发送,力量强化(初级)×1!】

  李享看着面前的强化选项,不自觉的点了下去。

  随后,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体内乱窜,当身体稳定下来后,全身一股舒适感油然而生!

  李享握了握拳头,一股巨力传来,令拳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臂,这一切竟然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废物,你怎么变傻了,刚刚那吃人的眼神呢,怎么连说话都不会,承认自己废物的身份了。”

  “废物就要有废物的自觉,说你两句是看得起你,别不识抬举。”

  听到这话李享回过神来,整个人窜了出去,抬手就是一拳。

  就在拳头即将接触到陈经理的时候,竟然被他身边的人给接下了。

  虽然李享并没有用全力,也就六成左右,但经过系统强化,六成也很惊人了。

  对方接下后竟脸不红,心不跳。

  面对李享突然发难,陈经理也有些吃惊,但却并没有意外。

  “呦,你这废物还想动手?正好让我侄子晓峰陪你练练!”

  说着,拍了拍刚刚接住李享一拳的人的肩膀。

  李享看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陈晓峰,体格比现在的自己要好上许多。

  但李享丝毫不惧,回道:“可以是可以,但总要有彩头吧,如果谁输了,跪下叫爸爸,如何?”

  啪啪啪……

  陈志强鼓起了掌,笑道:“好好好!父子局,正合我意!”

  一旁的秦伟知道自己劝不住李享,叮嘱道:“陈晓峰在上一届国赛拿过亚军,实力不错。”

  李享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心中有数。

  要是换做前几天的自己,李享还真不会惹事。

  但现在不同,经过秦伟的恢复训练,加上系统的力量强化,李享觉得自己有能力与其一战。

  陈晓峰在业内也是小有名气,和李享一样,以猛烈的进击著称,所以这一场比赛,可谓正面碰撞。

  擂台上,两人面面相觑,在还未开打之前,两人对峙的眼神已经激烈碰撞。

  当裁判的哨声响起。

  双方拉近距离,开始互相试探。

  你来一拳我回一脚,谁都没有太突出的表现。

  这时,陈晓峰抓住李享的一丝步伐破绽,一击强有力的刺拳直冲李享面门。

  李享没有丝毫的慌张之意,双臂并拢,挡下孙晓峰的一击,随后退开半步,与对方拉开距离。

  这里是训练馆,台下的人就算不是职业选择,也都是业内人士。

  李享通过刚刚孙晓峰的那一拳的力道和时机,可以得知。

  他的国赛亚军头衔,名副其实。

  确实有几分斤两,手臂被孙晓峰的拳头冲击得有些发麻。

  陈晓峰见李享后退,冲了上来。

  一套组合的连续冲拳朝李享招呼了过来,李享一记鞭腿回应孙晓峰的攻击,陈晓峰被迫放弃了进攻,后退了几步。

  经过一轮对决,两人都知道对方不好应付,只要能抓住对方进攻时露出来的破绽,必定是狂风骤雨。

  台下的看热闹的观众,见到李享的表现都有些吃惊。

  这李享不是废物吗,怎么还这么厉害?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李享这位曾经的世界冠军。

  查探到对方的能力落在,李享的眼神变了,变得开始认真了。

  经过一段时间秦伟制定的规范训练,加上系统的力量强化。

  此刻又在擂台上和对手过招,从前与高手对决刻在肌肉里的记忆被唤醒。

  面对强劲的对手,李享觉得自己越来越兴奋。

  心脏强烈的跳动,热血在欢快的沸腾,此刻的李享已是毫无畏惧。

  移动脚步来到陈晓峰的面前,两人的距离不到五十公分时。

  李享进攻了,一记势大力沉的崩拳击直击孙晓峰面门,对方抬臂防御。

  砰~

  陈晓峰感受到手臂的颤动,那滋味可不怎么好受。

  李享乘胜追击,继续发动进攻。

  陈晓峰想拉开距离,可发现背后竟已到了角落。

  两人同为进攻型选手,而且对方是已经荒废多时了,自己竟还处于下风,这让陈晓峰有些不服。

  开始拳头紧握,转守为攻,立马回击李享。

  李享虽然躲过陈晓峰的几记攻击,但也硬抗了几下对方的重拳,身躯有些颤动。

  不过李享却丝毫不在意,因为常年在擂台上征战,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这时,气氛变得有些焦灼,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上半场落下帷幕。

  上半场,李享稍占优势,陈志强担忧不已,毕竟这是一场父子局,谁输了可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喊爸爸的。

  中场休息时间,李享坐在椅子上,拿起一边的水瓶抿了口水。

  猜想陈晓峰接下来的打法,两人虽同为进攻型选手,但起始的进攻手段却不尽相同。

  李享喜欢用刺拳开始进攻,因为相对自己而言刺拳的威力比较大速度也快,无论是之后的防守还是连续进攻都可以很有效的转换。

  起手的方式也可以让对手畏惧自己的刺拳力量而被迫进行防守,在攻击方式上给对手施加压力,这样对手会在不经意间露出破绽。

  而陈晓峰喜欢用勾拳起始,通常人右手的力量会比左手大许多,因为右手的使用率最为频繁。

  如果把握好对手惯用的右勾拳进攻的频率,这样的胜算会大很多。

  随着哨响,下半场开始了,一上来,李享就给对方来了一记上鞭腿。

  对方躲过了,这在李享意料之中。

  陈晓峰回应李享的鞭腿,来了一个左勾拳,要是李享换成防守状态,对方一定趁胜追击。

  李享猜到了他的意图,不给对方机会,迅速收腿,退后一步调整姿势。

  一记前冲刺拳直击孙晓峰面门。

  陈晓峰躲闪不及,硬吃下李享的攻击。

  被李享势大力沉的拳头击中胸膛,整个身体开始疼得颤抖。

  随后李享直接上前,一左一右一先一后对孙晓峰来了套组合勾拳,进行两面夹击。

  陈晓峰本就还没缓过神来,这下被打得更加迷糊了。

  李享刚想上前继续,这时裁判走了过来,拉住了李享。

  台下的陈志强见状,开始焦急了起来。

  而秦伟也有些吃惊,好像李享的拳头比刚刚训练的时候还要有力气。

  此刻陈晓峰的脸上被李享打得满是淤青。

  并且脚步有些虚浮,如果以这样的状态和李享对决一定会输得十分难看。

  况且陈晓峰考虑到自己是要去参加下个月的比赛,要是此刻受了严重的伤,对比赛会有影响,所以只能无奈的投降。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曾经的世锦赛冠军教会了陈晓峰这个道理。

  李享并没有骄傲,因为自己曾经的对手比陈晓峰强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可以说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陈志强见自己侄子败北,脸色立马拉了下来,对着陈晓峰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谩骂。

  “废物,没用的废物,这些年白养你了,连他你都搞定不了,还怎么进国赛?我……”

  李享见对方骂的激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脸得意的走了过去。

  “陈经理,你看咱俩的赌约?”

  对方扭头笑脸相迎,厚着脸皮说道:“李兄弟,刚刚都是说着玩的,你别太在意,咱们一笑泯恩仇如何!”

  李享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他,对方刚才那么羞辱自己,伸出手捏住了陈经理的肩膀,防止他跑路。

  “陈经理,咱们的赌约都是有目共睹的,众目睽睽之下,你要是不兑现,恐怕没那么容易走出这里吧。”

  陈志强忍受着肩膀上的疼痛,求助似的看了一眼李享身后的秦伟,可对方却并不不领情,直接扭过头装作没看见。

  陈志强低下头,跪到了地上,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爸爸。”

  “哎!”

  李享十分受用的回应,这才放开捏着陈志强的肩膀。

  陈志强脸色阴郁,气愤的说:“李享,你别以为我手底下就一个陈晓峰,我想你会参加今年的国赛,到时候咱们走着瞧!走!”

  说完狠话,陈志强灰溜溜的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